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27章 主动送上门来
    第327章主动送上门来

    突然被女人搂住了脖子,喻以默面色变了变,酒意退散了一些,低头看到叶婉儿痛的皱起来的小脸,语气软了几分,“怎么在这儿等着?”

    叶婉儿语气娇软,“我做了饭,想等你回来一起吃,没想到你一直都没回来,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喻以默一顿,心头生出一阵愧意来,伸出手直接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迈步就朝楼梯口走去。

    他沉声吩咐,“今天太晚了,你在客房将就一晚,明天我再让人送你回去。”

    叶婉儿心头一喜,搂紧喻以默的脖子,听话的点头,“好……”

    今天能留在喻家别墅过夜,对她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喻以默将她送到客房,检查了她腿上没有擦伤,这才松了口气,嘱咐她几句,就退出了房间。

    他晚上喝了不少,脑袋有些昏沉,一会到房间,就进浴室洗澡,视线掠过洗漱台,他看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小小的,一直都放在那里,已经好久了。

    平时他都没注意,可现在突然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牵引他走过去。

    到了洗漱台,他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枚小小的耳钉,星星的形状,很小很精致。

    这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东西,只有一种可能,是阮诗诗落下的。

    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的面孔,喻以默心头一紧,一股奇怪的感觉升上心头。

    一想到她,他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今天在医院看到的场景,她和她的家人,还有宋夜安一起的刺眼场景……

    胸口突然涌出一股怒火,他皱眉,大步走到淋浴下,直接打开凉水。

    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头向下流,打湿了身上的衣服。

    他真是魔怔了,喝酒前想的女人是她,喝酒后想的人还是她!

    将凉水开到最大,冰凉的液体慢慢地冷却了他的心,慢慢地,他回归理智,随手拿起旁边的浴袍裹上,迈步走出了浴室。

    他走到阳台,随手拿起毛巾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发丝,就在这时,卧室里突然传来细微的声响,出于警觉,他动作一顿,迅速转过头朝那边看去。

    白色的大床上被子平铺,微微有些隆起,喻以默愣了一瞬,下一秒就皱眉朝那边走去,一把将被子掀开了。

    被子下的人一惊,惊慌的看向他,“默哥哥……”

    看到只穿着一件浴袍的叶婉儿缩成一团躺在他的床上,他拧眉,声线严肃,“你干什么?”

    叶婉儿坐起身来,顺势伸出手拉住他的手臂,“我害怕,默哥哥今天我跟你一起睡行吗?”

    喻以默闻言,面色顿时阴郁了几分,“不可以,我送你回去。”

    说着,他将叶婉儿拉下了床。

    叶婉儿委屈的不行,眼圈红了,被拉到门口,停下步子就是不肯再走了,“默哥哥……”

    喻以默耐下心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婉儿抬眼,看着面前刚洗完澡的男人,一张脸俊朗的无可挑剔,大大的浴袍随意的裹在身上,露出蜜色的结实胸膛,还有水珠向下滑落……

    叶婉儿脸色红了红,深吸了一口气道,“默哥哥,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女孩了,而且我们现在已经订婚了……”

    言外之意,有些事情现在已经可以做了。

    她说着,突然松开了喻以默的手,伸出手直接将自己腰间的浴袍系带解开了,她的两只手臂向后一撤,松松垮垮的浴袍顿时滑了下来。

    里面,寸缕未着。

    喻以默显然也没想到她会这样,眸光沉了沉,薄唇紧抿,冷声道,“把衣服穿好。”

    叶婉儿深吸气,鼓起勇气朝他身上贴上去,“默哥哥,我们之前又不是没有过……”

    被女人碰到手臂的那一瞬间,喻以默眸光突然暗了几分,情绪晦暗不明。

    他和叶婉儿,从未有过肌肤之亲,叶婉儿之所以这样说,都是源于在她十八岁时发生的那场噩梦。

    当时,她在夜店喝的烂醉,他将她带走时,发现她身下有血,之后叶婉儿醒来,还以为是和他共度了一夜。

    从那之后,他也从未戳破这个误会,这一瞒,就是好多年。

    之后对她额外的照顾和怜惜,也通通源于此,对他来说,叶婉儿就像是妹妹,他对她,并没有非分之想。

    喻以默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推开叶婉儿的手,弯下腰,将滑落在地的浴袍捡起来,不由分说的为她穿上,拉好,系住。

    说完,他偏头,抬手摁了摁眉心,“回你的房间,我很累了。”

    叶婉儿顿时红了眼圈,“默哥哥,你……”

    她都已经姿态放的够低了,伏低做小,主动送上门来,可他竟然连多一眼都不愿意看她,难道她就这么不堪吗?或是说她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叶婉儿眼泪涌出来,看着喻以默,开口质问,“默哥哥,为什么我不可以?还是说你心里有别人了?”

    他宁愿跟阮诗诗那个女人,宁愿去金玉良缘那种地方,都不肯碰她!

    喻以默声音里透着几分疲惫,“婉儿,别闹了,很晚了。”

    叶婉儿闻言,宛如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咬了咬唇,转身光脚跑了出去!

    门“砰”的一声摔上,没过一会儿,佣人过来敲门,声音慌张,“喻先生,阮小姐大半夜的突然哭着走了,您看……”

    “没事,你去休息吧。”

    叶婉儿随身带有司机兼保镖,她绝对可以安全到家,而且他现在要是追上去,两个人只会更尴尬,还不如先冷静冷静。

    佣人走后,喻以默坐在沙发上,毫无困意。

    刚才叶婉儿在他面前时,他竟然毫无欲望,一点反应都没有,可为什么……

    为什么每次接近阮诗诗时,仅是看到她洁白的脖颈或是起伏的胸口就会热感上涌?

    喻以默皱眉,将那一点点可能性的想法抹杀的干干净净。

    他对阮诗诗,绝对不可能会是那种感情,可能只是习惯了,只是习惯了而已,以后也会习惯没有她。

    可事实并非如此,翌日上午,喻以默刚到公司,心情依旧烦躁,按下内线叫来了安冉,冷声道,“让行政部的阮诗诗来办公室一趟。”

    安冉一听,眸色复杂了几分,但也没敢多问,立刻应下去办。

    与此同时,行政部。

    阮诗诗突然收到通知,叫她去总裁办,脑海里掠过男人那张沉冷的面孔,她心底有些发怵,可碍于命令,还是鼓起勇气去了总裁办。

    总裁办公室门口半开着,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就传来喻以默微沉的声音,“这就是你们上交的策划?这么多漏洞,等着我去改吗?”

    “拿回去,改了再交上来。”

    阮诗诗站在门口,看着一个同事拿着文件夹灰溜溜的从里面出来,心头的紧张感更盛。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喻以默这么生气的样子,这时候她进去,恐怕也少不了一顿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