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37章 千万别想不开
    第337章千万别想不开

    气氛静谧了片刻,医生有些犹豫,看了看阮诗诗,又看向喻以默,开口道,“这个还是看本人的意愿吧。”

    喻以默闻言,眸底掠过一丝波动,可几秒后,面色又阴沉下来,又重复了一遍,“现在这种情况,救人要紧。”

    阮诗诗深吸气,强忍心头的痛苦,用力挣开了男人的手,看向医生道,“医生,我愿意。”

    医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什么都没再说,示意旁边的护士过来。

    护士走过来,对阮诗诗说,“请跟我来。”

    阮诗诗点点头,没有转头看身旁的男人一眼,迈开步子就跟着她离开。

    其实她很清楚,在喻以默心里,从来都不是什么救人要紧,他最要紧的,从头到尾都不过是叶婉儿而已,若换成别人,他可能不会管那人的死活,他紧张,他着急,他态度强硬,都是因为躺在那里的人是叶婉儿。

    她应该早就清楚他的选择的,可是如今成为被舍弃的那一方,她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抽痛。

    被护士领到旁边的抽血室里,阮诗诗闭上眼睛,看着窗外,心头五味陈杂。

    手腕处的刺痛和发麻对她来说,都比不上心痛。

    刚抽的200cc血液被送到手术室,没一会儿,又有一个护士从手术室里跑出来,面色紧张,“还需要200,还能抽吗?病人现在情况很危险!”

    阮诗诗闻言,一抬眼,就看到喻以默站在门口,目光冰冷,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她心头颤了颤,咬了咬牙道,“抽吧。”

    一下子抽取400cc,对于她这个体重的女人来讲,自然是太多了,可是如今情况紧急,她不得不抽,更何况,如果她不肯抽,喻以默也不会放过他吧?

    血抽到血袋里,立刻放进冰袋中,送去手术室,给她抽血的护士从旁边柜子里拿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牛奶饼干和糖果,塞给她,“吃点东西,补充下能量。”

    说完,护士也匆匆离开抽血室,赶往急救室了。

    相比刚才,阮诗诗的面色肉眼可见的泛白,连嘴唇都没什么血色了,她扶着旁边的桌子站起身,刚走了两步,还没有到门口,脚下一软,眼前发黑。

    站在房间门口的喻以默见状,立刻跨步上前,伸出手要去扶她,可谁知阮诗诗往旁边一挪,直接躲开了他的手。

    喻以默半空中的手僵了僵,面色微冷,慢慢将手收了回来。

    阮诗诗扶着墙,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喻以默,“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

    说完,她咬着牙撑着一口气,迈步朝外走去。

    喻以默心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了几下一般,忍不住的疼,他抬眼,看着女人倔强的背影,心里莫名生出几丝心疼。

    几秒后,他猛地反应过来。

    他怎么会可怜那个女人?分明该被撞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如今婉儿深陷危险,醒不过来,这些责任也应该她来承担才对!

    这么一想,他心里的情绪才慢慢平衡了几分,立刻迈步走向急救室的方向。

    另一边,阮诗诗从医院出来,正直中午,太阳很晒,医院门口的人也少了很多,他强撑着身体,迈步向前走。

    刚走了两步,眼前又是一片发黑,阮诗诗深吸气,不得不停下步子,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休息一会儿。

    不知道是因为抽了血还是因为太过难过,她的两只手冰冷彻骨,即使顶着大太阳,身子依旧是冰冷的。

    慢慢地吃了点饼干,喝了牛奶,不知道坐了多久,她才觉得好了一些。

    情绪渐渐回归冷静,她想的也越来越多。

    如今她夹在喻以默和叶婉儿两人之间,就像是一个第三者一样,一边对喻以默心存希望,一边又觉得对不起叶婉儿,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叶婉儿竟然会舍身冲过来救她。

    心里各种复杂的情绪堆积在一起,让阮诗诗越发喘不过气来,离开医院,不知不觉的她就走到了江州城的西江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脑海里像是过电影一般闪过了那些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色蒙蒙黑,阮诗诗感受到了一丝丝凉意,这才动了动,裹紧身上的外套,拿出手机。

    下午她到西江边时,因为想要安静,所以就直接将手机关机了,如今刚一开机,手机“叮叮咚咚”响了几声,她随手点开来看,这才发现是几个未接电话。

    看到“宋夜安”这三个字时,阮诗诗这才猛地想起来,原本她和宋夜安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的,可现在都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了,怪不得他会给她发这么多通电话。

    她握紧手机,情绪有些低落,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回电话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手一抖,直接按下了接听。

    正是宋夜安打来的,阮诗诗微怔,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声音就从那边传来,“喂?诗诗,你在哪?”

    犹豫了一瞬,她将手机放到耳边,轻声道,“喂,不好意思夜安,今天中午有事……”

    男人有些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听说你出事了,去医院找你也没找到你,你到底在哪里?”

    阮诗诗微怔,深吸了一口气,“你怎么知道?”

    宋夜安连忙道,“我去公司找你了,听说在公司门口发生了事故,我很担心……”

    瞬间,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暖意。

    看来,如今真正关心她的,也就只有宋夜安了。

    她咬了咬唇,鼻头泛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仰起头,深吸气道,“我在西江江边。”

    电话那头的宋夜安一听,面色一沉,更加担心,“诗诗,你别冲动,我现在立刻过去找你!”

    说完,他挂了电话,立刻朝外走。

    上个月西江边刚发生了一起女人跳江自杀的事件,如今听到阮诗诗说她在西江边,他自然忍不住联想很多。

    一路开车疾驰,从他的公司赶到西江边时,才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下午的西江人很少,他沿着江边向前走,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单薄的身影坐在那里,摇摇欲坠。

    心头一沉,他大跨步走上前去,走近时,看到女人抬手擦去眼角的眼泪,他不自觉的有些心疼。

    他快步走上前,随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到了她的身上。

    “诗诗,你还好吗?”

    阮诗诗闻声,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到他时,眼泪更是像决堤的洪水,止都止不住。

    她声音哽咽,挤出了一句话,“夜安,我真的好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