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王妃,王爷又来求〕〔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44章 有什么过节?
    第3章有什么过节?

    她和陆小曼之前住一个小区时关系很好,几乎无话不谈,可是如今她的状况,她实在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情况对她全盘托出。

    陆小曼自然也看出阮诗诗欲言又止,她犹豫了一下,拉着阮诗诗到旁边人少的地方坐下,面色认真了几分,“诗诗,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跟我说,而且我做了那么多年的护士,什么情况都了解一些,你不妨跟我说说。”

    这话确实是她发自内心,虽然两个人已经有几年没有好好聚了,可是之前的情谊不是说没就没的。

    “我……”

    阮诗诗低下头,两只手绞在一起,越发觉得难为情,未婚先育这种事情在她身上发生,她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陆小曼也跟着紧张起来,“到底怎么了?”

    阮诗诗深吸气,鼓起勇气说道,“我怀孕了……”

    陆小曼闻言,愣了一瞬,显然也没想到。

    虽然再来之前,喻顾北已经说了这种可能性,可她当时立刻就排除了,可没想到,这事竟然是真的。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阮诗诗唇角扯出一丝苦笑,有些不安的搓了搓手道,“我前两天一下子抽了400cc的血,今天有眩晕的症状,我真有点担心,所以就过来检查一下。”

    陆小曼回神,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震惊的心情,轻声开口,“400cc太多了,可能会有点影响,而且孕妇的贫血率挺高的,你一定要多补血,医生可能会给你开点铁剂补充一下,总之你自己一定要多注意。”

    听陆小曼这么一说,阮诗诗紧张的心情这才缓解了几分,她扯唇笑笑,轻声道,“谢谢你小曼,听你一说,我安心多了。”

    “没事的。”陆小曼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问道,“我想问一下,孩子的爸爸……”

    阮诗诗咬了咬唇,声音很轻却很坚决的说道,“他没有爸爸,只有我一个。”

    陆小曼笑了笑,知道不方便继续问下去了,便顺势转移了话题,“这样吧,我今天正好没什么事,我陪你等报告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吃饭,好好聊聊。”

    阮诗诗笑着答应下来,“好啊。”

    没一会儿,喊到阮诗诗的名字,她起身过去拿检查报告,陆小曼看着她的背影,有些煎熬的闭上眼睛,内心挣扎了片刻,这才拿出手机,给喻顾北发了短信。

    “喻先生,你猜的没错,她怀孕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孩子应该就是你大哥喻以默的。”

    原本喻顾北就是想让她过来找阮诗诗探探消息,没想到,所有的事情,他从一开始就猜对了。

    与此同时,那头的喻顾北,看到消息,眯了眯眼睛,眼里透出兴奋的精光。

    阮诗诗怀孕,对他来说,可是一个难得的大好事,这就意味着,能够威胁喻以默的把柄,就又多了一个。

    看来这次,洛九爷承诺他的那一个点,是势在必得了。

    当天晚上,和陆小曼一起吃了饭,阮诗诗回到家之后,才意识到三天之约已经过去了一天了,她深吸气,心里不自觉的有些焦灼不安。

    还有两天,如果她再搞不定代言的事情,恐怕想要辞职就难了。

    阮诗诗越想越紧张,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机给江焕辰发了一条消息,“江老师,明天有空吗?我想跟你见一面。”

    很快,江焕辰回了微信,“晚上有空,你来我家?”

    还发了一张坏笑的表情包。

    阮诗诗身子一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怎么什么话从江焕辰嘴里说出来,那就都变了味儿了?

    她深吸气,冷静了一些,这才回复,“后天白天有空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没一会儿,又有消息回了过来,“想我了?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我,那好吧,明天下午你来剧组,我勉为其难的见你一面。”

    看着这一句话,阮诗诗强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给他回了一个字,“好。”

    说到底,也就这最后两天了,过了这两天,只要能把代言的事情搞定,她就再也不用看江焕辰的脸色,也再也不用听他使唤了!

    这样想了想,阮诗诗的心里才舒坦了几分。

    翌日下午,阮诗诗赶到影视城民国馆,远远的看到拍摄场中的众人。

    上次阮诗诗在剧组顶替他的助理时,闲来无事翻了翻江焕辰的剧本,看到了这场戏,知道这是在整部戏的后面了,江焕辰扮演的少校失去自己的心爱之人,痛苦挣扎,又不能违抗命令的一场戏。

    这种大喜大悲的剧情,作为考验演员的演技,要将情绪淋漓尽致的演出来,是很费精力的。

    “action!”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各演员就位,机位就位,而江焕辰也瞬间进入了状态。

    一改往日里的不羁和放纵,他拧眉,神色凝重,落泪,每一个瞬间,都恰到好处。

    阮诗诗坐在外圈,远远的看着场中的人,不知不觉竟入了戏。

    男主痛失所爱,在极度悲伤时表现出来的伤感,同样感染了她的情绪,不知不觉,她眼角已经湿润了。

    她似乎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爱她的男人,而她爱的男人,有自己爱的女人。

    这么一想,阮诗诗更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低头,情绪失落,也没注意到那边导演已经喊了,“咔!”

    这场戏一条过,众人纷纷祝贺江焕辰,他调整了一下情绪,一下场就看到那边的阮诗诗,不自觉的勾起唇角。

    待看到她有些泛红的眼圈时,江焕辰皱眉,快步走上前,抬手毫不客气的弹了一下阮诗诗的脑门,“怎么回事?这是被我的演技给折服了?”

    阮诗诗猛地反应过来,看到江焕辰,连忙擦了擦眼泪,“没事,我把合同带来了,你要是真的可怜我,就签了吧。”

    她说着,连忙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合同,递到他面前。

    江焕辰低头扫了一眼,唇角上扬,半开玩笑道,“我要是不签呢?”

    阮诗诗笑笑,同样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那我们老板可能会杀了我吧。”

    江焕辰顿了顿,问道,“你们老板是,喻以默?”

    阮诗诗顿了顿,点点头。

    江焕辰一听,往旁边躺椅上一坐,笑道,“那我就更不想签了。”

    闻言,阮诗诗深吸气,开口问道,“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上次提到喻以默的时候,江焕辰也是这副不屑的表情,难道真如她猜想的那样,江焕辰,喻以默和苏凌之间还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