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45章 他是房东
    第345章他是房东

    江焕辰冷哼一声,面色有些阴沉,“没有。”

    说着,他拿起旁边的手机,开始打游戏。

    看到他这样的态度,阮诗诗深吸气,心里大概猜到了什么。

    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触碰到了江焕辰的逆鳞,今天想要让他签合同,恐怕也不太可能了。

    等了一会儿,看江焕辰没有要理她的意思,阮诗诗笑笑,收起东西离开。

    从剧组离开,阮诗诗直接去了中心医院,去看望了阮教授和刘女士,晚上一起吃饭时,她忍不住问了一句,“爸,妈,你们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生活一下。”

    正在说家庭琐事的刘女士一听,愣了愣,转头看向她,有些敏感的问道,“怎么了?你想换个地方生活啊?”

    “没有……”

    阮诗诗被问的噎住了,“我就是随口一问。”

    阮教授也笑着说道,“江州城挺好的,生活节奏也不算太快,基础设施齐全,而且我和你妈在这儿生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来没想过要换个地方生活。”

    阮诗诗点了点头,涌到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突然,手背一暖,阮教授带着温度的大手覆上她的手,轻声道,“诗诗啊,爸爸现在也不想其他的,就想能够早日出院,我们一家人幸幸福福的,我这一辈子啊,也就满足了。”

    刘女士笑着插话,“哎话不能这么说!得等到咱们诗诗嫁人了,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

    阮教授开口道,“我女儿遇到喜欢的就嫁,遇不到我也愿意养她一辈子!”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看着咱女儿熬成大姑娘,到时候像我一样随便找了一个就嫁了,那这一生,啧啧啧……”

    刘女士和阮教授你一言我一语的,两人瞬间开启了斗嘴模式。

    阮诗诗在旁边,无奈的笑了笑,看着这样的场景,却又觉得心里暖暖的。

    虽然一家人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可是却是温暖的,快乐的。

    可是……

    一想到肚子里正在孕育中的那个小生命,阮诗诗心头就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暖流,她深吸气,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小腹,心中动容。

    如今想想,带着阮教授和刘女士离开这里似乎是不太现实得了,更何况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了,又怎么能断的了这些情感呢。

    可是,转念一想,若她自己一走了之,留下父母在江州,她同样也不放心。

    这样想来想去,阮诗诗越发头疼。

    晚上在病房里陪着阮教授聊了聊天,安抚他躺下休息之后,她这才离开。

    回到公寓,阮诗诗推开门,脑海里想的还是那些琐事,她换下鞋子,还没来得及开灯,突然听到沙发那边有细碎的声音传来。

    她身子一僵,原本放松的身子瞬间紧绷起来,她惊慌的朝那边看去,隐隐约约看到沙发那边有一个黑影。

    她随手抓起旁边的扫把,声音微微发颤,“是谁?”

    难道是小偷吗?可是小偷又是怎么进来的呢?她刚才开门的时候门锁分明是完好的。

    她深吸气,正要去摸口袋里的手机时,那边传来一道熟悉低沉的声音,“是我。”

    阮诗诗微怔,两秒后,上前一步,将玄关口的照明开关打开。

    灯一打开,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她这才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喻以默!

    阮诗诗一颗悬在嗓子口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可几秒后,又反应过来,“你…怎么会在我家?”

    喻以默靠在沙发上,微微动了动唇,“你确定这是你家?”

    要深究起来,他才是这套房子真正的主人。

    阮诗诗顿了顿,这才察觉到喻以默的不对,他说话有气无力的,似乎很虚弱……

    鼓起勇气,她迈步走进去,随手将房门关上,然后犹豫着问了一句,“你…怎么了?生病了?”

    喻以默蹙了蹙眉,沉沉道,“把医药箱拿来,帮我处理伤口。”

    听到他这么说,阮诗诗飞快地扫过他的身体,这才发现他的左手臂的白色衬衫已经浸红了一片。

    “你怎么了?”

    阮诗诗惊讶,不敢耽误,立刻转身去取了医药箱。

    等把东西准备好,她这才发现喻以默里面已经包扎过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伤口似乎被扯开了,鲜血殷红了一片。

    看到喻以默直起身,想要把衣服脱下来,她抬手按住他的肩膀,有些严肃的说道,“别动,我来。”

    这个时候他再动,只怕会扯到伤口的。

    喻以默闻言,目光在阮诗诗脸上停留了片刻,最终听话的没有再动。

    阮诗诗拿出剪刀,将袖子剪开,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纱布解开来。

    伤口裸露出来,已经被缝合过了,但是有血渗出来,看着有些吓人。

    阮诗诗强忍着有些颤抖的手,重新给他的伤口消毒,上药,包扎。

    将纱布完全贴好,她这才松了口气,抬眼看向喻以默道,“你这伤口到底是怎么弄的?而且为什么不去医院?”

    喻以默蹙了蹙眉,抬眼看向她,轻声道,“我渴了。”

    阮诗诗,“……”

    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这样僵持着,不到一分钟,阮诗诗就甘拜下风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转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喻以默接下水,眉头舒展,故意似的说道,“谢谢。”

    阮诗诗转身,正要走开,又听到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今天晚上,你可能还要收留我一晚。”

    “什么?”

    阮诗诗瞬间炸毛,瞪大眼睛看着他,“喻以默,虽然你是我的上级,但是这里是我家,你不能每次都像无赖一样来这里蹭吃蹭住。”

    喻以默闻言,微微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怎么进到你家的。”

    阮诗诗愣住,有些发懵。

    不知道从哪一次喻以默突然进她家之后,之后一次两次的,他进来好像从来都没用过钥匙……

    “你…偷了我的钥匙配的?”

    “我有这么卑鄙吗?”

    喻以默慢慢站起身,迈步朝她走过去。

    阮诗诗不自觉的向后退,“那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看她这副模样,喻以默勾唇轻笑,突然慢慢俯身,凑到她耳边,“因为我就是房东。”

    “什么!”

    阮诗诗瞪大了眼睛,瞬间否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喻以默勾唇,不急不缓的说道,“不可能?那你觉得凭借那个价钱,上哪能遇得到这样的一整套房子?”

    瞬间,阮诗诗哑口无言。

    当初租房子时,她确实还挺奇怪这套房子怎么价格这么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