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战神〕〔女总裁的第一高手〕〔赘婿出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46章 破釜沉舟
    第346章破釜沉舟

    怔愣片刻,阮诗诗回神,看向喻以默,有些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遍,“你真是房东?”

    男人似是不经意的挑了挑眉,“嗯。”

    一时间,阮诗诗更是没办法消化这个事实,谁能想得到,她住了几个月的小公寓,竟然是喻以默名下的房产……

    那他当初把房子以那么便宜的价格租给她,莫非是别有用心?

    阮诗诗一惊,立刻后退一步,保持警惕的看向沙发上的男人,“你……你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喻以默闻言,冷哼一声,迈步慢慢又靠近她,“你说,你有什么值得我企图的?是脸蛋,身材还是财力?”

    一句话,把阮诗诗噎的半天都说不上话来。

    顿了顿,她又开口,“那你当初……”

    喻以默轻描淡写的扫了她一眼,淡声道,“当初对你有愧,所以就帮了点小忙,别放心上。”

    闻言,阮诗诗想清楚了他话中的意思,心头“咯噔”一下,莫名有点伤感。

    喻以默口中的“当初”,就是他们刚离婚的时候。

    压下心头泛出的酸楚,阮诗诗深吸气,稳住心绪,佯装淡定转移话题,“你……怎么受的伤?而且为什么要来我这儿?”

    “一点小伤。”喻以默随手将带着血的纱布收拾到垃圾桶里,语气淡淡的说道,“今天奶奶在家,我怕她看出我受伤了,正巧在附近,就来你这儿了。”

    阮诗诗心思一动,脱口而出,“这附近也有医院,那你怎么不去医院?”

    说完,她才觉察到这样直接的问出来不太妥当。

    不等她再说什么,喻以默已经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了一丝暗光,几秒后,他似笑非笑的道,“我是房东,过来包扎下伤口,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阮诗诗微怔,顿时接不上话来了。

    他说的没错,他是房东,她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他。

    正沉思间,喻以默突然迈步,径直走向阮诗诗的卧室,等她反应过来是,他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正打算推门进去了。

    眼看着男人就要把门推开,她猛地开口,“等等!你…想干什么?”

    虽说他是房东,过来包扎下伤口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这样径直闯进她的卧室就非常不应该了!

    喻以默动作顿了顿,两秒后还是将门推开了。

    阮诗诗冲上前,立刻抓住他的一只手,惊愕的抬眼看向他,“喻以默,你有什么癖好?非要闯女人的卧室?”

    闻声,喻以默勾了勾唇,“所以你就想看着我光膀子?”

    说着,他象征性的抬了抬半赤裸的左边臂膀,刚才为了给他消毒伤口,她直接把伤口附近的衬衣袖子都剪破了,如今裸露一大片,确实有些滑稽。

    犹豫了半秒,阮诗诗忍不住皱眉反问,“可是我这里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他要是真的想穿她的衣服,那她也不介意。

    喻以默扬眉,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谁说没有?”

    就在阮诗诗发愣时,他已经抬脚,绕开她走进了房间,就驾轻熟的打开衣柜,从里面一个小暗格里取出了一件男士衬衫。

    是全新的,连吊牌都还没有摘。

    阮诗诗愣住,就连她都不知道,衣柜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小暗格,“你…怎么?”

    男人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说了,这之前是我的房子,里面当然有我的东西。”

    说着,他抬起右手,单手将身上衬衫的一排纽扣从上至下一一解开。

    他似笑非笑的看向她,“怎么?还想看我换衣服?”

    阮诗诗闻言,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快步走出了卧室,“砰”的将房门关上了。

    不知为何,脸颊像是烤了火一般,热的发烫。

    没多久,门被推开,紧接着,喻以默迈步走到门口,身上已经换上了新的衬衫,光洁妥帖,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阮诗诗深吸气,佯装镇定,正要开口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时,喻以默率先开口,“行李都收拾好了,你打算去哪?”

    阮诗诗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就看到了房间里放到床边的行李箱,还有旁边的一摞叠好的衣服。

    她心头一紧,瞬间紧张起来。

    那是她今天早上随手从衣柜里拿出来准备收拾到行李箱中的衣服,毕竟,她和喻以默约好的三天之约已经过去两天了,行李箱什么的也该准备准备了,可她万万没想到,喻以默会突然过来……

    她有些紧张,脸上飞快地掠过了一丝不自然,很快,她深吸气,佯装平静的道,“……我爸快要出院了,我想准备一下回家陪他住几天。”

    听她这么一说,喻以默原本心头浮现出的几分疑惑这才慢慢消散,他顿了顿,声音正经了几分,“这几天我很忙,等过几天,我会去看看老师。”

    阮诗诗闻言,心头闪过几分犹豫,可表面上依旧认真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喻以默的手机突然响起,他随手拿起,扫了一眼屏幕,没接听,随手又放回了口袋。

    他抬脚,迈步走向沙发,随手拿起上面的西装外套,看向阮诗诗道,“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阮诗诗闻言,暗中倏地松了口气,“那我送送你。”

    说着,她快步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喻以默走到门口,正要离开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她,犹豫了两秒,开口道,“阮诗诗,如果你真的不想在喻氏工作了,只要你拿下代言,我会让你离开,以后你想做什么工作,我也可以帮你安排。”

    闻言,阮诗诗微怔,很快,她冲他勾唇微笑,“好,我知道了。”

    看着男人迈步离开,她将门关上,长松了一口气。

    原来,喻以默一直以为她只是不想在喻氏集团工作了,其实,她想的是离开江州,离开他,远远的,再也不想见……

    惆怅片刻后,她猛地响起,明天就是她和喻以默约定好的三天之约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如果明天她还搞不定江焕辰代言redeur的事,她就没办法离开了!

    不行,绝对不行!

    她一定要想想办法,明天必须让江焕辰乖乖签下那份合同才行!

    可是,以江焕辰的性格,他怎么肯乖乖听她的呢?

    突然,一张面孔在阮诗诗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眼睛一亮,瞬间有了主意。

    她拿起手机,立刻拨了一通电话。

    明天,哪怕是破釜沉舟,她也必须要让江焕辰签下代言的合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