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69章 少说点谎
    第369章少说点谎

    她这边刚接下奖杯,男人的手指松开,带有温度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掠过她的手背,瞬间,一阵酥麻从她手背窜过,直击她的心头。

    阮诗诗紧张的差点手抖,脸色掠过一丝不自然,立刻收回目光,看向台下,期待着颁奖快点结束。

    她也没想到,会是喻以默给她颁奖。

    台下的鼓掌声慢慢小了一些,紧接着,主持人又开口说道,“相信我们喻总肯定也看过了阮小姐的作品了,不知道您对阮小姐有什么祝福和期盼呢?”

    说着,主持人将话筒递向一旁的喻以默。

    另一边,阮诗诗看着男人接下话筒,心脏几乎都快跳到嗓子口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着实在她的意料之外。

    下一秒,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音响里传了出来,“首先,恭喜阮小姐获得了这次的最佳创意奖,此次呢,我对于阮小姐的期盼……”

    喻以默说着,慢慢侧身,目光朝阮诗诗看了过来。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抬眼,对上他的眼睛,佯装镇定,冲他扯出了一丝笑容。

    这几年,她早就练就了标准笑容,即使心中再不爽,面上依旧能展现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来。

    而此时此刻,阮诗诗就是这样的笑。

    对上女人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喻以默眸光一沉,心头生出一阵异样的情愫来。

    很快,他微微蹙眉,面色又冷了几分,收回目光看向台下,一字一句的将剩下的话说完,“我希望从今以后,阮小姐能够少说点谎。”

    这句话说完,仿佛往平静的湖水里投了一颗炸弹,台下众人先是怔愣了几秒,很快又疑惑的相互对视议论,一时间,大厅里嘈杂声四起。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阮诗诗站在台上,面色变得苍白,她显然也没想到喻以默会这么说,她深吸气,一股气憋在嗓子口,发不出来。

    主持人也愣了愣,随后很快反应过来,干笑了两声,半天才开口说道,“喻总真是会开玩笑,因为阮小姐的作品《傀儡》里面的主人公,就是一个非常爱说谎且善于伪装的人,喻总这么说,就是在呼应主题,同时也呼吁大家,做一个诚实的人。”

    主持人硬生生扯出了一个借口,台下的人倒也愿意买账,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慢慢好了许多。

    阮诗诗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咬了咬唇,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勉强。

    喻以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让她少说点谎,这不是当众让她难堪吗?

    还是说……他已经发现了森森和莎莎的真实身份?所以在暗指她说谎?

    阮诗诗这么一想,瞬间有一股凉意爬上心头,让她不自觉的有些心虚害怕。

    旁边主持人继续开口说道,“好的,多谢我们的喻总,最后,让我们再次恭喜这次最佳创意奖的获得者——阮诗诗!”

    台下鼓掌声响起,阮诗诗回过神来,冲众人勾唇微笑,然后深深鞠了一躬。

    下台之后,阮诗诗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依旧在扑通扑通的飞快跳动,不安的预感占据了心头。

    如果喻以默真的发现了森森和莎莎的真实身份,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过来质问她,又怎么会在这里故意讽刺她?

    想来想去,她也没想明白,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颁奖仪式。

    远远的,她不经意抬眼,看到站在那边的高大身影,心口又不由自主的收紧了几分。

    不管刚才喻以默在台上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要涉及到森森莎莎的事,她绝不会退步!

    很快,颁奖仪式结束,阮诗诗提起裙摆,迈步直接走向主办方提供的化妆间。

    她等一会儿要去带着森森莎莎一起去吃饭,自然不能穿衣服身上的这身礼服,而且她今天的妆容比较浓,穿着常服出去确实有些奇怪。

    询问了工作人员给她的化妆间号码之后,阮诗诗赶到七号化妆间,走到桌子前坐下,准备把脸上的妆容卸下来。

    她拿起卸妆湿巾,擦去口红,脑海里又不由自主的闪过了一个画面,正是刚才她在台上和喻以默对视的场景。

    不知为何,一想到他,她就忍不住冒出一肚子火。

    就在这时,房间门口传来了一个脚步声,紧接着,化妆间的门突然被人“砰”的关上了。

    阮诗诗正在卸眼妆,湿巾敷在眼皮上,也没来得及睁开眼去看。

    谁知,下一秒,她身下的椅子突然被转了半圈,紧接着,一股清冽的男香钻进了她的鼻腔。

    阮诗诗一惊,连忙将敷在眼皮上的卸妆巾拿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俊朗的面容。

    喻以默两只手撑在她的椅子把手上,微微俯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两个人面对面,距离很近,一时之间,阮诗诗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

    阮诗诗深吸气,“你…干什么?”

    喻以默微微挑眉,眼底情绪晦暗不明,掀了掀唇,吐出了几个字,“你说呢?”

    “我…我哪知道?”阮诗诗有些慌乱,俨然乱了阵脚,“你起来,快点出去……”

    喻以默蹙起眉头,不但没有起身,反而更靠近她一些,下一秒,他伸出手,毫不犹豫的捏住了她的下巴。

    男人眼底酝酿着怒意,冰冷的目光仿佛淬着冰,他皱眉,声音压的很低,“你为什么要背着我跑到国外?”

    自从那天在机场遇到她之后,他就立刻派人去查了她乘坐的航班,看到她是从米国飞回来的时候,他都快要气炸了。

    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找她,甚至将整个江州城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后来又去附近的宜城,林城找了个遍,都没找到。

    他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跑到了国外。

    难怪连他都查不到。

    喻以默越想越生气,不由自主的加重了手指间的力度,顿时,阮诗诗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她痛的皱眉咬牙,“喻以默,你松开我!”

    “我问你,五年前为什么要骗我?辞了工作又消失不见?”

    亏他当初几乎是豁出了命去救她,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决绝狠心,说走就走了!

    阮诗诗闻言,突然想到了刚才他在颁奖台上说的那些话,这才恍然大悟,反应过来。

    原来,他口中所谓的“说谎”,指的是五年前她骗了他不辞而别的事情。

    原来并不是和森森莎莎有关的事情。

    这么一想,阮诗诗顿时暗中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