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89章 打蛇要打七寸
    第389章打蛇要打七寸

    “真正的血和血浆最大的区别呢,就是气味,血是有强烈的血腥味的……”

    听着喻以默的科普,阮诗诗不知不觉入了神,就在这时,躲在墙角的那人突然跳了出来,一身白色衣服,漆黑的长发披在前头,两只空洞的放着红光的眼睛就埋在头发后面…

    他猛地出现在阮诗诗面前,吓的她“啊”的一声尖叫出声,条件反射的往旁边躲了过去。

    突然,她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吓的一哆嗦,也来不及抬头看,下意识伸出双臂搂紧了那人。

    “啊!别过来别过来!”

    “……”

    阮诗诗吓的叫个不停,一颗心“扑通扑通”的敲打着胸壁,抱着那人的手收的紧紧的,死活都不肯撒手。

    突然,一只有力的臂膀揽住了她,带着几分安抚意味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好了,没事了。”

    男人的语气难得多了几分温和,声音又低又沉,让阮诗诗忍不住身子一紧。

    她连忙抬头看过去,看到喻以默近在咫尺的那张俊颜时,浑身的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都停滞了。

    “刷”的一下子,脑袋涌现出一股热意,让她身子都麻了几分。

    喻以默垂眸,看着她呆滞的神色,不自觉的勾起唇角,“鬼都被你吓跑了,还不松手?”

    阮诗诗猛然醒悟,连忙松开手,一把将他推开,自己也向后退了好几步。

    “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

    听到两个小家伙的声音,阮诗诗更加冷静了几分,连忙伸出手拉住了他们两个,再抬眼看向喻以默时,脸颊不自然的浮现出两抹红晕。

    “我没事,走吧……”

    阮诗诗咬了咬牙,清醒了些,拉着两个小家伙,飞快地向前走去。

    之后走过剩下的路程,她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得用力,却不是因为害怕。

    耳边,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徘徊着男人的轻笑声,“还不松手?”

    “还不松手?”

    “……”

    越想,阮诗诗脸颊越红,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脚上的步子,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终于,在鬼屋里走了一圈,他们走出来,阮诗诗拉着森森和莎莎走到一旁,拉开了和喻以默之间的距离。

    喻以默低头,看向他们问道,“森森莎莎,你们还想玩什么?”

    “我还想去坐过山车……”

    阮诗诗咬了咬牙,直接打断森森的话,“不玩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瞬间,森森脸上掠过了几分失望。

    阮诗诗见状,虽然心里很不忍心,可是一想到今天叶婉儿说的那些话,还是狠下心来,抬眼看向喻以默,一字一句的说道,“喻总,以后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私底下再见面了,毕竟都是有家室的人,这样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阮诗诗话中有话,虽然说的不算直接,可是喻以默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

    他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见阮诗诗态度坚决的拉着森森和莎莎转身,迈步离开。

    森森和莎莎还有些舍不得,纷纷扭头朝他看过来,小眼神可怜巴巴的。

    瞬间,他的一颗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紧,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阮诗诗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他的心头就涌现出一股说不清楚的难受和压抑。

    看着他们慢慢走远,他摸出手机,打电话叫来了杜越。

    “今天拍摄区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否则阮诗诗的态度怎么会变得这么彻底和坚决?

    杜越犹豫了两秒,开口说道,“今天,叶小姐去了拍摄区。”

    闻言,喻以默黑沉沉的眸子一闪,带着略显尖锐的冷意。

    叶婉儿?她怎么会去拍摄区?

    莫非,是专门来找阮诗诗的?

    喻以默心头突然闪过了几分不安,就在这时,旁边的杜越突然开口问道,“喻总,要不要……”

    不等他把话说完,喻以默就已经开口说道,“不用,我心中有数。”

    杜越闻言,立刻点头应下。

    喻以默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片刻后,他冷声开口,“今天晚上去丰南公馆。”

    与此同时,丰南公馆。

    叶婉儿坐在沙发上,随手弹了弹刚做好的指甲,几秒后,她抬眼,看向站在她前方的霍川,“怎么了?有什么事,非要见面说才行?”

    霍川一低头,长长的刘海垂下,正好将他眉角的伤疤遮住了。

    “小姐,下午你从野生动物园出来之后去做美容,之后我一直都在监视着阮诗诗,五点多左右,她和喻以默见面了,一起去了旁边的欢乐谷。”

    “什么!”

    叶婉儿一惊,直接坐直身子,瞪大了眼睛。

    她今天下午赶到野生动物园的时候,分明没见到喻以默,而且高导演也说了,喻以默好几天都没去了,怎么她一离开,他就去了!

    霍川拿出手机,调出照片,递到了叶婉儿面前。

    照片上,喻以默和阮诗诗带着森森莎莎在鬼屋门前排队,他们站在一起,宛若一家四口!

    顿时,叶婉儿心口的火气压不住了。

    她还记得,下午的时候,阮诗诗语气坚决的说她会和喻以默保持距离,没想到她一离开,他们依旧照常见面!

    这个阮诗诗,真的以为她不会对她动手的吗!

    叶婉儿恨得咬紧牙关,手掌握紧,指甲不知不觉已经嵌入了掌心,“看来我没必要再对她手下留情了!”

    说着,她抬眼看向霍川,一双美目里闪过阴辣的冷光,“霍川,你说怎么办!”

    霍川闻言,眸色一沉,用阴冷的没有起伏的声音说道,“打蛇要打七寸,这种女人,就要让她彻底害怕,逃走之后不敢回来,这才是最根本的办法。”

    叶婉儿闻言,立刻赞同的点头,“你说的对!但是叶婉儿的七寸是什么?”

    霍川顿了顿,阴恻恻的开口,“她的七寸,自然是她的孩子。”

    闻言,叶婉儿眸光一闪,片刻后,坚定的点了点头,“没错!”

    今天下午她去拍摄区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她有多紧张她的孩子,更何况,这两个孩子是她和喻以默的野种,就算现在不下手,早晚有一天,她也要动手。

    倒不如,就借着这次机会,狠狠地给阮诗诗一个血的教训!

    打定主意之后,叶婉儿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霍川,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你一定要亲自去,别人去,我不放心。”

    霍川立刻点头应下,“是,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王饶命〕〔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