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94章 有惊无险
    第394章有惊无险

    高导演面色也严肃了许多,连忙说道,“诗诗,你先别生气,我肯定会给你和莎莎一个交代的!”

    阮诗诗闻言,心口抽痛了几下,她深吸气,冲着高导演摇了摇头,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

    她转身,走到旁边,抱着森森,看着急救室外面的显示时间,一颗心仿佛吊在嗓子口,越发的不安。

    如果莎莎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会自责死的!

    可现在她能做的,只是等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紧接着,旁边高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嘈杂起来。

    阮诗诗没有转身,却隐隐听到后面的人群中传来“喻总”的字眼。

    很快,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阮诗诗。”

    阮诗诗闻声未动,双眼依旧呆呆地盯着急救室的房门。

    喻以默站在一旁,看着她这样的状态,心里不自觉的生出几分压抑。

    他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片刻后,他迈开步子转身,径直走向高导演,“你跟我来。”

    丢下这句话,他二话不说,面色阴冷的走向旁边没有人的安全通道口。

    高导演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发慌,迈步跟上前去,开口问道,“喻总,你……”

    他话还没说出口,喻以默突然转身,如同铁锤一般的拳头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紧接着,高导演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推到墙上。

    他吓的面色猛然发白,“喻…喻总!”

    喻以默的声音在喉间滚动,夹带着沉沉怒意,“我之前怎么交代你的!”

    高导演吓的直哆嗦,连忙道,“要照顾好他们……他们一家三口……”

    “可是你现在呢?”喻以默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做到了吗!”

    他气的猛地松手,后退一步,目光阴冷的看着高导演。

    高导演心有余悸,一边大口喘气,一边连忙说道,“道具组那边做的安排,我也没想到没做检查……而且我们的动物都是驯化好的,一般不会伤人的,谁曾想……”

    喻以默抬手,拳头狠狠地砸中墙面,“不要找借口!”

    不管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如今莎莎被咬就是他的责任!

    就在这时,杜越突然快步走开,走到喻以默身侧,低声道,“总裁,手术结束了。”

    喻以默闻言,眸光一亮,冷冷的扫了高导演一眼,迈开步子朝外面走去。

    刚从消防通道走出来,他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小小的身影。

    阮诗诗立刻拉着森森走上前去,开口询问医生,“医生,情况怎么样?”

    “已经处理了,伤口虽然深,但万幸的是,这条蛇并没有毒,所以真的算是有惊无险了,不过小孩子年纪太小,可能被吓得不轻,等她醒来,父母要多陪着才行。”

    听到医生这么说,阮诗诗原本一颗吊在嗓子口的心这才放松了许多,她连声道谢,然后随着护士一起将莎莎送进了病房里。

    进入病房,护士将一切事务都准备好,这才退出了房间,阮诗诗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小可怜,心头不自觉的开始抽痛。

    这些年,照顾森森莎莎长大,她身为母亲,尽心尽责,虽然小孩子难免有些磕磕碰碰,可一这次莎莎被蛇咬,事情确实有些严重了。

    阮诗诗心里越发愧疚,她鼻头一酸,莫名的想哭。

    就在这时,病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喻以默推门进来,走到床前,看向她说道,“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了。”

    男人仿佛将她的心理情绪看的透透的,一开口说的话直接戳中了她的心。

    可这样,阮诗诗心里却更加难受,“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是她没有看好莎莎,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就在这时,病房外传来嘈杂声,声音越来越大,像是在争吵,而且声音听着还有些耳熟。

    森森跑到门口,透过门缝向外看,很快又把门关上,一脸震惊的跑到床边,看着阮诗诗说道,“妈妈,导演和别人打起来了……”

    “什么?”

    阮诗诗一惊,连忙迈步向外走,突然又想到什么,停下步子看向森森,俯身嘱咐他,“森森,你不要乱跑,就在床边守着妹妹好吗?妈妈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森森闻言,立刻认真的点了点头,男子汉的开口道,“我会看着妹妹的。”

    阮诗诗闻言,这才稍稍放心,迈步跟上喻以默走出了病房。

    一走出病房,阮诗诗看到外面的场景,顿时惊了。

    确实是总导演和道具组的组长起了争执,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如果不是旁边的工作人员拦着,恐怕真的要打起来了。

    看到这个场面,喻以默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阔步走上前,未说话,可是从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却已经有效的让众人安静下来。

    导演看到喻以默时,面上掠过了一丝尴尬,“喻总,让你看笑话了……”

    喻以默沉声开口,面上蒙了一层冷霜,“怎么回事?”

    高导演皱眉,看向那边的组长,冷冷道,“刘组长说他确实派人检查了所有的道具,也包括那条蛇,但是事实是笼子都是开着的!事到如今,说谎就没必要了。”

    刘组长据理力争,“我确实派人检查了!你可以询问其他组员,他们都知道!”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都在尽力为自己撇清关系。

    阮诗诗站在一旁,心头阵阵发冷。

    突然,一个工作人员突然走上前,走到刘组长身侧,靠近他低声说了什么。

    顿时,刘组长面色猛地惨白,瞳仁扩大,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转头看向那人,开口问,“真的?”

    那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确定了之后,刘组长傻了眼,脸色更加难看。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汇集,众人都在等他一个答复。

    刘组长战战兢兢的抬头,看看阮诗诗,转而又看向喻以默,眼底分明闪过了几分犹豫和怯意,“喻总,拍摄区那边的人说,那条咬人的蛇已经抓住了,但是……”

    “但是不是原来我们安排的那条蛇!”

    一句话,宛如一颗炸弹,瞬间让周围的人炸了锅,而阮诗诗,更是被这句话击中,怔在原地,耳朵里嗡嗡作响。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所有的动物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为的就是保证拍摄时的安全,可现在,蛇被调包,莎莎被咬,说明这件事不是意外,而是有人预谋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