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96章 那个男人是霍川!
    第396章那个男人是霍川!

    刘组长的一句话,瞬间提醒了众人,空气静谧了几秒后,花花突然抬手,拍了下脑袋,“对了,高导演让我拍摄花絮,我就一直在剧组里拍东西,我记得我好像拍到过临时工!”

    说着,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翻出视频,开始翻看。

    阮诗诗在旁边看着,不知不觉有些紧张。

    如今,她的所有希望,可都寄托在这个上面了。

    花花翻了半天,突然激动的开口,“刘组长,你看看这个是不是李军!”

    刘组长闻言,立刻走上前,看了一眼屏幕,很快就点了点头,“好像是他!”

    阮诗诗连忙看过去,视频中,花花拿着手机转着圈录像,身后闪过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穿着深蓝色工装,扣着帽子,正好从那边的笼子旁走开!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对笼子动了手脚的一定就是这个男人!

    她从花花手中拿过手机,看了又看,莫名的觉得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很眼熟,就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一般。

    她咬了咬牙,来来回回倒放了好几遍,盯着那个男人的身影看了又看,可还是想不起来。

    就当她想要放弃时,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光亮,有一个画面突然出现。

    五年前,那个指使摩托车手去撞她的男人,就是这样的身材,这样的走姿……

    霍川!

    这个名字在她脑海里猛地闪过,她深吸气,身子像是僵化了一般,半天都没动弹。

    一旁的花花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开口询问,“诗诗姐,你怎么了!”

    连着叫了她好几声,她这才有了点反应。

    阮诗诗回过神来,冲着花花摇了摇头,然后轻声开口,“我没事……”

    她说着,抬眼看向旁边的喻以默,虽然有些无力,可是声音却很严肃,“你跟我来一下……”

    喻以默闻言,唇抿成一条直线,终是没说什么,迈步跟上了她的步子。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外面,最终,阮诗诗在走廊尽头停下,她深吸气,心头各种情绪翻涌汇集,五味杂陈。

    喻以默难得耐心的开口问道,“怎么了?”

    阮诗诗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问道,“你还记得霍川吗?”

    听到这个名字,喻以默眼底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光,很快,他回过神来,微微颔首,“记得。”

    五年前,那个被他亲手送进监狱里的男人,他又怎么会不记得呢?

    阮诗诗拿起手机,递给他道,“这个,好像就是他。”

    喻以默接下手机,播放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眉头压的越来越低。

    片刻后,他终于抬头,看向阮诗诗,一字一句的道,“霍川还在监狱里,不会是他。”

    闻言,阮诗诗面色微沉,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开口问道,“你怎么就知道不是他?”

    女人眼圈泛红,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眼神里透出几分疲惫,喻以默看得出来,她在强撑,强撑着要把凶手找出来。

    可是,如果凶手从一开始就是有备而来的,他们就算是一整夜不睡觉,恐怕都找不出来。

    看着这样的女人,喻以默心头莫名的生出几分心疼。

    他不愿看着她累成这副模样,更不想她将自己折磨到疲惫不堪。

    阮诗诗见喻以默半天没说话,咬了咬牙道,“喻以默,你回答我,你怎么知道这不是霍川?”

    喻以默的眸底闪过一丝波动,他顿了顿,收起手机,看着她道,“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他直接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阮诗诗一惊,像是触了电一般,下意识甩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两步,目光宛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喻以默,你是不是因为霍川是叶婉儿的人,害怕这事牵连到她,所以才故意装傻?其实你心里很清楚的对不对!”

    喻以默蹙眉,沉声道,“这事又和婉儿有什么关系?”

    面对视频中一闪而过的男人身影,他没有办法立刻确认身份,只能派人去查,可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清楚的事情。

    而她已经足够疲惫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可阮诗诗却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她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视频里的人就是霍川!他肯定是叶婉儿指使的!”

    说着,她看向喻以默,眼底闪过了几分失望,“喻以默,这件事就算你不管,我也一定会查清楚的!”

    说完,阮诗诗深吸气,撑着一口气,转身快步走开。

    因为着急,再加上脚下步子的混乱,她脚下一滑,不小心摔倒在地。

    顿时,身体上传来阵阵疼痛,痛的她直皱眉头。

    喻以默见状,拧紧眉头,快步朝她走过去,俯身就要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他的手才刚伸过去,阮诗诗突然伸出手,一下子挥开了他的手,语气坚决而疏离,“别碰我!”

    女人的话宛若一根毒针,飞快地刺入了喻以默的心口,他顿了顿,正要开口,谁知旁边突然传来一道焦灼的男声。

    “诗诗!”

    宋夜安阔步走上前,尖锐的目光扫过喻以默,立刻走上前,弯腰将阮诗诗直接从地上抱了起来。

    阮诗诗没有推开他的手,也没反抗,甚至顺从的勾住了宋夜安的脖子,将小脸埋在了男人的胸膛里。

    她宛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幼鸟一般,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而宋夜安却也体贴的将她护在怀中,不让外界窥探半分。

    想到刚才她干脆的拒绝他时的场景,喻以默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两下。

    紧接着,他听到阮诗诗带着沉沉的哭腔开口说道,“夜安,带我走。”

    宋夜安点头,“好,我们走。”

    说着,他迈开步子,抱紧怀中的女人快步离开,只留下喻以默一个人站在原地。

    瞬间,喻以默心头生出熊熊怒火,压制不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阮诗诗已经成了那个最能扰乱他心境的人。

    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冷静和理智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冷静下来,叫来杜越,冷声吩咐,“你先去查一查,霍川现在还在不在监狱里。”

    哪怕他很清楚,霍川当初被判了五年,而这个时候,他还没被放出来,又怎么可能跑出来作案呢?

    所有事情在没确定之前,他不想随意去做猜测和判断。

    而至于这件事和叶婉儿有没有关系,还要查清楚之后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