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春回大明朝〕〔黄泉阴司〕〔一世龙皇〕〔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06章 这才叫故意
    第406章这才叫故意

    因为阮诗诗穿的是旗袍,裙摆飘逸,再加上侧边的开叉很高,每走一步,裙角就微微扬起。

    那女人一脚踩下去,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子压了下去,狠狠地将裙摆碾到了地上。

    阮诗诗步子一绊,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后面拉住她了一般,她蹙起眉头,一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次啦——”的一声破裂声。

    她连忙扭头,看到被撕破的裙摆,她的面色瞬间沉了几分。

    红色高跟鞋的主人“哎呀”叫了一声,演技略微浮夸的抬起脚,向后退了两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阮诗诗眉头收紧,一股怒意从心底窜至心头,她咬紧牙关,努力克制着自己。

    那两个女人眼底纷纷闪过得意和兴奋,嘴角也忍不住向上扬。

    这种情况阮诗诗再清楚不过了,她们就是在故意欺负她,可能是受了叶婉儿的指示,也有可能是她们想仗势欺人。

    可不管怎么说,她们敢这样对她,都少不了叶婉儿撑腰。

    阮诗诗咬了咬牙,面色很严肃,“你故意的是吗?”

    这旗袍是珍妮弗为她赶工做出来的,如今就这样生生的毁在别人脚下,这口气她真的咽不下去。

    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勾唇笑笑,语气阴阳怪调,“阮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什么叫做故意啊,我刚才就是不小心啊!”

    “就是啊。”旁边穿着粉裙子的女人也应和道,“你这样说不会是想要讹我们吧?阮小姐应该也不差这两个钱吧?”

    “……”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唱一和,瞬间把阮诗诗的火气挑到了最旺,她攥紧拳头,直直的盯着他们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们两个不要欺人太甚,实在不行我们就调监控,让大家看看你们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听她这么说,那两个女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她们两个对视一眼,笑的前仰后合。

    “阮小姐,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啊!今天是非揪着我们不肯放了吗?”

    不等阮诗诗回答,旁边黑衣女人笑着接话,“哪是啊!分明是对“故意”这个词有误会!”

    说着,她突然迈步,伸出手握住阮诗诗的裙摆,猛地用力一扯。

    “次啦——”一声帛裂声响起,阮诗诗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本到大腿粗的高开叉部分一下子被扯到了胯部,露出了里面的安全底裤。

    她面色瞬间愕然,连忙伸手去挡,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猖狂,敢这样直接把她的衣服给撕了。

    那黑裙女人扬了扬眉梢,语气里尽是得意,“这才叫故意,明白吗!”

    瞬间,阮诗诗的火气濒临崩溃点。

    若不是因为她用手捂着裙子的撕破处,她肯定要伸出手狠狠地给这个女人一巴掌。

    “阮小姐,看来你这衣服质量也不怎么样啊!轻轻一碰就破了,啧啧啧!”

    那两个女人站在一旁,像是看好戏一般说着风凉话,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阮诗诗又羞又恼,正巧旁边有人来来往往,经过洗手间这边,目光探究好奇的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阮诗诗不敢乱动,只要她迈步,或者松开手,大腿侧边的地方就会走光,她深吸气,冷冷地看向那两个女人,沉声道,“你们这样对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们吗?”

    这个时候她可能会无可奈何,可是过了今天,到时候只要她想,这笔账早晚都能和她们算回来。

    听她这么说,那两个女人面色一沉,眼底掠过了几分心虚,半个字都说不上来了。

    阮诗诗冷哼,“到时候,你们觉得叶婉儿还会护着你们吗?”

    那两个女人闻言,脸色顿时白了几分,她们不约而同的转头,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说不上话来了。

    片刻后,那个穿着黑裙的女人突然回过头来,看向阮诗诗的目光带着几分凶狠,冷冷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不如让你丢人丢的再彻底一点!”

    说着,她伸出手,猛地推了阮诗诗一下。

    一股力量突然来袭,猝不及防的,阮诗诗也没有任何准备,身子向后一歪,就失去了重心。

    她原本用手捂着大腿侧边的位置,如今脚下一卷,整个人就栽倒在地,而被撕破的旗袍完全敞开,两条白花花的长腿暴露无遗。

    洗手间前前后后有人进出,如今这边突然传来争执声,再加上阮诗诗这么一摔,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人看到阮诗诗的长腿,眼神都有了些微妙变化,而女人看到她,眼底燃起熊熊的妒火。

    阮诗诗压根就顾不上膝盖手肘处的疼痛,她连忙伸出手,手忙脚乱的拉起衣服去遮挡露出来的肌肤。

    此时此刻,她是狼狈的。

    而旁边那两个女人一副旁观者的表情,其中一个甚至拿出手机对着阮诗诗拍了好几张,笑着同同伴说道,“如果婉儿看到这照片,岂不是要笑死了……”

    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寒意,不经意抬眼,就看到周遭的人都眼神复杂的朝她看了过来,那一瞬间,她的心几乎要凉透了。

    在这样一个现实的社会中,你受苦受难,遭遇不幸,别人不对你落井下石,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

    声音的主人自带气场,刚一出现,周围看热闹的众人都慢慢向后退了退,想要散开。

    阮诗诗猛地转头,看到了男人线条流畅分明的侧颜。

    他语气果决的命令旁边跟着的工作人员,“安抚各位宾客,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

    “是。”

    两个侍者立刻点头应下,开始引导宾客散开。

    站在旁边的那两个女人有些心虚,相互使了个眼色,正要走开,喻以默又突然开口道,“你们两个,留下来。”

    男人的语气里仿佛沁着冰,冷的不能再冷了。

    那两个女人面色顿时变了,有些慌张了。

    喻以默扫了她们一眼,视线转移,垂眸看向阮诗诗,眸光黑漆漆的,晦暗不明。

    顿了顿,他突然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随手一丢,盖到了阮诗诗的身上。

    阮诗诗皱了皱眉,本想拒绝,可看了看四周,没找到什么能够蔽体的东西,只好将那件西装外套套上了。

    没想到,男人大大的衣服,穿到她身上,正好能够到达她的大腿处,遮的严严实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