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叶辰〕〔帝国萌宝:薄少宠〕〔都市最强赘婿〕〔武映三千道〕〔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冷艳总裁的贴身狂〕〔云若月楚玄辰〕〔叶辰萧初然〕〔神医毒妃不好惹〕〔一代天骄回归都市〕〔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都市医品仙尊〕〔妖孽修真弃少〕〔铁血残明〕〔透视神医女婿〕〔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17章 陪他待一会儿
    第417章陪他待一会儿

    经过一个下午的休养,阮诗诗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的状况了。

    生怕她到处走动影响休息,宋夜安特意叫了餐到房间里,晚上外出的活动也都通通取消了,改成了室内的小游戏。

    吃完晚餐,阮诗诗陪他们玩了一会儿积木游戏,之后又看着两个小家伙蹦蹦跳跳的玩跳舞机,心情不知不觉好了许多。

    “晚上我带着森森和莎莎去我的房间里,你好好休息,等明天如果你想走了,我们就回去。”

    宋夜安说着,体贴的端起茶壶给她续了一杯温热的茶水。

    整整一个晚上,宋夜安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阮诗诗全都看在眼里,暖在心上,她冲他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听你的安排。”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莫名的融洽。

    宋夜安眸色微沉,放在阮诗诗肩头的手忍不住收紧了几分,慢慢地靠近阮诗诗,再靠近……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可就在男人的唇要碰到阮诗诗的唇时,阮诗诗身子一抖,下意识向后仰,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瞬间,所有温馨融洽的气氛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凌和冷霜。

    对上宋夜安怔愣的目光,阮诗诗猛然反应过来,这才发现刚才自己做出的那些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压根就没经过大脑。

    感觉到气氛的僵硬,她倒抽凉气,连忙扯出一丝微笑解释道,“森森和莎莎都还在,这样不太好……”

    宋夜安微微点头,轻声道,“是我欠考虑了。”

    说着,他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半开玩笑的说道,“两个小家伙就像是两个电灯泡。”

    阮诗诗勾了勾唇角,心底并没有生出几分愉悦,她垂眸,掩饰自己的情绪。

    只有她清楚,刚才推开他,并不是因为森森莎莎在这儿,而是因为那是她下意识的动作……

    也就是说,从根本上来讲,她还没有完全接受他。

    这样子想,她心头对宋夜安的愧意又多了几分。

    晚饭后的娱乐活动结束,很快,宋夜安带着森森和莎莎去洗澡,而她则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门一关上,仿佛隔离了外面的世界,阮诗诗不知不觉就忍不住想了许多。

    在她脑海里出现最多次的,竟然是喻以默那张脸!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阮诗诗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没有半点困意。

    她竟然想去看看喻以默,看看他伤势如何,究竟有没有杜越说的那么严重。

    阮诗诗越想越不安,到最后,她终是按耐不住心头的担忧和好奇,轻手轻脚的起身下了床。

    森森和莎莎已经睡了,宋夜安卧室的方向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阮诗诗深吸气,套上了一件外套,就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套间。

    她出去,走了半天,找了好几个工作人员打听消息,这才问到了喻以默的房间号。

    七拐八拐找到房间时,阮诗诗站在门口,突然没了勇气抬手敲门。

    刚才在来之前,她还信誓旦旦的,可没想到一走到门口,她的所有勇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犹豫之后,她抬起手,轻轻的扣了扣门板,连着敲了几下之后,门内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

    杜越站在门口,面色依旧冰冷的开口询问,“什么事?”

    阮诗诗深吸气,“我想来看看喻以默。”

    他公事公办的开口道,“喻总已经休息了,你改天再来吧。”

    闻言,阮诗诗皱起眉头,本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吃了一个闭门羹了,谁知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她进来。”

    阮诗诗的心瞬间收紧,她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抬眼看向杜越。

    杜越顿了顿,只好迈步,让出了门口的位置。

    阮诗诗连忙迈开步子走了进去,可谁知刚走了两步,身后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阮诗诗一惊,没想到杜越会搞出这一出。

    这么一来,偌大的套间里,就只剩下她和喻以默两个人了。

    这么一想,阮诗诗心里直打鼓,莫名的有些不安,她迈步走上前,警惕的观察着周围,谁知刚走到房间门口,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喻以默。

    正巧他也抬眼,目光直直的朝她看来,两人对视,情绪复杂。

    几秒后,喻以默沉声道,“过来。”

    阮诗诗的目光飞快地掠过他被纱布缠绕的胳膊,心头一紧,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如今喻以默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既然过来探望,就直接表明来意就好了。

    阮诗诗走进房间,站在床边,看了一眼他的手臂,“你身上的伤,严重吗?”

    “嗯。”喻以默懒懒的应声,也不过多的解释,他上半身靠在床头,将手臂放到阮诗诗面前尽情展示。

    阮诗诗深吸气,看着他的手臂,喉头一紧,开口道,“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如果不是他,如今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人恐怕就是她了。

    她话音刚落,男人的冷哼声响起,“道谢,一点诚意都没有。”

    阮诗诗闻言,愣了愣,有些气恼,很快开口问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喻以默并未发话,而是微微转头看向旁边床头桌上的水杯。

    不等阮诗诗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伸出自己那只缠满了纱布的手臂,慢慢地去靠近,再靠近。

    可他的手缠满了纱布,笨拙不说,手还轻轻颤抖着,压根就没办法端稳水杯。

    阮诗诗心头一紧,连忙伸出手,将水杯端起来,看向喻以默,咬了咬牙道,“我喂你喝。”

    刚才喻以默虽然没发话,可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她要是再不主动点,那就是她不识趣了。

    接着,她端起水杯,缓缓的送到了喻以默的嘴边。

    喻以默没拒绝,而是相当配合的喝了两口。

    房间里的气氛,竟然变得微妙暧昧起来。

    喻以默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喝了几口之后,他淡声道,“好了。”

    闻言,阮诗诗如释重负,连忙将手中的水杯放到了旁边,继续开口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情况怎么样,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看着男人脸色没什么变化,阮诗诗转身正打算走人,可谁知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阮诗诗身子一紧,连忙转头朝他看了过去,“你…干什么?松开……”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拉着坐到了床沿上,紧接着,男人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慢慢响起,“要真的感谢我,就陪我待一会儿。”

    此时此刻,身边有她,这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不科学御兽〕〔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