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18章 谢意这么廉价
    第418章谢意这么廉价

    坐在床边,阮诗诗后背僵直,如坐针毡,连大喘气都不敢出。

    要不是因为这次喻以默舍命救了她,她早就走人了,半分钟都不会多待。

    三分钟后,阮诗诗深吸气,转头看向床上的男人,声音冰冷的没有半点起伏,“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陪他这几分钟,已经是她忍耐的极限了。

    可谁知男人突然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手腕,分毫不让的开口道,“阮诗诗,你的谢意这么廉价,就值三分钟?”

    阮诗诗蹙了蹙眉,一时半会儿说不上话来。

    突然,一股力量将她向后拉,她身子一歪,直接半躺到床上,倒在了喻以默的胸膛间,两个人的距离猛地拉紧,阮诗诗一抬头,都能感觉到男人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额头间,痒痒的,麻麻的。

    她抬眸,对上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胸膛间的心跳一滞,身体突然热了起来。

    这样的距离,是暧昧的距离,只要他微微低头,就能吻上她的额头……

    突然,眼前一黑,阮诗诗感觉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紧接着,男人的唇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瞬间变得微妙起来,阮诗诗浑身僵直,像是被人点了穴位一般,动也动不了了。

    喻以默低头,看着怀间愣神的女人,嘴角的弧度上扬,眼底笑意加深了许多。

    在阮诗诗没有回过神来时,他低头,再次堵上了她的唇,不同于上次,这次的吻柔情而绵长,让人沦陷……

    这一刻,完全是出于本能,没有半点犹豫和后顾之忧,他只想在这一刻吻她,拥有她……

    在他的手紧紧揽住她肩头的那一瞬间,阮诗诗才猛然回神,她下意识伸出手抵在男人胸口,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你……松开我!”

    阮诗诗一慌张,压根就忘了喻以默手受伤的事情,她用力一推,手好巧不巧的推上他受伤的那只手臂,瞬间,喻以默皱起眉头,闷哼声从唇间溢出。

    阮诗诗身子一紧,猛地反应过来,动作一顿,不敢再有后续的动作了,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口,忍不住脱口问道,“碰到你的手了吗?很疼吗?”

    喻以默微蹙眉头,听到她这么说,微微挑眉,眼底掠过了一丝笑意,“担心我?”

    阮诗诗猛地回神,连忙收起脸上的殷切,下意识否认道,“谁担心你!”

    “是吗?”喻以默微微眯眼,像是早就将她看透了一般,别有深意道,“既然不担心我,你脸红什么?”

    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脸颊包括耳尖都染上了一层红晕,粉粉的,好不可爱。

    这句话一出,阮诗诗立刻皱眉,连忙否认,“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在喻以默面前脸红呢!若是五年前的阮诗诗也许还有可能,可现在的她早就过了脸红心跳的年纪了,不可能因为区区一个他就脸红。

    听着女人的否认,喻以默不怒反笑,“我告诉你哪里红。”

    说着,他伸出手轻轻的勾住阮诗诗的下巴,直接吻上了她的脸颊和耳尖。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瞬间,阮诗诗感觉体内生出一团火,熊熊燃烧着她的理智。

    男人的吻细细密密的落下,一下比一下热烈,突然,他一个翻转,直接将阮诗诗压在了身下。

    气氛突然暧昧起来,他们犹如两团火焰,相互影响,相互灼烧。

    阮诗诗咬了咬牙,本想凭着最后一丝理智将他推开,可谁知当男人热烈的唇落下的那一瞬间,所有未出口的言语涌到嗓子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禁锢了五年的欲望,在遇到彼此的那一瞬间,纷纷冲破牢笼,相互缠绵。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撒到屋内,两个人影,一室旖旎。

    阮诗诗做了一场梦,梦中的自己不停的奔跑,直到浑身冒汗,大汗淋漓,她才停下了脚步,最后,她身子瘫软,躺在一片冰凉翠绿的草坪上,大口喘息……

    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很沉,当她看到身旁的男人时,所有的困意在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她竟然和喻以默……

    一股悔意和懊恼涌上心头,与此同时脑海里飞快掠过的场景,正是她和喻以默相拥而动时的激情画面。

    瞬间,她又羞又恼,恨不得抬手狠狠地给自己两巴掌。

    若是她喝醉酒之后做出了这种事情还没什么,可昨天晚上她和喻以默都是清醒的状态,她怎么就没忍住呢?

    阮诗诗咬了咬下唇,转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男人,心下一横,悄无声息的下了床。

    她和喻以默的衣服被胡乱的丢在地上,一片狼藉,不用别人多说,只消看一眼地上的凌乱,就能猜测到现场的激烈。

    阮诗诗咬了咬牙,羞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头都埋进地缝里,她将自己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光着脚蹑手蹑脚的走到玄关处,套上衣服之后,轻轻悄悄地推门出去。

    出了套间,她这才得空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四点半,已经快要到清晨了。

    阮诗诗深吸气,迈开步子朝自己的套间走去,可每走一步,双腿就像是撕裂一般疼痛。

    喻以默实在是太狠了,连着两次压根就不停歇,都快把她的腰给压断了。

    阮诗诗咬了咬牙,快步走向套间门口,刷了卡之后,轻声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再回去,她这一觉睡到了八点多,直到森森和莎莎开门,她这才醒来。

    一觉睡醒,她的身子骨更像是要散架了一般,每走一步,两条腿就不受控制的颤抖两下。

    吃早餐的时候,宋夜安察觉到异常,连忙开口询问,“诗诗,你的腿怎么了?”

    阮诗诗脸上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开口搪塞道,“可能是昨天摔得,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宋夜安闻言,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追问。

    看着男人转头看向旁边的两个小家伙,阮诗诗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她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一震,提示她接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她随手点开来看,看到上面的备注是“喻以默”三个字时,她下意识的后背僵直。

    她深吸气,连忙转身,点开来看。

    “逃跑了?害怕我吃了你?”

    阮诗诗心口一紧,莫名的有些紧张。

    紧接着,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喻以默第二条消息发了过来。

    “今天抽空找我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