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22章 不如先发制人
    第422章不如先发制人

    他的这句话,显然是肯定了喻以默的疑问。

    喻以默面色微沉,眸底泛着冷光,身子向后靠了靠,微微眯眼,“汇报一下他最近的动作。”

    闻言,苏煜成瞬间皱眉,“老喻,你知道这样是违纪的。”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喻以默波澜不惊,垂眸道,“你不说我也能了解到,只是时间问题。”

    苏煜成一听,有些冒火,“你想干什么?就算了解了他的动作行踪,你想做什么?”

    喻以默沉默,一个字都不愿意再说。

    他心里清楚,五年前他没有把洛九爷扳倒,是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地雷,这颗雷,随时会炸,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洛九爷又在江州这片活跃,那他毋庸置疑已经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了,他在明处,洛九爷在暗处,他对他下手,只是迟早的事情。

    与其做被动的那一方,他不如先发制人。

    喻以默抬眸,眼底晦暗不明的看向苏煜成,“你我都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今天不告诉我,明天我可能就会死在他手里。”

    他的语气极冷,苏煜成听着,莫名的觉得后背发凉。

    其实,喻以默没说错,洛九爷这个人,极其阴毒,又极其记仇,当年在喻以默吃的亏,他肯定会报回来。

    苏煜成伸出手,抓起旁边的空杯子,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划过喉咙,瞬间冰凉入胃。

    他皱眉,把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抬眼看向喻以默,“老喻,资料我会给你……”

    话没说完,喻以默就已经了然于心的点了点头,“我明白。”

    说着,他抬手,拍了拍苏煜成的肩头,“放心,我不会让兄弟难做。”

    苏煜成没说话,顿了顿,他又想到什么,抬眼看向他,忍不住开口道,“你何不去找老樊,好好谈谈,当年的事情,向他认个错。”

    这一句话,瞬间驱散了刚刚缓和的气氛,空气顿时变得沉冷。

    喻以默未开口,状似漫不经心看过来的眼神却像是裹着刀片,让人不敢再多说半句。

    末了,他收回手,站起身来,“我不后悔。”

    说完,他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丢下一句话,“还有别的事,走了。”

    五年前,为了救阮诗诗他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和煎熬,如今回头看看,他依旧不后悔。

    男人颀长的身影在酒窖门口消失,苏煜成的眸色却越来越沉……

    离开酒窖,喻以默抵达公司,开了一个简单的视频会议,又签了几份合同,不知不觉中,一下午就过去了。

    到了下班时间,喻以默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抬眼看向窗外,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沉了下来,车位马龙,灯火闪亮。

    傍晚,是他最觉得可以喘口气的时刻。

    可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杜越快步走进来,眉眼间带着几分隐隐的焦急,“总裁,出事了。”

    喻以默转身,“怎么了?”

    “婚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叶小姐割腕了,刚才被紧急送往医院了。”

    “什么!”

    喻以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哪个医院?”

    说着,他大跨步朝外走去。

    “人民医院!”

    两人匆匆赶到楼下,车子已经在大门口等待了,奈何正好赶到下班高峰期,公司前的主干道已经堵成了长龙。

    一路走走停停等等,待他们赶到医院时,叶婉儿已经抢救结束,整个人被送到了监护室观察情况。

    “不好意思先生,病人说她想一个人静一静,不希望被打扰。”

    监护室门口,一个护士堵在门口,拦着喻以默不让他进去。

    喻以默蹙眉,面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一旁的杜越见状,看向喻以默说道,“总裁,我这就给院长打电话。”

    说着,他拿出手机就要做拨号状。

    小护士一听,脸都吓白了,单看面前的男人她就知道他不是等闲之辈,如今又听到要叫院长,她更是不敢因为这点小事就惊动领导,连忙往旁边退了退,“别,别…”

    “你们进去吧。”

    杜越一听,立刻将门推开。

    喻以默没有犹豫,迈开长腿直接走进去。

    一进门,他这才看到床上女人的模样,叶婉儿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宛如一个破碎娃娃。

    看到门口出现的男人时,她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默哥哥……”

    一瞬间,喻以默突然想到了曾经那个久卧病床的叶婉儿,同样的苍白虚弱,经不起半点风寒。

    原本冷硬的心,在想起曾经追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那个小妹妹时,突然软了下来。

    他迈步上前,沉声道,“别动。”

    说着,他的目光掠过女人缠绕着纱布的手,蹙起眉头,深吸气道,“怎么这么傻?”

    语气里多多少少带着几分责怪,可又不敢那么冰冷,生怕又吓到她。

    叶婉儿的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流,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拉住了喻以默的手,“默哥哥,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过,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从始至终,我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你身上,努力变得乖巧,努力讨你欢心,努力成为你合格的妻子,可是你却一直在远离我,我追都追不上……”

    “……”

    叶婉儿说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可怜极了。

    喻以默见状,心口狠狠地疼了两下,曾经的回忆宛若洪水一般奔涌而来,让他越发的说不上话来。

    “默哥哥,我知道你和阮诗诗曾经有过感情,可是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不是吗?她有她的家庭,你有你的家庭,我们各过各的,分明可以很好的……”

    叶婉儿一边说一边哭,肩头耸动,委屈至极。

    喻以默闻言,心口像是堵着什么,上不去下不来,难受极了。

    有不甘,有心疼,更多的是复杂。

    他抬手,抽了两张纸,轻轻的抹去她脸颊的泪水,压低声音道,“是我冤枉你了,我只是太着急想要一个真相了……”

    霍川是叶婉儿之前的忠心下属,如今他出狱,在阮诗诗附近晃荡,让他不由自主就联想到了她。

    “默哥哥,你知道的,我只想跟你好好的,其他人怎么样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人从来都只是你……”

    叶婉儿的一番深情告白,将喻以默心口外侧的一层冰层慢慢融化。

    他握紧女人的手,拧眉垂眸,沉沉道,“是我错怪你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婉儿哭的没力气了,整个人缩在病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喻以默坐在床边,一个人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他看着女人纤细的手腕处缠着的厚厚一层纱布,心头的怀疑也越来越淡。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叶婉儿不惜把自己的命都赌上,看来这次,他是真的错怪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