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29章 不会对他心动
    第429章不会对他心动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前一天,她和喻以默在车上时,她接到了森森莎莎打来的视频电话,那个时候他分明说了改天要和她一起去游泳馆陪他们。

    如今,过来和她一起陪森森莎莎游泳的人不是她,而是宋夜安,他知道了,所以才会这么愤怒的过来把他们绑走。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理由。

    她深吸气,对上男人黑漆漆的双眸,鼓起勇气开口问道,“喻以默,你该不会是心里有我吧?所以见不得我跟夜安一起。”

    喻以默闻言,面色微沉,眼底浮现出几分复杂。

    刚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他心里确实不太舒服,可之后洛九爷挑衅的话更加激起了他的怒火,他只想尽快赶过来确认他们的安全,没想到到头来她竟然这么想。

    他移开目光,淡声道,“你若是这么想,我没什么好说的。”

    阮诗诗闻言冷笑出声,“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有自己的家庭,你也有自己的家庭,除了工作,我们保持距离好吗?”

    说着,她看向前排的司机,语气坚定的说道,“师傅,麻烦把车门开一下,我要下车。”

    司机置若罔闻,一动不动。

    阮诗诗气结,咬了咬牙抬眼看向身侧的男人,语气正经严肃,“放我下去。”

    喻以默闻言,面上没什么波动,开口吩咐司机,“开车。”

    一瞬间,阮诗诗心头的怒火更盛,她咬了咬牙,看向男人质问,“你这样有意思吗?”

    “喻以默,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

    “你看到我们一家人和谐美满,心里不舒服了是吗?”

    阮诗诗气的一股脑吐出这些话,本来是想要故意激喻以默把车门打开的,没想到她一连说了好几句,男人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

    “喻以默,就算你心里有我,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心动的!”

    这句话一出,喻以默面色微变,垂眸朝她看去,视线正好扫过女人白花花的胸脯。

    经过她刚才的一阵闹腾,她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敞开,露出她半个香肩和修长光洁的脖颈。

    喻以默眸色沉了下来,喉咙一阵发紧,女人刚才的话激起了他的胜负欲,他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拉向自己。

    阮诗诗没有防备,再加上整个人又轻,直接被拉着扑到了他的胸口,她一惊,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没缓过神来,几秒后,她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谁知男人的大手已经压在了她的肩头,她压根就坐不起来。

    心头浮现出几分担忧和心慌,“松开我……”

    此时此刻,他衣衫整齐,而她则是一身,胸口胳膊还有两条长腿都光光的暴露在空气中,被他的眼神盯得后背发凉。

    喻以默蹙眉,突然凑近她耳边道,“我还挺好奇你究竟会不会心动。”

    男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带着几分淡淡的威胁,瞬间让阮诗诗乱了阵脚。

    紧接着,喻以默不知道按下了什么机关,车前排和后排中间突然有一块挡板慢慢升了起来,茶色的单面玻璃,正好阻挡了前面司机的视线。

    阮诗诗一惊,压根就没想到他的车上还有这样的装置,她身子一抖,还没来得及坐起身,小腰就已经被男人的手臂圈住。

    突然,他胳膊收紧,她整个人被抱紧,两人身体间的缝隙瞬间没了,每一处都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感受到两层布料之下男人发烫的肌肤,阮诗诗恍然醒悟,自己这是上了贼船了!

    她咬紧牙关,又气又恼,强作镇定沉声道,“喻以默,你敢对我做什么,我跟你没完!”

    喻以默冷哼,丝毫没有被她的威胁影响到,他的另一只大手附上她光洁的后背,沉沉道,“又不是没做过,怕什么?”

    男人的话带着极强的暗示,让她瞬间红了脸。

    下一秒,她的两只手被男人的一只大手扣紧,压根动弹不得,紧接着,他垂眸俯身,直接堵上了她柔软的娇唇。

    “你……起来!”

    阮诗诗皱眉拒绝,可是剩下的话被他通通堵住,她紧扣牙关,他不慌不忙的吸吮她的唇瓣……

    没一会儿,阮诗诗身体不由自主的火热起来,像是中了毒一般,身子轻轻发颤。

    迷迷糊糊之间,她忘记了拒绝,忘记了反抗,所有的排斥都在他的攻势之下化成了一滩水。

    朦胧中,男人覆上她胸前,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心跳这么快,还说不心动?”

    那一瞬间,阮诗诗脑海里紧绷着的那根弦“嘣!”的一声断开了……

    其实,骗得了别人,骗不了她自己,每每见到他时的心慌,不由自主的担忧,还有对他不受控制的在意,都让她不得不承认,喻以默始终占据她心中一席之地。

    就在两人的最后理智沦陷的那一瞬间,车子突然一顿,停了下来。

    阮诗诗身子一麻,脑海里理智回归,猛然间清醒了几分。

    喻以默蹙眉,视线从女人身上移开,看向窗外,这才发现车子已经抵达西桥园门口。

    阮诗诗连忙拉开两人的距离,拉过男人的西装外套裹在自己身上,连忙道,“放我下去。”

    喻以默冷静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按下按钮,将挡板降了下来,吩咐司机,“开门。”

    司机闻声,立刻开了门锁。

    阮诗诗连忙推开车门下了车。

    如果再晚几分钟,恐怕她就已经沦陷的不能自已了。

    她咬了咬唇,下了车立刻转身抬眼看向后面的那辆车,她迈步走上前,看着森森和莎莎安然无恙的从车上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没事吧?”

    阮诗诗有些紧张的上前,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揽入怀中。

    “没事,叔叔对我们特别好……”

    “是啊,杜越叔叔特别好……”

    两个小家伙你一句我一句的夸奖杜越,阮诗诗抬眼,看到杜越站在一旁微笑,心里的担忧这才消减了几分。

    她深吸气,拉着森森和莎莎,放轻声音说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两个小家伙懂事的和杜越说了再见,然后听话的跟着阮诗诗一起走进了西桥园。

    回到家里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紧绷的神经这才慢慢舒缓了许多。

    带着小家伙回卧室换了衣服,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包包和手机都落在游泳馆了!

    另一边,游泳馆里。

    宋夜安回到游泳馆,看着泳池边议论纷纷的众人,找了一圈都没看到熟悉的人影,心头浮现出几分担忧来。

    旁边的教练走过来,看着他欲言又止,“宋先生,刚才……”

    宋夜安拧眉,放下手中的果汁,“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怎么他一回来,诗诗和两个小家伙都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