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30章 新帐旧帐一起算
    第430章新帐旧帐一起算

    男教练面露难色,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同他讲清楚,旁边的女教练走上前,建议道,“让他去看监控吧。”

    宋夜安眉头紧锁,向来温和的面容浮现出几分冷意,立刻迈步跟上教练去了监控室。

    十几分钟后,他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大手不知不觉的握紧成拳,抬手狠狠地砸向桌面。

    “砰!”的一声响,吓的旁边的工作人员脸色都白了,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劝他。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感情纠缠,最让人说不清,况且还是婚后,谁这个时候劝他就是在火上浇油。

    片刻后,宋夜安慢慢回归冷静,他深吸气,转而看向旁边的教练,沉声道,“多谢。”

    丢下这句话,他迈开步子,快步走出监控室。

    之前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阮诗诗不离开他,他愿意慢慢等,可现在,喻以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招惹他名义上的妻子,他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既然喻以默不给他面子,那如今正好新帐旧帐一起算一算!

    回公司的路上,喻以默拿着平板,看了看一些会议资料,可是不知为何,平时十分钟就能看完的东西他花了二十分钟还是没看完。

    他抬手摁了摁眉心,有些烦躁的将平板丢到一边。

    顿了顿,他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老苏,来公司找我一趟。”

    如今有些事情,已经变得复杂了,为了保证阮诗诗和森森莎莎的安全,他必须要提前做准备才行。

    很快,车子抵达目的地,停在喻氏大厦门前的台阶下。

    喻以默推开车门下车,迈步朝门口走去。

    谁知刚走到门口,旁边突然冲过来一道黑影,紧接着,他胸前的领口就已经被人一把抓住了。

    宋夜安双目发红,眼底带着深深的怒意,手劲大的出奇,“你把诗诗带到哪了!”

    喻以默微微蹙眉,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看着面前的男人,眼底掠过了一丝嘲弄。

    每次在阮诗诗有危险的时候,宋夜安似乎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宋夜安捕捉到他眼底的情绪,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一般,心头的怒火更盛,“喻以默,你就这么喜欢招惹别人的妻儿吗!”

    他声音很大,足以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旁边来来往往的都是喻氏集团的员工,看到自家总裁被人拽领口,自然忍不住多看几眼。

    如今又听到宋夜安喊出这样劲爆的消息来,对他们这边更是纷纷侧目。

    杜越从后面走上前,看到这种情况,立刻上前劝阻,可奈何宋夜安正在气头上,压根就不听劝,死活不肯松手。

    “回答我,你把诗诗怎么了!”

    喻以默眸色微沉,冷声道,“带他们去了安全的地方而已,宋总没必要这么失风度。”

    “安全的地方?”宋夜安冷嘲,“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你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话一出,喻以默脸色猛地阴沉下来,眼底掠过黑压压的怒意,他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

    眼看着两个男人的战争就要一触即发,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带笑的男声,“怎么了这是?”

    苏煜成笑着走上前,伸出手覆在了宋夜安揪着喻以默领口的拳头前,开口劝道,“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这种场合动手,是真的不打算要面子了?”

    他这么说着,宋夜安依旧没有要撒手的意思。

    苏煜成笑笑,继续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自己不要面子就算了,想想家里那位,还有两个五岁大的孩子,要是真的闹上了新闻,对谁影响最不好呢,你们心里应该都清楚吧?”

    苏煜成轻飘飘的两句话,顿时让宋夜安面色微微一变。

    刚才怒意涌上头,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一层面,如今听苏煜成一说,他才意识到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受影响最大的是阮诗诗和森森莎莎!

    他不愿意他们受到网络的猜疑评判,更不想让这件事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抬眼,目光冰冷的看了喻以默一眼,这才松开了手。

    苏煜成笑笑,如同和事佬一般,“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找个房间,坐下来好好谈谈,宋总,这个时间你总有吧?”

    宋夜安眸色阴沉,没有说话。

    十分钟后,他们三个人抵达办公室旁边的会客厅。

    房门关上,苏煜成自觉的走到一旁坐下,完全充当透明人,把谈话的空间留给他们。

    喻以默不急不缓的坐下,伸手替宋夜安倒了一杯茶,推到了他面前,轻声道,“宋总,我们之间没必要闹得这么僵。”

    宋夜安眸光冰冷,压根不吃这一套,“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招惹我的妻儿?”

    喻以默沉声道,“招惹算不上,只是看不下去出手帮一把而已。”

    如果今天洛九爷真的想对阮诗诗和森森莎莎下手,宋夜安就算在旁边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你什么意思?”

    喻以默轻笑,眼底浮现出丝丝嘲弄,“在我的印象中,你似乎从来都没有做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职责。”

    这一句话,宛如一把火,瞬间将宋夜安的火气重新点燃。

    在他开口之前,喻以默的面色已经回归严肃,一字一句的冷声道,“莎莎被蛇咬,阮诗诗从马上跌下来,哪一次你保护到她们了?宋夜安,你真觉得你身为丈夫身为父亲很合格吗?”

    一句话,宛若一把锋利的匕首,快准狠的刺入他的心口。

    喻以默口中说的,正是他每每想起都会觉得心虚的地方。

    仿佛不管哪一次,他都会比喻以默慢半拍,这是他的心结,更是他不愿意说明的耻辱!

    “你能确保以后再发生任何意外之前第一时间赶到他们身边保护他们吗?”

    “……”

    宋夜安皱眉,喉头一紧,说不上话来。

    他想要说出“我能”两个字,可这两个字在他的舌尖滚了滚,终是没有足够的底气和硬气说出来。

    宋夜安攥紧拳头,几秒后冷声反问,“那你又以什么身份出现在我的妻子孩子身边?”

    喻以默毫不犹豫的说道,“就以我是他们的老板,我有责任保证手下员工的安全。”

    宋夜安否认道,“森森莎莎的拍摄任务已经结束了,合作结束,你现在算不上是他们的老板。”

    闻言,喻以默微微眯眼,面色有些微妙的变化。

    几秒后,他淡声开口,“看来,阮诗诗还没有告诉你她接了我们公司公益短片的工作。”

    “什么?”宋夜安拧眉,面色突然变得严肃。

    喻以默轻声补充,“这项工作下周推进,预计一个月完成。”

    宋夜安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阮诗诗和喻以默签了新的合作,又怎么会不告诉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