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33章 相信我就好
    第433章相信我就好

    整个后备箱血淋淋的,宛如凶杀现场,一只死相极惨的猫躺在后备箱里,两只眼睛被挖了出来,丢在一旁。

    阮诗诗完全没想到一打开后备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她身子阵阵发抖,两只手捂着嘴巴,喉头发紧,发不出声音来。

    她咬了咬唇,痛楚让她自己更清醒了一些,她再抬眼看去,这才发现后备箱里除了那只死猫之外,还有一张熟悉的卡片,她来不及看清楚上面的字,眸光扫到右下角的蜘蛛网标志,身子瞬间僵硬了几分。

    又是这个标志!

    策划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她移开目光,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直接将后备箱的抬盖扣上,脚下发软的向后退了几步。

    一股恐惧感打心底油然而生,丝丝雨滴飘落在她身上,让她身体从内而外都凉透了。

    突然,她想起几天前在游泳馆里发生的事情,当时喻以默面色严肃的赶过来,二话不说就带他们离开,还说那里不安全……

    当时对于喻以默的话她还压根不信,可是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古怪事情让她不得不相信了。

    难道,她真的是被什么恐怖组织盯上了不成?

    那照这么说,处在危险之中的人不只是她,还有森森莎莎,甚至还会有阮教授和刘女士。

    这么一想,阮诗诗心里更是紧张,她连忙拿出手机,手微微颤抖的拨了一通电话。

    这个时候,她能找的人也只有喻以默了!

    很快,那边电话接通,听到男人低沉坚定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时,阮诗诗鼻子一酸,声音都有些哽咽,“喻以默……”

    所有话堵在她的嗓子口,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那头的男人察觉到她的异常,立刻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阮诗诗咬了咬唇,“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她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男人沉沉的声音,“地址发给我。”

    不出半个小时,一道黑色的车影穿越马路,直接停在了阮诗诗车子的前方。

    车上的男人面色冷峻,二话不说立刻推开车门下车,他那双尖锐有神的眼睛扫视四周,迅速锁定躲在树下的阮诗诗。

    外面下着小雨,虽然不大但是很密,阮诗诗躲在树下躲雨,头发已经湿的贴着脸颊,她两只胳膊搂着腿,缩成小小一团,看着好不可怜。

    喻以默的心口猛地收缩,他微微蹙眉,压根顾不上外面的雨,直接迈步朝她走了过去。

    紧接着,他宛如天神一般突然降临在她面前,他俯身,伸出手帮她擦去脸上的雨水,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那一瞬间,阮诗诗心头的心酸,疲惫和畏惧顿时消散了几分,她抬头,下意识伸出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角,“后备箱里……”

    喻以默闻言,二话不说,抬脚走向后备箱,他伸出手抬起了后备箱抬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立刻拧起眉头,眸色沉了下去。

    他蹙眉,面色阴沉的有些可怕,目光掠过放在旁边的那张卡片上,脸色阴郁的有些可怕,

    他伸出手,拿起那张已经沾染了猫血的卡片,目光掠过上面的一行字。

    “阮小姐,既然你不喜欢鲜花,那我们就来点刺激的。”

    右下角同样有一个蜘蛛网的标志。

    他攥紧拳头,指节咔啪咔啪作响,立刻将卡片揉成团,丢到一旁。

    突然,身后传来女人微微颤抖的声音,“我是不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喻以默深吸气,转过头朝她看去,一字一句的说,“放心,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阮诗诗深吸气,心头的恐惧感还没消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看他的反应,听他的语气,他应该是知道什么才对。

    喻以默闻言,转过身来,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如果告诉你,你会更危险,所以,什么都别问,相信我就好。”

    男人的话宛如一针强心剂,让阮诗诗提到嗓子口的心倏地落地,多了几分安心。

    她深吸气,对上男人沉黑的眸子,冲他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喻以默微微颔首,从旁边杜越手中接过一把伞,撑在阮诗诗头顶,吩咐道,“让司机开她的车去洗车店。”

    杜越立刻应下,去通知司机。

    喻以默垂眸,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女人,心头多了几分怜惜,放轻声音道,“要去哪里?我送你去。”

    阮诗诗闻声回神,这才突然想起来安安还在等她,她连忙拿出手机,果然看到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诗诗抬眼看向喻以默,“能不能送我去崇光广场?”

    “嗯。”

    阮诗诗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走向自己的车,从后座将替宋韵安准备的礼服拿了出来,跟着喻以默上了他的车。

    前往崇光广场的路上,她给宋韵安发了条消息,之后就没怎么说话,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个血腥画面,心情莫名低沉。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喻以默动了动唇,打破寂静,开口问道,“去崇光广场找谁,宋夜安?”

    阮诗诗轻声道,“安安。”

    话音落下,坐在驾驶座正在开车的杜越面色微微一变。

    之后的一路上,车厢内的气氛变得更加静默。

    很快,抵达崇光广场,车子刚在路边停稳,阮诗诗回头,看向身侧的喻以默,心头一动,想要开口道谢。

    接到她的电话第一时间赶过来,安排自己的司机去给她洗车,还把她送到崇光广场……这些事,她确实应该谢谢他才对。

    没等她开口,喻以默似乎已经看透了她的心思,挑了挑眉,淡声道,“口头的谢谢就算了,想想怎么用实际行动报答我。”

    阮诗诗被堵的说不上话来,顿了片刻,权当做没听到,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前脚刚下了车,紧接着杜越就跟着下了车,撑着伞朝她走过来,将手里的另一把伞递了过来。

    阮诗诗伸手接下,随口道谢,看着杜越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阮诗诗轻声开口,“还有什么事吗?”

    杜越犹豫了一瞬,这才开口道,“我想跟你谈一谈安安的事。”

    听到杜越提起安安,阮诗诗心下一沉,心情有些复杂。

    其实她早就想找个机会和杜越谈一谈了,奈何一直都没时间。

    如今安安即将出国巡演,如果现在再不说,恐怕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阮诗诗正了正面色,一本正经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杜越拧眉,开口道,“为什么安安会这么排斥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