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疯狂进化的虫子〕〔仙尊归来〕〔都市之仙帝归来〕〔暖婚蜜爱:天价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小阁老〕〔长生〕〔最强仙医奶爸〕〔好孕连连:总裁爹〕〔系统的超级宗门〕〔幽冥真仙〕〔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34章 心里有她吗?
    第434章心里有她吗?

    五年前宋韵安提分手,莫名其妙的没有理由,如今他们再相遇,宋韵安也总是想方设法的逃避他。

    阮诗诗深吸气,开口问道,“你心里有她吗?”

    杜越没有片刻犹豫,目光坚定的点头,“有。”

    若是心里没有她,他没必要五年了还一直单身。

    “那五年前你生日那天,为什么会有一个女生从你家里出来?”

    闻言,杜越愣了愣,“五年前生日那天?”

    记忆如同洪水一般涌来,片刻后,杜越回想起什么,他深吸气,看向阮诗诗问道,“她看到了?”

    阮诗诗不置可否。

    正是因为安安当初看到一个女生从他家里出来,从此之后她心里就有了疙瘩。

    杜越眼底闪过了一丝波动,将当时的情况同阮诗诗一五一十的讲清楚,末了,他看向阮诗诗,一字一句的道,“能不能带我去见安安,我想亲自跟她解释清楚。”

    没想到,当时阴差阳错一个小小的错误,竟然让他和宋韵安分开了五点多!

    看着男人真挚的眼神,阮诗诗心软了几分,她深吸气,犹豫之后,点头应下,“行吧。”

    之前杜越都帮过她很多次,她记得他的恩情,况且这事牵连着自己闺蜜的幸福,她不想看着他们彼此错过。

    杜越眸光一亮,眼底闪过几分惊喜,“那我跟总裁说一声。”

    他话音刚落下,后排车门突然被人推开,喻以默起身下车,淡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阮诗诗愣住,惊讶的朝他看了过去,难道刚才她和杜越说的那些话都被喻以默听到了?可他不是坐在车里吗?

    她一回头,看到后面降下来一半的车窗,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喻以默就已经降了车窗,听了他们的对话。

    阮诗诗心里有些气恼,可一想到喻以默是杜越的上司,他不发话,杜越也去不了,她只好将涌至嘴边的不满给咽了回去。

    喻以默从车里拿出一把黑色的大伞,不紧不慢的撑开,转而看到阮诗诗的表情,微微扬眉,开口问道,“怎么,不想让我去吗?”

    阮诗诗闻言,心头一惊,表面上却撑起笑容,开口道,“喻总应该有很多工作吧,你要是忙的话就先去忙。”

    话说的委婉,但是意思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跟着去。

    原本她和宋韵安约定好的两人聚会,多了一个杜越是情有可原,可是喻以默也跟着去,那场面岂不是要尴尬死?

    虽然对她的意思心知肚明,喻以默却毫不在意,声线清冷的道,“没事,那些工作推了就好。”

    说着,他撑着伞,迈步向前走去。

    阮诗诗顿时无话可说,看着男人坚决的背影,只好将拒绝的话收了回来。

    也就只能让他跟着了。

    抵达和宋韵安约定好的餐厅门口,阮诗诗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男人,莫名的有些心虚。

    她迟到了快一个小时不说,如今一声招呼不打就带着这两个男人和宋韵安见面,安安肯定会气死的。

    算了,横竖都是一死,还是进去吧!

    阮诗诗咬了咬牙,推门进去,找服务生报了安安的名字,就被领到了二楼。

    二楼相比一楼大厅静谧很多,环境幽静,卡座之间隔有一定距离,灯光幽暗,装饰清雅,很适合情侣约会或是闺蜜聊天。

    她扫视四周,一眼看到了宋韵安所在的位置,正巧安安抬头。

    一看到她,宋韵安眼底闪过光亮,立刻冲她招手,可当她看到阮诗诗身旁的两个男人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感受到宋韵安的目光,阮诗诗深吸气,硬着头皮走上前。

    宋韵安瞪大眼睛问道,“诗诗,这什么情况!”

    阮诗诗咬了咬唇,“我……路上发生了点事,正好遇到他们,为了道谢,我就带他们一起来吃个饭。”

    宋韵安的脸色就像是调色板,一阵红一阵白的,末了,她看了看喻以默和杜越,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默许了。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微妙,点餐之后,阮诗诗轻咳两声,打破尴尬,轻声道,“安安,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说着,她将旁边的盒子递上前。

    宋韵安接下,打开盒子一看,眸光一闪,面色缓和了许多,“礼服?”

    阮诗诗笑着点头,“我去珍妮弗那里给你挑的,独一无二,只有一条。”

    宋韵安顿时心情大好,提起礼服一看,开口道,“完全是我的审美!”

    慢慢地,气氛缓和了许多,很快,菜上齐了,杜越在一旁时不时送上纸巾,挪动餐盘,氛围还算和谐。

    饭局进行到一半,宋韵安拿来菜单又点了几个菜,目光瞄到酒水单,抬眼看向开口道,“要不要喝点酒?就当是庆祝一下。”

    阮诗诗刚要答应,坐在他们对面的杜越突然开口问道,“庆祝什么?”

    宋韵安扫了他一眼,面色沉了几分,冷冷道,“跟你又没什么关系。”

    原本还算缓和的气氛,因为她这么一句话,瞬间冷了下来。

    宋韵安不以为然,直接招手叫来服务生,指了指酒水单上最上面的两个,开口道,“这两个各上一个。”

    说着,她转头看向旁边的阮诗诗,“这次不喝,下次再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她话音刚落,杜越的面色突然沉了几分,他伸出手,直接按住那份菜单,面色严肃的看着宋韵安,“什么意思?”

    他足够敏锐,不等安安回答,就又接着问道,“你要去哪?”

    宋韵安冷冷地看向他,“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她坚定的语气让杜越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站起身,目光坚定的看着她,深吸气道,“安安,我们两个单独谈谈。”

    宋韵安想都没想,直接拒绝,“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着,她将菜单往前一推,谁知菜单正好碰到旁边的果汁杯,杯子一倒,橙汁顿时泼到了她身上。

    阮诗诗一惊,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僵,她连忙拿起纸巾替宋韵安擦了擦,轻声道,“快去洗手间擦一下,我陪你去。”

    宋韵安皱了皱眉,白了对面的杜越一眼,立刻起身道,“好。”

    阮诗诗正要跟着过去,谁知刚站起身,对面就有一只大手伸了过来,直接拉住了她的手。

    她惊讶的抬眼看向喻以默,只见他微微侧头,冲杜越抬了抬下巴。

    杜越立刻会意,起身迈步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离开,阮诗诗这才明白喻以默的用意。

    没想到,他对于自己手下的事情,倒还挺上心的。

    注意到女人观察自己的目光,喻以默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动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