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35章 你敢威胁我?
    第435章你敢威胁我?

    听着男人半开玩笑的语气,阮诗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冷道,“喻以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

    闻言,喻以默不怒反笑,眼底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他似乎心情很好,招手叫来服务生,拿起旁边的菜单,淡声道,“想喝酒,我陪你喝。”

    说着,他动作利落的点了一瓶红酒。

    阮诗诗愣了愣,看着他点好将菜单递给服务生,这才缓过神来,“谁说我想喝酒了?”

    刚才安安问她的时候,她心里确实是想喝的,可是话还没说出来杜越就开口了,那喻以默又是怎么看出来她想喝酒的?

    喻以默轻笑,声音透着几分慵懒,“我说的。”

    阮诗诗正要开口,谁知喻以默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上面跳动着两个字,“张总。”

    阮诗诗不经意扫了一眼,看着他不紧不慢的将电话挂断,继续若无其事的喝酒。

    阮诗诗忍不住疑惑的问出口,“不接?”

    刚才那个显然是工作电话,没想到喻以默竟然会这么坚决的挂断。

    在她的印象里,五年前的喻以默一切都以工作为重,可现在……

    喻以默应声,“嗯。”

    看到女人眼底的疑惑时,他微挑眉头,“干嘛这样看我?”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摇了摇头,轻声感叹,“我一直都以为你把工作放在首位的……”

    男人悠悠开口,“工作没有得力助手的姻缘重要。”

    闻声,阮诗诗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喻以默竟然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她笑着脱口而出,“五年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话刚出口,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没那么容易收回。

    五年前的事情是最尴尬最敏感的话题,她一直都在避免提起,可没想到刚才还是不小心说出来了。

    喻以默眼底闪过了一丝波动,面上没有太大变化,他轻声道,“五年前,我还不懂珍惜,但是现在,我懂。”

    说着,他黑漆漆的眸子定定的看向对面若有所思的女人。

    几秒后,他悠悠开口,“毕竟比工作重要的人还有很多。”

    阮诗诗闻声,心头重重的一沉,她垂眸,盯着面前的桌面,心情有些奇怪。

    能够让喻以默说出这样话的人,恐怕也就只有叶婉儿了。

    叶婉儿对于他来说,永远都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

    心头浮现出一股苦涩,阮诗诗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正好服务生端着红酒上来,这才掩盖了刚才的尴尬。

    与此同时,餐厅的女洗手间内。

    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杜越堵在门口,和宋韵安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退步。

    宋韵安气的不行,“杜越,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脸皮这么厚了?闯女洗手间这种事都干的出来!”

    杜越一脸正气,没有半点尴尬和不适,“为了你,我无所畏惧。”

    宋韵安冷笑,听她这么说着,心头的怒火更盛,“这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杜越深吸气,语气坚定的开口道,“五年前,你看到的那些是误会,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宋韵安一愣,有些慌了,“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女生名叫方珊珊,我们从小认识,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但是我妈想让我和她在一起,我一直都没同意,那次她去我家,是因为前一天我妈来江州,带她一起来的,硬生生把她塞到我家住了一晚,但是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第二天一早我就立刻把她送车站了。”

    杜越像是汇报工作一般,一股脑的将所有的事情一口气说了出来。

    宋韵安站在原地,看着男人认真的神色,她半信半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五年前,当她看到他和一个女生从他家楼道里出来时,当时脑子都乱了,这五年,她一直都以为是他背叛了她,如今听着他的解释,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安安!”杜越着急地上前一步,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对你从没说过半句假话!”

    “安安,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我们何必要折磨彼此呢?”

    “……”

    宋韵安心情复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片刻后,杜越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安安,我们重新开始吧。”

    宋韵安心头一动,动了动唇,有些犹豫。

    看出她的犹豫,杜越上前一步,轻轻揽住她的肩,轻笑着道,“给我这次机会,更何况,我还知道那么多你的秘密,起码因为你,我一直都保守着那些秘密。”

    喻以默是他的上司,但是为了宋韵安,他第一次有了私心,对他有了隐瞒。

    宋韵安闻声,眸光一动,抬眼看向杜越,开口道,“你会把那件事说出去吗?”

    关于森森莎莎身世的那件事,无论如何她也要替阮诗诗保守住秘密才行。

    看到女人的情绪终于有了点变化,杜越勾起唇角,有心逗她,轻声道,“看你表现,如果你答应跟我重新开始,我会保守秘密,如果你……”

    宋韵安闻言,面色一变,立刻伸出手将他推开,气呼呼说道,“杜越,你敢威胁我!”

    看到她因为生气而生动了许多的小脸,杜越低声轻笑。

    相比宋韵安对他冷冰冰的,他倒是更愿意看她生气的模样。

    宋韵安全然没看出他是在故意逗她,气的脸色都青了,忍不住骂道,“杜越,你混蛋!”

    说着,她的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砸向男人的胸膛,下一秒,杜越伸出手,手掌一下子包住了女人小小的拳头。

    宋韵安身子燥热,脸颊也气红了,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你真要告诉喻以默?”

    杜越勾了勾唇角,点点头道,“你不答应就告诉。”

    “你敢!”

    杜越眼底笑意加深,心头心思一动,放开了她的手,竟然真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宋韵安一惊,没想到他竟然动真格了,她心口一慌,立刻跟着出了洗手间,迈步追了上去。

    男人腿长步子大的,她步子又急又慌,勉强追上,压低声音开口问,“杜越,你想干什么!”

    杜越置若罔闻,迈步直接朝喻以默和阮诗诗的位置走去。

    宋韵安彻底乱了阵脚,眼看着越走越近,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

    杜越走到卡座旁边,这才停下了步子,目光直直的看向喻以默,“总裁,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话音刚落,跟上来的宋韵安闻声,脸色瞬间变了,可当着喻以默和阮诗诗的面,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她如果说错了什么话,情况只会变的更糟糕!

    阮诗诗抬眼,看到宋韵安极度紧张的神色,心头不由自主的升出一阵疑惑来。

    杜越要说的究竟是什么事,竟然会让宋韵安怕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