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36章 比女人变卦还快!
    第436章比女人变卦还快!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杜越身上聚集。

    最紧张的,莫过于是宋韵安了。

    喻以默不紧不慢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淡声道,“要说什么?”

    宋韵安两只手握紧,手心不住的往外冒汗,紧紧的盯着杜越的嘴唇,大脑在飞速运转。

    她要怎么阻止他!

    就在这时,杜越轻声开口,“我想请几天假。”

    接着,他回头朝宋韵安看了过去,唇角微扬,“打算好好陪一陪女朋友。”

    “女朋友”几个字宛如一道雷,击的宋韵安大脑一片空白。

    几秒后,她猛然回神,连忙开口否认,“谁是你女朋友!”

    杜越不慌不忙的笑着,轻声反问,“不是吗?”

    对上杜越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宋韵安喉头一紧,说不出话来。

    如果她说不是,只怕杜越会把那件事说出来了,他这分明就是暗戳戳的威胁!故意在喻以默面前这么说!

    宋韵安气的咬牙,却又像哑巴吃了黄连一般,吐也吐不出来,说也说不出口,她抬眼看向阮诗诗,看着她脸上纯良的笑容,心头瞬间软了下来。

    就算是为了替阮诗诗保守这个秘密,她也不得不答应了。

    她深吸气,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杜越见状,唇角勾起,伸手想去拉宋韵安的手,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来。

    喻以默坐在那里,眸底浮现出几分笑意,淡声道,“准了。”

    杜越笑笑,冲他和阮诗诗笑了笑,“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伸出手拉住宋韵安,眸底闪着光亮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宋韵安不情不愿,被他半拽着走,“去哪啊?”

    杜越难掩欢愉,宋韵安别别扭扭,两个人宛如闹了别扭刚刚和解的情侣,有趣又可爱。

    阮诗诗抬眼,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唇角。

    她看得出,宋韵安对杜越还是有感情的,而杜越如同一个情窦初开刚刚恋爱的大男孩,所有的喜爱和在意都明明白白的写在眼底,摆在脸上。

    “羡慕?”

    对面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阮诗诗这才微微回过神来。

    她深吸气,收回目光,看向喻以默,淡声道,“羡慕又怎么了?”

    喻以默挑眉,像是故意一般开口问道,“怎么?宋夜安给不了你恋爱的感觉?”

    这话一出,阮诗诗面色顿时青了几分,她冲喻以默翻了个白眼,“跟你没关系。”

    说着,她端起酒杯,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一板一眼的说道,“晚餐结束,再见。”

    说着,她迈开步子就朝门口走去。

    宋韵安和杜越都走了,她才不愿继续跟喻以默两个人独处,他随口说的一句话都能呛死她。

    她才刚走了两步,身侧就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送你。”

    阮诗诗直接拒绝,“我坐地铁。”

    “那我陪你。”

    阮诗诗愣住,惊讶的转头看向男人,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一般。

    喻以默竟然说要陪她坐地铁,真的不是她幻听了吗?

    看到她的眼神,喻以默轻笑,淡淡道,“我喝了酒,杜越走了,没人开车。”

    阮诗诗闻言,这才明白过来。

    哪里是他想要送她,分明是他没办法回去了。

    阮诗诗眼底闪过了一丝不屑,什么都没说,只顾着迈步向前走。

    谁知,身侧的男人淡声道,“不过,除了地铁我还有很多选择。”

    阮诗诗一惊,更像是看怪物一般看向他。

    她分明没有说话,可是喻以默竟然像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完全能够摸准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这男人,真是可怕。

    阮诗诗心头一紧,下意识加快了脚上的步子,可谁知喻以默腿长步子大的,走了一会儿,喻以默没什么反应,倒是她累的气喘吁吁的。

    看到女人的反应,喻以默在一旁轻笑,什么都没说,拿出手机,随手点了点。

    走出崇光广场,他们才刚走到路边,阮诗诗正打算往地铁口走去,谁知手臂一紧,被人拉住了。

    紧接着,就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稳稳的停到了他们面前。

    阮诗诗被喻以默拉到车门口,下一秒,整个人就被塞进了车里。

    阮诗诗一惊,看着男人动作利落的从车子的另一边上来,脑海里被问号占据。

    刚才不是说好了要坐地铁的吗?这男人,怎么比女人变卦还快?

    她张了张嘴,还没问出口,旁边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关上车门,淡淡道,“看你太累,就叫了司机过来。”

    阮诗诗一听,有些惊讶。

    喻以默这是在体谅她吗?倒还真的让她有些受宠如惊。

    喻以默给司机报了地址,随后转头朝阮诗诗看过来,眸底带着几分笑意和探究。

    阮诗诗被他盯的浑身发毛,皱眉问道,“有什么事吗?”

    “你看好杜越和宋韵安吗?”

    阮诗诗闻言,更是惊讶,平日里向来严肃不苟的喻以默竟然也会八卦!这还真是让她大跌眼镜。

    几秒后,她深吸气,点了点头,“看好。”

    喻以默轻笑,“反反复复,纠缠不清。”

    阮诗诗皱眉,“你怎么知道?”

    他这笃定的语气,宛如算命大师一般。

    “第六感。”

    阮诗诗冷笑,“笑话。”

    男人的第六感,向来没什么准头可言。

    喻以默挑眉,眸底生出几分玩味,“那不如打个赌?”

    “赌什么?”

    “一个要求。”

    阮诗诗抬眼,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神色,心里突然没底了。

    如果她真的输了,鬼知道他会提出什么要求来,可是,如果她赢了,如果她想要那段视频,他会不会给她?

    看着女人犹豫的神色,喻以默已经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他轻声道,“你赢了,随你提,我都答应。”

    阮诗诗心头一紧,喉咙有些发干,“包括那段视频……”

    男人感受,毫不犹豫的答应,“嗯。”

    阮诗诗心头一喜,深吸气道,“好,那我们打赌。”

    就算是为了赢了这个赌约,她也肯定要跟安安说好,让她短期内不要和杜越分手……

    这样一想,她的胜算也是挺大的。

    看着女人脸上浮现出的愉悦神色,喻以默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没想到,鱼儿这么轻易就上钩了。

    他要是赢了,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要求,至少,要紧紧栓住她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