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43章 坐以待毙吗?
    第3章坐以待毙吗?

    阮诗诗抬头,看了看有一定距离的坑顶,心里有些慌了。

    因为下雨,坑壁又湿又滑,想要上去不是那么容易的,刚才看到喻以默的那一瞬间,她心头刚生出些希望来,没想到还没过几分钟,他们两个就被困在了这里,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阮诗诗深吸气,“我们现在怎么办?”

    喻以默皱眉,伸出手摸出了手机,看着变成灰色的信号格,沉沉道,“等。”

    刚才他们一群人往这边来找阮诗诗,他比他们快一些,按理说,再等一会儿,他们应该也就赶到这边了。

    阮诗诗皱了皱眉,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她在坑里绕着走了一圈,看着坑顶,心里快速搜寻所有可能上去的办法。

    这个坑有两三米高,如果她踩在喻以默的肩膀上的话,还是有可能爬上去的,可就算她爬上去了,那喻以默怎么办呢?

    以她的力量,恐怕没办法把他给拽上来。

    喻以默坐在一旁,半天没动,他抬眼,看着女人焦急的走来走去,淡声开口,“坐下,保持体力。”

    这个时候,着急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他们要考虑到最坏的打算,所以,保持体力是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阮诗诗被他这么一说,身子一顿,立刻听话的坐了下来。

    她浑身湿透,而四下都是湿乎乎的泥土,可现在,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好席地而坐。

    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可知道他在身边,她心头莫名多了几分安心。

    可没一会儿,安心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冷意慢慢地包裹住她的身体,她的身子由里到外,一寸一寸都凉透了。

    山里的夜晚,本就是冷的,再加上下雨,能量消耗,她的身子更是没有半点热气。

    就在她冷的快要没知觉的时候,黑暗中,旁边的男人突然开口叫她的名字,“阮诗诗。”

    听到声音,阮诗诗停滞了几秒,这才回过神来,应声,“嗯?”

    虽然只是一个字,可喻以默还是听出了她声音中的颤抖,他朝她的方向伸出手,触碰到她手臂时,这才慢慢握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往自己这边拉。

    阮诗诗已经被冻的大脑迟缓了,竟也没反抗,顺从的朝他靠近,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暖意时,她更是像是一只小猫一般往他那边又靠近了些。

    喻以默心头一紧,莫名的有些呼吸错乱,他伸出手臂,直接将女人圈入怀中。

    他的身子也不算热,可是这个时候,两人依偎在一起,不管是从心理还是身体上来讲,都会更好一些。

    感受到从男人身上传来的阵阵暖意,阮诗诗深吸气,身体慢慢地有了些知觉,她摸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心口发沉。

    现在,还没到深夜,可是气温已经这么低了,如果今天他们一晚上都待在这里,恐怕会被冻出毛病的。

    阮诗诗打了个哆嗦,“喻以默…我们真的要这样坐以待毙吗?”

    闻言,男人身子微微直了些,没有立刻回复。

    其实,刚才他也在想这个问题,这样漫无目的等下去,如果他的手下和高导演他们没有来这里,那他和阮诗诗又该怎么办?

    不行,必须要做出点什么才行!

    喻以默深吸气,收回自己的手,动了动身子,深吸气道,“你踩着我的肩膀先爬上去,然后再想办法。”

    阮诗诗犹豫了一瞬,慢慢站起身,心里依旧拿不定主意,“那我一个人上去了,你怎么办?”

    喻以默冷静的开口道,“先上去,不管是想办法把我拉上去还是去求救,都要比我们两个都待在这里强。”

    闻言,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犹豫慢慢消散。

    他说的没错,如果这样等下去,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阮诗诗目光坚定了几分,点了点头,“好,那我先上去。”

    他们一前一后站在坑壁,喻以默半蹲下身,让阮诗诗踩着他的肩膀上去。

    阮诗诗扶住他的肩膀,手掌突然触到了一股粘腻湿热,她一惊,下意识收回了手。

    那绝对不是雨水!

    阮诗诗低头去看,可是黑的看不清什么,可是她却明显的闻到一股血腥气。

    那是血!是喻以默的血!

    阮诗诗一惊,连忙开口道,“喻以默,你受伤了!”

    男人似乎没什么惊讶吃惊的反应,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他扯了扯衣服,淡声道,“我知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他还像是没事人一般,一个“疼”字都没说,可她压根就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突然,有什么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刚才他们掉下来的时候,喻以默调换了他们的方位,最后落地的时候也是他先落得地,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伤口就是在那个时候划到的。

    这里到处都是尖锐的石头,他不仅充当了她的肉垫,自己还受了伤……

    瞬间,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暖意,鼻头一酸,情绪难表。

    就在这时,男人沉冷的声音传来,“上来,听我的安排,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

    阮诗诗心口微颤,于心不忍。

    看出女人的犹豫,喻以默皱了皱眉,心头一冷,冷声道,“怎么,阮诗诗,你就这么想和我死在一起?”

    听他这么一说,阮诗诗心头的犹豫和心疼瞬间消失不见,她皱了皱眉,心下一横,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走上前去。

    亏她刚才还在心疼他,他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踩上男人的肩膀,她伸手抓着坑壁上的植被,借助他的力量向上爬。

    最后,喻以默伸出手,直接托着她的身子,用力往上一推,她整个人才爬到了坑顶。

    上了坑顶,她下意识松了口气,可下一秒,想到喻以默还留在坑里,顿时紧张感重回心头。

    她扫视四周,都没找到什么可以拉喻以默上来的东西,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直接将背包拿下来,将里面带着的几件衣服拧成一股绳,把一头丢了下去。

    “拉着绳子,我拽你上来!”

    事到如今,这是他们自救的唯一办法了。

    可是绳子不够长,她的力量又不够,阮诗诗生怕拉到一半的时候不但没有把人拉上来,反而自己被他的重量重新拽进坑里去。

    阮诗诗咬了咬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外套,一狠心,直接脱了下来,系在一端,准备绑到旁边的小树上。

    可长度还是不够。

    阮诗诗咬了咬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长裤,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下来。

    一时间,除了内衣裤,她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