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45章 势均力敌的对手
    第5章势均力敌的对手

    “总裁,现在怎么办?”

    听到旁边杜越的声音,喻以默这才回过神来。

    他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一些,眉头紧拧,面色沉冷。

    这样的新闻一出,随着网络上风言风语的持续发酵,只怕明天公司那边也会乱成一锅粥。

    当务之急,就是让公关团队去做紧急公关,无论如何也要扭转风评,而他也要连夜赶往市中心,明天一早赶到公司稳定军心。

    片刻后,他冷冷吩咐,“去备车。”

    杜越有些犹豫,视线落在他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上,“可是你身上的伤……”

    “没事,立刻吩咐公关,把消息压下去,我们今天晚上赶回去,商讨应急预案。”

    说着,他拿起旁边准备好的新西装,二话不说迈步朝外走去,刚走了两步,他想到床上的女人,步子一顿,眉头收紧。

    迟疑了一瞬之后,他喉头一紧,吐出了一句话,“明天一早,给宋夜安打个电话,就说阮诗诗出事了,把地址发给他。”

    杜越闻言,眸底闪过一丝诧异,可还是立刻应下了。

    喻以默垂在身侧的手收紧了一些,随后才迈开步子,继续向外走去。

    之所以通知宋夜安,是因为他实在没办法陪在她身边,而阮诗诗身边勉强能靠得住的,也就只有他了。

    做完这一切,他带领手下,直接离开了岱山。

    翌日,阮诗诗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昨天折腾了一天,她几乎快要虚脱,这一觉醒来,除了昨天受伤的地方还有些疼之外,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顿时,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她连忙循着香味走去。

    这是个套间,卧室厨房一应俱全,她刚走到厨房,就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

    走到厨房门口,看着背对着自己忙碌个不停的高大身影,她心头不自觉的“咯噔”了一下。

    突然,男人似乎是有所感应,慢慢转过头来,看到她时,眸光微闪,笑着问道,“诗诗,你醒了?”

    阮诗诗怔愣,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宋夜安,整个大脑完全处于懵的状态。

    怎么是他?

    “你……”阮诗诗深吸气,“你怎么在这儿?”

    昨天去岱山里找她的人分明是喻以默,和她一起掉入陷阱的人也是喻以默,回来酒店一起治疗的也是喻以默,怎么今早醒来,见到的人却是他?

    “今天早上有人给我发消息,说你在岱山出了点事情,我就赶过来了。”

    宋夜安笑笑,耐心的同她解释,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脑袋,安慰的问道,“昨天吓坏了吧?好点了吗?”

    阮诗诗深吸气,慢慢缓过神来,冲他扯了扯唇角,“好多了。”

    宋夜安笑笑,“我做了早午餐,你去洗洗手,马上就能吃了。”

    阮诗诗抬眼,看着丰富精致的几道菜,豌豆虾仁,黄瓜炒蛋,还有紫菜汤,都是她喜欢的菜,为了她,宋夜安从之前那个从不下厨做家务的男人变成了如今会做家常菜的男人,他真的为她改变了很多。

    阮诗诗心口生出一股温暖,笑着点了点头,顺从的转身去洗手,可不知为何,心头竟然划过一丝失望。

    不知为何,找不到原因。

    菜的味道很好,阮诗诗从昨天饿到现在,吃了整整两碗饭,然后才想起家里的两个小家伙她忍不住问道,“森森莎莎怎么样?”

    宋夜安喝了一口水说道,“安安陪着他们去水上乐园玩了,我安排了人陪同,你不用担心。”

    闻言,阮诗诗稍稍放心,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她深吸气,把背包里的手机翻出来,开了机,果不其然,上面有好多个未接来电,大部分都是高导演和喻以默的,都是昨天她还在山上的时候给她打的电话。

    犹豫了一瞬,最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喻以默,他怎么样了?”

    既然宋夜安已经听高导演说了昨天的事情,那他肯定也知道昨天是喻以默去救了她。

    宋夜安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顿了顿,才开口道,“听高导演说已经回市中心了。”

    几秒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喻氏集团最近风波不断,他作为首席总裁,自然是要挑大梁的。”

    说着,他悠悠的喝了口茶,语气就像是讨论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一般。

    阮诗诗的心不自觉的收紧了一些,握着手机,不自觉的滑动新闻。

    果不其然,新闻头条的推送都是和喻氏有关的。

    前段时间喻以默查旗下分公司账目的问题已经演变成了家族内斗,喻以默和喻顾北显然已经成了明面上的对手,虽然媒体和民众都不明说,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

    阮诗诗皱了皱眉,随手翻阅了几条推送,心里有些隐隐不安。

    之前她一直都觉得喻顾北是一个淡泊名利,不争不抢的人,再加上他双腿残疾,常年坐轮椅,她一直都不明白喻以默为什么总是会对他那么苛刻敌视。

    可现在看来,喻顾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她脑海里猛地闪过上次在喻氏集团会议室里喻以默说的那些话……

    那个时候,她觉得喻以默是在胡说,就是在为自己的冷酷无情找借口,可现在看来,一个能够和喻以默势均力敌对抗下去的男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纯良的呢?

    “诗诗,在想什么?”

    突然,耳边传来宋夜安的声音。

    阮诗诗猛地回神,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勾唇笑了笑,摇摇头没说话。

    “诗诗,我前几天出差的时候想了想,下个月,你结束手头的工作,我们去散散心,带着森森莎莎一起,怎么样?”

    阮诗诗心猿意马,随口问道,“去哪?”

    宋夜安抬眼,褐色的眸光闪着温和的光芒,“南法。”

    他早就想带她去了,正好下个月就要到他们当初领结婚证的日子了,虽说他们只是表面夫妻,可他还是想一起度过他们共同的节日。

    阮诗诗抬眼,对上男人那双深情地双眸,心头有些犹豫。

    “好吗?”

    宋夜安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目光里充满了期盼。

    一开始,因为阮诗诗欺瞒他和喻以默签了公益短片的合同之后,他心灰意冷,出去出差了几天,冷静了一下,他发现他脑海里来来回回都是她的面孔,他才意识到,他对她的爱,比想象中要多的多。

    他不能没有她,所以他选择原谅,选择沉默,选择继续陪在她身边,选择继续等下去,直到她融化的那一天。

    阮诗诗心口微动,看着男人深情的目光,终是动摇的点了点头,“好,我们下个月就走。”

    也是时候离开江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