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53章 她是功臣
    第453章她是功臣

    当天下午,江焕辰官方媒体平台宣布,因为行程原因,他们单方面解约,取消了新代言的拍摄任务,表示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一时间,关于江焕辰毁约事件的热度一路向上,直直的盖过了喻氏集团股票跌涨的新闻。

    当即,阮诗诗和高导演开了一个短暂的视频会议,让他通知各位工作人员,明天开工,短片拍摄按原计划进行。

    翌日,到了剧组,经过几天的休息,工作人员的抱怨也消减了许多,在得知林宁和喻氏传媒终止合作之后,大家也都松了口气,全身心投入工作。

    开工第一天的下午,阮诗诗没想到喻以默会过来。

    “这个镜头要再来一遍,调整走位……”

    阮诗诗坐在机位前,看着取景器里的画面,面色严肃认真的指挥场中的演员,殊不知斜后方有一个男人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久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她紧绷的身子放松了几分,随手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两口。

    旁边有人轻唤,“阮导……”

    “嗯?”

    阮诗诗循声转头,谁知正好撞入了男人那双沉黑的眸子中,她心头一滞,心跳加快了许多。

    喻以默站在不远处,眸光轻松慵懒的看着她,嘴角还噙着几分淡淡的笑意,那副模样和表情,着实让她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深吸气,迅速调整脸上的表情,迈步走上去,一板一眼的问好,“喻总。”

    “跟我来。”

    喻以默微微挑眉,目光掠过她,径直转过身去,迈步向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阮诗诗深吸气,犹豫了一瞬,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走进休息室,她转而看了看身后,没有其他人,便开口问,“要不要把高导演叫来?”

    “不用。”喻以默不紧不慢的坐在沙发上,“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不止是有心还是无意,他将“专门”两字咬的很清晰,阮诗诗心头一紧,抬眼看向他问,“找我什么事?”

    喻以默顿了顿,不紧不慢的说,“那天的事情……”

    他还未说完,阮诗诗就已经清楚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上次他们见面,也是在这间休息室里,他严肃异常的叮嘱她要她不要相信任何人,怀疑是江焕辰和喻顾北沆瀣一气,而转眼几天之后,所有的事实证明他是错的。

    阮诗诗深吸气,轻声道,“谁都会有看走眼的时候,我理解。”

    闻言,喻以默薄唇轻抿,“你不生气?”

    阮诗诗深吸气,“这点小事,不值得我去生气。”

    “没其他事的话,我去工作了。”

    说着,她迈开步子就打算走。

    “等等。”喻以默起身,走到她身侧,突然拉住她的手,“我有东西给你。”

    阮诗诗微怔,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黑色丝绒盒子,递给她道,“明天我要出差,生日礼物提前给你。”

    生日礼物?

    阮诗诗一愣,想到日期,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明天就到她的生日了!更让她意外的是,她自己都忘记了,喻以默竟然还记得明天是她的生日!

    她抬头,有些茫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不等她说完,男人直接淡声道,“戴上试试。”

    阮诗诗犹豫了一瞬,伸手接下盒子打开,一条嵌着水滴蓝宝石的项链躺在黑色丝绒布上,如同一颗晶莹剔透的眼泪一般。

    她心头一紧,眸光微闪。

    很漂亮的项链,她很喜欢。

    可半秒后,她猛地反应过来,连忙合上盒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虽然她不懂珠宝,但是像这样的宝石,价格肯定不便宜,更何况,还是出自喻以默之手的。

    喻以默沉声道,“你配得上。”

    闻声,阮诗诗动作一顿,愣在原地。

    紧接着,男人伸手,将项链从盒子里拿出来,绕到阮诗诗身后,替她戴上。

    阮诗诗感觉到脖颈间一凉,垂眸就看到剔透的宝石安静的躺在锁骨之间,闪的耀眼。

    喻以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不要拒绝,这是你应得的。”

    原本喻顾北想要用林宁的事做文章,制造言论让喻氏集团变得更加混乱,可谁知道最后林宁和喻氏传媒直接终止合作,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

    原本的一场舆论战,到头来竟成了一场乌龙,喻顾北那边也只好暂时偃旗息鼓,按兵不动。

    而这场无声的战役中,阮诗诗是功臣。

    对上女人欲言又止的目光,喻以默一字一句的开口,“等我出差回来。”

    等他回来,有话想跟她说。

    说着,他伸出手去拉房门,打算离开。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下意识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等一下……”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男人眉头皱起,被她抓住的手向后缩了一下。

    察觉到不对,阮诗诗低头,看了看喻以默的手臂,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事。”喻以默面色恢复如常,顺势将手臂从她手中抽出来,“短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高导演那边,我会让他……”

    阮诗诗压根无心听他嘱咐,她低头,再看向喻以默的手臂,这才发现他的这只手臂比另一只粗了一圈,像是缠绕了什么东西。

    她皱起眉头,伸出手,二话不说将他的袖口往上拉了拉,这才看到他缠绕着白色纱布的小臂。

    “你这怎么回事?”

    喻以默微微皱眉,面色冷峻了几分,“没事,不小心碰的。”

    闻言,阮诗诗压根就不相信,目光怀疑的看向他,“真的吗?”

    说着,她伸出手直接将他袖口的扣子解开,直接往上拉,白色的纱布几乎缠绕了整个小臂,可见伤口究竟有多长。

    阮诗诗心头瞬间收紧,鼻头一酸,莫名的心疼,她一开口,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认识他那么久,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有时候他遇到的事情要比她想象中要危险的多。

    “一点小伤。”

    喻以默镇定自若的将手收回,垂眸扫到女人发红的眼圈,眼底顿时掀起了一丝波动,“心疼我?”

    闻言,阮诗诗立刻调整情绪,佯装平静的说道,“没有,只是对救命恩人的日常客套而已。”

    岱山那次,她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严格意义上来讲,他确实是她的救命恩人。

    “日常客套?”喻以默轻笑,索性抬手将休息室的房门重新关上,转过头看看向她,“既然是日常客套,你眼红什么?”

    刚才她眼睛红红的,活像是被人欺负了的小兔子,看的他心头一紧,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阮诗诗佯装镇定,下意识开口道,“我没有……”

    她还没说完,下一秒,下巴就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抬了起来。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视线交织。

    而她的眼睛,确实如同他说的那般,眼圈泛红,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