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白卿言萧容衍〕〔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55章 来玩一个小游戏
    第455章来玩一个小游戏

    驱车赶到宋夜安发给她的地址时,是上午十点多,她下了车,走到明月广场的一号口,摸出手机给宋夜安拨了电话。

    宋夜安给她发的地址就是明月广场一号口,并没有说其他的详细地址,她打电话,让他直接来接她。

    谁知电话响了几声,还没人接时,旁边突然有一个手持鲜花的男人走了过来。

    “阮小姐,这是给您的花。”

    阮诗诗愣了愣,伸手接下,看着这一束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正一头雾水,就看到一辆黑色的suv停到了她的面前。

    她有些迟疑的看向那个男人,只见他将车门拉开,微微欠身,对她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阮小姐,请上车,我们会安全将您送到目的地的。”

    阮诗诗冷了冷,询问道,“这里不是目的地吗?”

    那男人面上带笑,摇了摇头,“不是。”

    犹豫了一瞬,她也不清楚宋夜安究竟想搞什么花样,顿了顿,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便迈步上了车。

    那个男人见状,将车门关上,走到前排,坐在副驾驶。

    似乎是察觉到了阮诗诗的疑虑和不安,那男人轻声道,“阮小姐,宋先生说让我们好好照顾您,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跟我们说。”

    阮诗诗点了点头,心头的怀疑消减了几分。

    适时,那男人送上水和水果,阮诗诗看了一眼那些食物,并没有碰。

    之前她就吃过这样的亏,自然不会被同一块石头拌倒两次,所以在外面,她不会碰任何有可能被动手脚的食物。

    车厢内,有一股似有似无的檀香味,很淡,淡到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阮诗诗看了一眼窗外,随口问道,“我们要去哪里?要多久才能到?”

    “目的地等您到了就知道了,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大概四十分钟的路程,您可以先休息下。”

    听着那个男人的回答,阮诗诗微微点了点头,转而看着窗外的风景。

    没一会儿,她竟然觉得有些困了,两只眼睛有些发涩,上下眼皮来回碰撞打架。

    她深吸气,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觉中,意识越发涣散,到最后,竟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半梦半醒的,觉得自己依旧在车上,路面颠簸,她想费力睁开眼睛,可不知为何身子像是使不上力气一般,只能任由别人牵着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诗诗只知道经历了漫长的路程,几经周转,坐车又上船的,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半梦半醒中,突然有一盆冰凉的水直接从她的头上浇下来,她下意识打了个激灵,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醒来时,看到的是模糊的火光和人影。

    她究竟在哪?

    不是要带她去找宋夜安和森森莎莎吗?

    ……

    阮诗诗咬咬牙,费力睁开眼睛,眼前的视线终于慢慢清明。

    她面前,就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再远一些就是大海,一望无际,看不到边,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看样子已经到下午五六点了。

    站在旁边的男人一个个都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眼底是看不透的复杂。

    阮诗诗猛然清醒,先是惊讶的盯着他们看了又看,随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被绑在一把椅子上,无论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她这又是被绑架了吗?

    曾经那些可怕的回忆如同洪水一般一股脑的涌上来,让她的脑袋有些发涨。

    她深吸气,咬了咬牙,冷静了几分,强忍着喉咙间的干疼,开口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他们费尽心思把她抓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这一路上跋山又涉水,从白天到晚上,费了不少功夫。

    那一群人盯着她,没有一个人肯回答。

    阮诗诗皱眉,面色沉了几分,她深吸气,冷声道,“你们的头儿是谁?把他叫来,我要跟他当面谈!”

    在她的印象里,她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而她回江州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多,究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竟然把她绑架到了一个岛上!而这人又有什么目的?

    “我要跟他谈!”阮诗诗深吸气,卯足气力冲那些人喊着。

    可那些人就像是雕塑一般,除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给她回复的。

    “谁要跟我谈?”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经过处理的声音,带着几分沧桑,慢慢的朝阮诗诗这边靠近。

    阮诗诗心头一紧,下意识想要转头,可是身上的绳子将她捆绑的紧紧的,她压根就没办法扭头。

    待那个声音的主人出现在阮诗诗的面前,看到他的面孔,她心头猛地一凉。

    那人身穿一身黑色的长袍,还带着一个能够罩住全脸的人皮面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乍看过去,莫名的有些吓人。

    阮诗诗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后背僵直,顿时,所有的话都涌到了嗓子口,又被重新咽了回去。

    “说吧,什么事?”

    那人站在她面前,一开口,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变声,实在让人听不出来他的本声,而且他浑身上下都被衣服遮的严严实实,让人看不出一点个人特征来。

    阮诗诗深吸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那双透过人皮面具后的眼睛,咬了咬牙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鬼面人闻声,竟笑出声来,诡异的声音传出来,更是让人后背发寒。

    “阮小姐,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也没办法,只好用这种方式把您给请来了。”

    那人说着,转而看向旁边的手下,立刻又两个手下从旁边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到了鬼面人身后。

    鬼面人不紧不慢的坐下,两只手随意的搭在扶手上,那双如同鹰一般的双眸透过面具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阮诗诗深吸气,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我们应该没见过面吧?”

    那阴冷的声音慢慢响起,“但我见过你,之前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吗?”

    阮诗诗下意识打了个激灵,想到那次在自己后备箱里发现的死猫,顿时身子抖了抖。

    那一次次出现的蜘蛛网logo,从起初的送花送玉石到后来的血腥场面,她又怎么会不记得呢?

    只是后来,喻以默说这件事交给他,让她不用担心,再加上她确实也没再被骚扰过,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竟然直接被他们绑来了!

    一股寒意打心底生出,爬上她的脊背,让她身子微微颤抖,片刻后,她终于稳住呼吸,抬眼看向鬼面人,深吸气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生活无趣,想和阮小姐来玩一个游戏而已。”

    那鬼面人说着,突然抬手一挥,旁边的手下会意,很快,从旁边搬来了一个笼子。

    阮诗诗定睛一看,看到笼内的东西时,顿时眸光一沉,惊讶的微微张开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