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56章 一次次的威胁
    第456章一次次的威胁

    笼子里面装的,是一只白色的小狗!而这只狗,她是见过的!

    前不久她在家休息的时候,有一次带着森森莎莎出去逛夜市,就看到了一家卖猫猫狗狗的小摊,当时森森看中了这条小狗,闹着要买下来,最后阮诗诗还是拒绝了。

    他们也不会留在江州太久,如果养狗,恐怕还没办法带走,所以想来想去,她就没有答应森森养狗的事情。

    没想到,在这里,她竟然看到了那条狗!

    “这条狗,阮小姐眼熟吗?”

    那鬼面人的声音仿佛魔咒,带着让人心生冷意语调,诡异难听,阮诗诗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看向他,并未答话。

    鬼面人倒也不慌,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走到笼子旁边,垂眸凝视着笼子里的那条狗,冷笑道,“不眼熟也没事,我会帮你慢慢回忆。”

    说着,他淡淡扫过旁边的手下,手下立刻上前,将笼子打开,直接将一个铁丝套上了小白狗的脖子。

    阮诗诗一惊,下意识开口问道,“你要干什么?”

    她话音刚落,谁知手下就将铁丝勒紧,瞬间,铁丝收紧,箍住小白狗的脖子,似是感受到了压迫感,小白狗两只前爪抵在笼子上,开始呜咽……

    鬼面人诡异的声音响起,“阮小姐,这条狗的年纪,换算成人,也就相当于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而已。”

    阮诗诗身子一紧,突然想到什么,倏地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有时候,杀死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其实也很简单。”

    鬼面人的声音刚刚落下,那边手下就勒紧了手中的铁丝,小白狗痛苦的抓着笼子,挣扎着身子,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别……别这样!”看着这样的场景,阮诗诗心口传来一阵撕裂的痛,“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她分明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要一次次受到这样的威胁!

    鬼面人不发话,那手下就继续手上的动作,很快,他的手勒紧,小白狗身子来回抖动,声音越来越小,一翻白眼,脖子间勒出了一道明显血痕……

    阮诗诗眼泪涌上来,声音却越发无力,“别……别!”

    终于,小白狗身子剧烈的一抖,不再挣扎。

    那一刻,阮诗诗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扼住了,她胸口发闷,呼吸困难,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么残忍的一幕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良久,她才缓缓回神,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那个鬼面人,“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这样对我!”

    那鬼面人冷声一笑,“你错就错在不该出现在喻以默身边,他是我的仇人,你说,仇人的女人我又怎么能放过呢?”

    闻言,阮诗诗身子一僵,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没想到,这些恐怖的亡命之徒之所以盯上她,竟然是因为喻以默!

    她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否认道,“我…我不是他的女人!”

    鬼面人冷哼,悠悠说道,“可是你的孩子身上流的是他的血啊。”

    这一句话,宛如一道晴空霹雳,瞬间在阮诗诗的耳边炸开,刹那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还以为,这个秘密就只有她和宋夜安,宋韵安知道,没想到……

    她抬眼看向鬼面人,强撑着一口气冷声道,“你胡说!”

    “是吗?我胡不胡说你自己不清楚吗!”

    对方的一句话,顿时说的阮诗诗无话可说,一瞬间,她的所有坚持和伪装都碎成一地,拼都拼不起来。

    没想到,她的秘密,对于某些人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

    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她的行踪,在宋夜安的眼皮子底下绑了她,还能知道森森莎莎的真实身份,由此可见,他们究竟有多可怕,又有多大的能力呢?

    对于她来说,她拖家带口,带着两个孩子,父母都在江州,她有太多软肋了,她斗不过他们,哪怕喻以默会保护她,她也斗不过他们。

    对他们来说,也许一条人名就像是那只小白狗一样,随时随地都要可能就地解决,她赌不起,也没有筹码去堵……

    那一刻,所有的坚强都轰然倒塌,一股强烈的恐惧感爬上她的心头,她深吸气,过了好久,才慢慢调节了自己的心情,抬眼看向鬼面人,“究竟怎样才能放过我和我的家人……”

    “那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鬼面人瞥了她一眼,给她选择,“要么,你跟我们斗到底,要么,离开江州,离开喻以默。”

    与此同时,江州市区。

    宋夜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难得的皱起眉头,神色焦灼,他拨了一通又一通电话,甚至不惜调动警方的朋友,去调查阮诗诗的行踪。

    距离阮诗诗失踪,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

    宋韵安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劝道,“哥,你也别太着急了,那边已经去找了……”

    “我怎么能不着急!”宋夜安皱紧眉头,“要不是我非要弄什么惊喜,她又怎么会不见?”

    他攥紧拳头,无比悔恨。

    早知道这样,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丢下阮诗诗一个人的!

    “安安,你说是谁!带走诗诗的人是谁!”

    明月广场一号口的监控探头分明拍到有一辆车让阮诗诗上了车,载着她离开,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行踪了!

    宋韵安被宋夜安晃的头都大了,她深吸气,推开宋夜安的手,开口道,“哥,你冷静点!”

    这种时候,越是着急越容易出事!

    突然,宋夜安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喻以默回电话了吗?”

    今天找不到阮诗诗时,他着急的打了好多个电话,除了打给阮诗诗和手下朋友的,还给喻以默打了两通。

    如果喻以默是想要给阮诗诗过生日而把她带走,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上次在游泳馆也是这样的。

    可是打给喻以默的电话打不通,他的猜想也没有得到证实。

    可越是这样,越是能够说明喻以默是有问题的!

    如果真是他一言不发就带走了阮诗诗,那他绝对跟他没完!

    宋夜安拿起手机,翻开来看,没有喻以默的电话,连一条信息都没有。

    他深吸气,转而看向宋韵安,开口道,“用你的手机打给他试试。”

    兴许喻以默知道是他打来的,所以故意不接听。

    宋韵安有些无奈,可看着自己老哥这样着急的模样,还是照做。

    她拨了号码,电话打过去,那头“嘟嘟——”响了几声,还是没有人接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