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60章 被逼着签了合约
    第460章被逼着签了合约

    整整一个晚上,宋夜安都守在阮诗诗身边,直到天色由沉沉墨色转为灰白,他才抵御不了困意的侵袭,趴在床边睡去。

    阮诗诗醒来时,看到的正是男人守在床边的场景,他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睡得很浅,她刚刚一动,宋夜安就跟着睁开了眼,面容带着几分憔悴。

    阮诗诗心头一颤,莫名的感动。

    没想到,他竟然守了她一夜,这是在她经历过彻骨冰冷之后,首次感受到的阵阵暖流。

    “诗诗,你醒了!”宋夜安看到她,有些激动的直起身子,随即抬手试探她的额温,关切的询问,“好点了吗?”

    阮诗诗没有躲开,笑了笑,轻声道,“我没事,别担心。”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养,她感觉体力恢复了许多,除了昨天因为在地上爬而划伤的手臂,其余地方几乎和平常无异。

    只是,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冷意和恐惧就像是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让她不由自主的打冷战。

    宋夜安犹豫了一瞬,开口问,“昨天……”

    仅仅听到这两个字,阮诗诗的身体瞬间紧绷,她的神情多了几分紧张,连忙起身下床,开口问道,“森森莎莎呢?”

    宋夜安微怔,“他们都在楼上卧室……”

    话没说完,阮诗诗就已经冲出房间,直奔二楼房间,她推开儿童房的门,看到还在床上睡觉的森森和莎莎,连忙走上前,伸手搂住他们。

    森森和莎莎从梦中醒来,看到阮诗诗时,十分惊讶,睡眼惺忪的开口呼唤,“妈妈……”

    阮诗诗将两个小家伙搂紧,眼泪就像是控制不住一般涌了出来,没一会儿就泪流满面。

    昨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只怪兽,躲在暗处时时刻刻盯着他们,伺机下手,让她心神不宁,惶恐不安。

    这个时候,看到森森莎莎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在面前,她心里的不安这才慢慢消散。

    与此同时,宋夜安站在门口,看着这副场景,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他拧起眉头,听到旁边卧室的开门声,转头看到一头雾水的宋韵安,这才慢慢回神。

    听到儿童房里传来的声音,宋韵安有些担心的开口问,“哥,诗诗醒了吗?她怎么了?”

    宋夜安二话不说,伸出手直接拦下她,将她拉到一边,冷声道,“安安,不要问诗诗昨天的事,知道吗?”

    宋韵安更是不解,“为什么?”

    宋夜安面色严肃,一本正经的道,“因为她不想说,我们追问,反而会让她受到更大的刺激,明白吗?”

    若是她想说,昨天晚上就说了,可现在,她分明不愿意说的,既然她不愿意,他也不想逼她。

    剩下的事,他愿意麻烦一些,自己派人去调查。

    宋韵安被自己老哥一脸严肃的表情给吓到了,犹豫之后,终于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知道了。”

    宋夜安微微颔首,淡声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该做什么做什么。”

    说完,他也迈步走向旁边的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一个小时之后,早餐饭桌上,阮诗诗哄着森森莎莎吃了饭,之后宋韵安就带着他们去旁边看电视,她这才得空吃点东西。

    “喝点粥。”

    宋夜安体贴的盛了一碗粥,放到了阮诗诗面前。

    阮诗诗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吃了一个鸡蛋,随后突然抬头,看向宋夜安道,“夜安,这几天我把工作上的事情处理一下,之后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吧,去南法。”

    宋夜安闻言,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想好了吗?”

    阮诗诗毫不犹豫的点头,“嗯,想好了。”

    在江州,她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如果再留下去,不是她出事,就是森森莎莎出事。

    昨天,那个带着面具的鬼面人硬逼着她签了一份合约,合约上说,如果她选择继续和喻以默纠缠不清,那到时候森森和莎莎会比那条小白狗惨一万倍。

    而那个声明,就是以她的口吻拟的保证书,只要她签了字,那也就是意味着她默认了那些亡命之徒对森森和莎莎下手,所以她拼死拒绝,不肯签字。

    可谁知最后鬼面人的手下示意,一根针管刺入她的身体,让她瞬间没了行动能力,意识清醒,却四肢酸软无力,任由宰割。

    她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拿着自己的手,在那份保证书上按下了手印。

    也就是说,从那之后,一旦她再和喻以默纠缠不清,那么那些人会毫无顾忌的对森森和莎莎开刀!

    想到昨天的那些画面,一股凉意钻入心头,顿时让阮诗诗打了个激灵。

    “诗诗?”

    听到旁边传来的宋夜安的轻唤声,阮诗诗这才回过神来,她深吸气,抬手擦去额角的冷汗,坚定了心中的想法,看向他说道,“夜安,工作的事情,我今天去安排一下,之后我就不去了。”

    拍公益短片的事,她不能再继续了,那是喻以默安排的项目,如果继续拍下去,他们就务必要纠缠不清,她不能让自己和孩子冒这么大的风险,所以哪怕违约,哪怕拿不到喻以默手里的那段视频,她也要离开。

    宋夜安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阮诗诗深吸气,摇头婉拒。

    剧组那边她只要跟高导演说清楚,让他帮忙转达意思就可以了。

    至于喻以默,她也不会跟他再见面了。

    不管这次的鬼面人是谁,她都不想再和喻以默有任何关联了。

    一旁的宋夜安看着女人坚定的神色,动了动唇,终是没再说什么。

    吃完早餐,阮诗诗开车前往剧组,宋夜安则派了手下跟着阮诗诗,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阮诗诗刚驱车离开西桥园,就被人盯上了。

    自从阮诗诗出事之后,喻以默派了自己的得力手下二十四小时盯着她,一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二是他想要找机会和阮诗诗见上一面。

    这边他的手下刚看到阮诗诗驾车离开,随即就给喻以默汇报了情况,可如今喻以默被一堆事情缠身,压根就抽不开身。

    一大早,喻氏集团的一份机密文件泄露,消息不胫而走,传遍公司上上下下,还招来了不少媒体记者的登门拜访。

    整整一个上午,喻以默都在忙着公关,压根就没有时间去看手机。

    门口传来敲门声,杜越推门走进来,面色严肃,附在喻以默耳边沉声道,“总裁,可以确定,是公司内部人员做的。”

    喻以默的眸光突然凌厉,“是谁?”

    杜越一板一眼的汇报,“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董事长之前的得力手下何凡的亲侄子,两天前,他突然离职了,现在找不到人。”

    喻以默眉头拧的更深。

    杜越顿了顿,继续汇报,“总裁,还有一件事,现在公司的那些股东们都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还要求董事长出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