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4、红颜真的祸水
    下午再上课的时候,美术班的补习生们都看见杜雯推着个黄色的滚轮行李箱了,有点吃惊。

    反正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中午食堂的那三位配角同学都没唾沫四溅的传播八卦,真正诠释了三缄其口的意思。

    但是看他们仨的表情都不一样。

    有沉默呆滞,有恶作剧,有难以置信。

    总之都有种老子提前知道剧情,但是忍住不剧透,就是要看你们一脸惊愕的样子。

    万长生比箱子还进来得晚,他溜到隔壁上色彩课的教室去看了一会儿,上午就看了一阵,但没找那边的女老师提问,纯属门外汉站在那看热闹。

    反正跟他熟悉的那点墙面画壁画的技巧差别又是极大。

    除了得用颜料画出光影体积,那些大块大块的笔触,非常粗糙的笔触,和中国画里面哪种都沾不上边。

    万长生只能理解为考试时间有限,大家得飞快的抓紧时间?

    习惯了在观音庙前做点什么都应该等价交换、手艺吃饭的万长生,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课时,就不能去贸然给人家老师增加负担。

    轮到自己上这个色彩课程的时候再说吧。

    他只是习惯性的想提前预习下,感觉这个比素描麻烦。

    当然更麻烦的是回到教室,看见杜雯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那个亮黄色的箱子极其醒目,黄敏都没有待在零基础小灶这边了。

    万长生本来打算收回脚步,回寝室翻看下买的那几本色彩范画书。

    杜雯好像瞥见这边,抬头对门口笑了笑开口:“你考虑好了没?”

    和有点狐狸精味道的漂亮脸蛋不同,杜雯的声音不娇媚,还有点略沙的鼻音,可不管怎么,整个教室所有目光全都转过来看万长生了。

    中午食堂那一幕肯定还是很多人远远看见了,台词虽然不清楚,但两位新生有交流大家是知道的。

    现在都很吃惊这种交流的语气,很熟的那种旁若无人。

    万长生在老家就习惯了被众星捧月的浮夸荼毒,真心想低调点。

    可上午赵磊磊来那一出,就成了所有同学的焦点,现在这位女生,让他真想转身就走。

    只是看着那脸笑眼不笑的表情,万长生似乎再次感受到了什么,迟疑了下。

    杜雯继续旁若无人:“我上网查了下,这会儿周围公寓很紧俏,要租的话得马上抓紧时间。”

    就像付仕亮、黄敏他们赶紧心满意足转头看到的那样。

    整个教室里面差点成了油锅里面撒了盐。

    哗的一声闹腾开来!

    这是什么?

    刚刚见面才几个小时,这是要同居的节奏么?!

    美术学院对男女关系确实没有那么严防死守,学生情侣,甚至师生情侣在外同居的事情比比皆是,考生里面也多,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个女生看着这么漂亮,怎么会如此毫无廉耻,要说这个男生看起来是有点清秀白皙,可身上穿得也太土气,两人之间的反差也太大了。

    完完全全的天壤之别啊!

    最关键是这才认识多久,而且这是考前强化补习班,大家到这里来的目的,拿着父母每个月差不多一万左右的学费,为的是抓紧时间突击强化专业技巧面对考试的,这么明目张胆的恋爱还同居,是男的有特长功能,还是女的饥不择食?

    怎么看也不应该是这种级数的美女主动说这个啊。

    还隐隐有点公开故意要挟的意思!

    全都在瞬间安静不相信自己耳朵以后,找身边最近的同学验证刚才听见的话!

    教室里面肯定哗然一片的叽叽喳喳。

    大多数还是高三左右年纪的补习生们就像看见外星人一样惊奇。

    无论男女生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喊多少个卧槽都无法排解他们心头的感叹!

    非得吟个诗才能抒发!

    可在万长生眼里,整个教室如果像烧开的水面那么翻滚,杜雯就是像从沸水里面探出手来的溺水者,周围全都在动,唯有她一动不动的拼命伸手般醒目。

    很奇妙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艺术敏感。

    正好陆涛走进来,奇怪:“上课了上课了,这么闹腾做什么,万长生你这张不错,巩固下就尝试石膏头像吧,我还很好奇,你画石膏头像会是什么效果,特别是西洋头像,你画出来是什么感觉呢……”

    他好像挺相信万长生的实力,只是拍着男新生肩膀走进来,看看女新生就招呼其他学生开始继续课程。

    所有其他补习生现在面对的基本都是真人头像,都是起码学了两三年以上的最后环节,甚至陆涛都不是教他们画人像,而是大家都学过,汇总到一起由他来特别提示调整,各种不同老师带出来的风格各异画法,在他这里做些更能符合考试标准的调整。

    这学费贵就贵在这里,由最靠近专业院校熟知风向的专业老师,调整最符合考试要求的窍门。

    陆涛还真不是教基础入门课程的,所以连赵磊磊都来了,他自然不跟万长生多说啥。

    当然也就更不会给杜雯说什么,这么漂亮的女生,还有两三个月就要考试,完完全全的啥基础都没有,不是来玩儿的是什么?

    这就像万长生之前接触过的那几家培训班,不是看在他大舅或者钱的面子上,人家根本就不会搭理。

    几十上百个学生带着,不可能单独开小灶,何况开小灶都几乎没用,还可能惹一身骚。

    万长生算是被推着走近些,看见杜雯放在膝盖上的画板画纸上,比上午的那不知所谓的两个圆圈,又多了三角形四方形,小孩子简笔画的那种水平,纯粹连几何老师画的都不如。

    估计陆涛也是瞟到这个,才招呼其他人去了,带这样的学生很砸牌子的,多付出点特别关注,没准儿他就等着一堆投诉吧。

    何况还这么漂亮,全都盯着呢。

    年轻男老师对上这种得特别注意,很容易显得心里别有用意。

    万长生就像无数次坐在观音庙前小摊上,飞快的看眼杜雯的脸,再看看周围好些学生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魂依旧在偷瞄这里。

    只好坐下来,问得却很奇怪:“真的下定决心很想学画画?”

    杜雯美眸闪动,看似漂亮灵动的脸蛋上,那实际上一直都有点冷漠沉郁的眼神都真的动了动:“你怎么知道?”

    肉眼可见的零基础,来时候那个什么肖主任不是说了随便玩玩体验下。

    无论谁看了都会觉得是玩玩。

    好像漂亮女孩子对什么感兴趣都会觉得是玩玩。

    万长生用下巴指指那个箱子:“你这决心可不一般。”

    杜雯笑了:“你确实有点意思,能帮我吗,你也是昨天才来的零基础,我看你这一天就能画成这样了,很简单的样子。”

    万长生能说什么,自己浸淫传统绘画十多二十年,付出的汗水跟心血远超这些临时抱佛脚的补习生,更不是眼前这样的真正零基础能比,正大光明的看眼那歪歪扭扭的几个圈和三角形四方形,再看看自己最新的打印作品,这巨大的差距让他都有些无奈:“你这个难度很大哦。”

    杜雯不是傻,甚至可能是极其聪明:“所以才希望能请你做私教,帮我完成这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任务。”

    万长生嘴动了动,还是那双很有故事的眼睛,透着与外表不相符的眼神让他叹口气:“那试试看吧……我这……”

    没等他提出是不是应该有学费的问题,杜雯已经笑着站起身:“好!两个月时间也不差这几小时,我现在去搞定公寓的事情,你电话多少?”

    万长生第几次被提醒到手机这种通讯工具了:“我没有手机,我说的……”

    杜雯那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漂亮脸蛋终于波动下,做了个吐舌头又很好看的鬼脸:“晚点你帮我把箱子拿过去吧!”

    说完毋庸置疑的就转身出去,在好多偷偷瞄着的目光关注下,经过付仕亮的时候拍拍他肩膀,问他要了手机号。

    可把付仕亮激动得一下午都没法集中注意力画画!

    红颜祸水,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种场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