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5、到底谁撩谁
    只有茅东阳自己才清楚,过去不到二十四小时他经历了什么。

    或者说他一直都是懵的。

    自从离开这个培训学校,他脑海里面荡漾的就只有那张甜美的笑容,和糯糯的声音。

    只要回想起来,内心就暖暖的像吃了个热水袋。

    美院的学生对补习班考生,都基本上处于碾压状态,更不用说比研究生还高阶的老师了。

    学生因为仰慕老师的才华,以身相许或者共接连理的例子,比比皆是。

    爱的都是才华嘛,谁都会说不是因为钱或者其他什么的。

    但有些男教师就难免会乐此不疲的常换常新。

    因为才华一直都放在那里,仰慕却接连不断啊。

    再说艺术的勃发也需要激情嘛。

    艺术本来就讲究释放天性,天性就是,嗯嗯,原始人那样随心所欲。

    所以茅东阳一直以来觉得自己是很有优越感的,当然出身农村的他却怎么会变成这样浪荡,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应该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漂亮的女生。

    漂亮得他直到晚饭时候都还在晕乎乎,第一次怀疑是不是有把握能拿下。

    但看见那条短信,就已经变成他被彻底拿下,满脑子只有一句话“我要得到她!”

    如果知道这女生住在哪里,茅东阳才不会只是拨打电话呢。

    但一晚上都没拨通的电话,显然就像个不断加压的高压锅,突突突的都要爆炸了。

    脑海里只会把这梦幻般的下午反复回味,纵然他已经是情场老手了,也压抑不住这种念想。

    念想反过来又推动他不停拨打电话。

    只是最后接通却得到个让他如被重锤的消息,居然有男朋友,而且还是补习生里面看起来那么不起眼的家伙!

    心头简直有滴血的感受,整个人都被极度扭曲的难受。

    买醉混乱的一夜之后,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哪怕楼道上那些远处偷看的学生目光,都不会让他转身就走。

    终于等到那张脸蛋从电梯里面出来,当然,今天茅东阳就注意到杜雯身后那个高大年轻的黑夹袄了。

    心头又是一阵如同刀绞,仇恨的心理都有了。

    万长生对上这眼神的时候,心头一阵乱烦。

    他很讨厌这种争风吃醋的破事儿,任何一个有所作为的男性,都不应该把自己陷入到这种狗屁倒灶的情爱纠葛中去吧?

    但对上这样个明显有点情绪不太对的成年男性,万长生皱眉但还是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

    只是他这往前这么迎上,茅东阳的神情就更咬牙切齿的也走过来。

    杜雯感觉到,没有回头看却把一只手往后这么一伸,挡住万长生的同时自己已经笑着开口:“哎呀,没有化妆,头发也油腻腻的……你不会看到我就跑吧……”

    一边说还一边顺手就把今天松散扎成马尾的额前发拨乱,好像真是羞愧得要遮住自己脸。

    简直又是教科书级别的分散注意力!

    外带不经意的挑逗。

    万长生和他的三位朋友,就目瞪口呆的看见茅东阳神情立刻缓和下来,堆起笑容:“哪里,哪有……”

    再没昨天的风流倜傥感觉,这时候别说杜雯油头垢面,哪怕她当面抠鼻屎,茅东阳可能都会觉得惊为天人。

    杜雯很轻巧的指指旁边楼道自己背着手小声:“我们到那边说话,别管他们……”

    黄敏甚至还想义气的帮忙保护下杜雯,万长生已经叹为观止的拉住她,示意我们几个该干嘛干嘛去,再说这光天化日的真有什么,杜雯还不会叫?

    他已经相信杜雯会处理这种事情了。

    果然不过几分钟,杜雯就神态轻松的回来坐下,轻声倾到万长生耳边:“不好意思,我的美貌给你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

    这时候,万长生已经知道杜雯是在撩自己了,哈哈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也道歉,因为我的关系打扰了你的美貌?”

    杜雯凝神想了想,肯定的点头:“好!归根结底是你的原因,那晚上请我吃蛋糕跟奶茶。”

    万长生还迟疑了下,下课以后不是争分夺秒的学习时间么。

    杜雯当初刚见面就展现出,她很擅长加码要挟:“本来我是打算要他去给我买蛋糕和奶茶的。”

    万长生马上就屈服了,为了不让那个可怜的家伙掉进深坑,只有牺牲自我:“行行行,下午下课以后再说。”

    杜雯露出个趾高气扬的得意表情。

    她这种本来就特别好看的女生,还如此神采飞扬,真是让人侧目。

    连黄敏远远的看了都皱成八字眉,杜雯这一天的表情变化她看得一清二楚,这还能说是清白的?

    万长生是问心无愧的,立刻投入到自己的第三张水彩创作中去。

    杜雯本来得意的也拿起画笔,却想起什么的低声:“你是真的不关心我怎么给他说的?”

    万长生小声回应:“你这也算是撩我吗?”

    杜雯只能长长的叹气:“对……”

    完全溃败的那种口吻。

    万长生就了然的点点头:“好!你今天上午第一张不错,延续这个状态……说起来刚才我还真该感谢下茅老师,现在我觉得画水彩还多有意思的。”

    杜雯终于抬手,轻轻的在万长生头上弹一下:“你就是个老狐狸。”

    万长生庄严的观察下,手指指却没说话,好像在提醒注意界限。

    然后真的投入到创作中去。

    杜雯下午的色彩绘画,则明显陷入一种灰暗的调性。

    哪怕所有的流程跟上午第一张都一样,刷了黑褐色的底子,可等着底子干的时候,她就呆呆的撑着下巴看万长生快乐的在水彩里游泳,仰泳自由泳还有骚包的蝶泳。

    看得范老师经过时候咳两声,才惊醒的在黑褐色底子上作画,没了那种恣意飞扬的神采,也就没了明艳的色彩。

    灰扑扑的画完一张,又有点索然无味的坐在那无所事事。

    目光自然是又停留到万长生那。

    万长生都在搞第四张了,手脚麻利得要命。

    杜雯又把耳机连上,戴好,然后静静的看着。

    那种安静又忧伤的小模样,让其他男生看见,简直有种心碎的味道。

    万长生忙完了收工,深深的舒口气,从一点点沉迷中苏醒过来,扭头看见杜雯的目光,毫不躲闪的看着他。

    那是种小鹿般纯净的眼神。

    相比初见面时候,脸笑眼不笑的充满沉郁的安静,后面几天时不时欢笑的目光,这会儿只有楚楚可怜的干净眼神。

    还有点委屈。

    好像是看见万长生嘴在动,她马上就摘了耳机。

    却听见万长生这该死的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

    杜雯剧烈的深呼吸下:“老子懂!”

    万长生就不说了,收拾东西起身:“还吃蛋糕和奶茶不?”

    杜雯抬头:“这就是你撩我了。”

    万长生说:“我可没下饵,也没下套,答应好你的事情。”

    杜雯跟着站起来恹恹的:“我也没想下饵,谁知道有些东西就是莫名其妙的。”

    万长生指指她下午的画往外走:“你看,本来多明快好看的画,多了些莫名其妙的尘埃,有意思吗,现在两个月都不到的时间,你要参加考试了,把这么宝贵的时间精力耗费掉,值得吗?”

    杜雯跟着走得意兴阑珊:“很幼稚,道理我都懂,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就来了,忽然觉得什么都没意思。”

    万长生看电梯那边的同学很多,就顺着楼梯台阶走,忽然想起什么压低声音:“你……是不是那个要来了?”

    杜雯真是愣了下,然后破涕为笑:“滚!你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