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9、什么都要尝试下
    万长生为什么会帮杜雯?

    一开始他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仅仅就为了那瞬间的感觉,那个漩涡中拼命伸出的手,那种想摆脱命运禁锢的挣扎,促使他伸手。

    现在他更清楚那个漩涡的存在了。

    可被命运禁锢的人多了,为什么偏要帮杜雯呢?

    还不是因为她漂亮。

    哪怕一开始不太在意这,可真要换个不漂亮甚至丑陋的,有些东西肯定不一样。

    这就是人性本质,谁都喜欢看好看的。

    黄敏还迷万长生的样子呢。

    画了张人物头像的女生,几乎是习惯性的踱到万长生这边来,看他耐着性子跟杜雯同步画石膏头像。

    初学者都用石膏,因为白色石膏没有物体本身色彩的干扰,能够最清晰反应出形体。

    万长生打印出来那半张石膏头骨就在旁边,看着跟白玉似的光滑细腻,远近虚实都头头是道,只是画到一半戛然而止,挺可惜的。

    所以黄敏等到这俩勉强画完,才问万长生要了那半张去,说是可以学习下。

    杜雯偷偷看眼:“我要不要来个重火力打击,彻底灭了她对你的心思?”

    万长生用国产铅笔头轻轻磕下她的画板,意思是你还是操心好这个吧。

    杜雯深吸口气,重新一个猛子扎进学习去。

    但循规蹈矩就不是杜雯了。

    从下午开始,她又陆陆续续的收快递!

    到后来直接请陆涛帮忙签收,她坐在那画画都忙不过来呢。

    放学时候,万长生大盒子小盒子的包装抱了一摞:“这都什么东西?”

    杜雯也象征性的拿了几个巴掌大的:“榨汁机、电饼铛、锅子、厨具、餐具,我决定这些天试着做点饭菜甜点,看有没有天赋。”

    万长生再看眼路边遍布的餐馆:“还有几天就十一月了,只有一个半月时间,你就要参加艺术联考,你还有时间学厨艺?”

    杜雯眼角都在挑逗:“年轻有散发不完的荷尔蒙冲动,你又不跟我玩,我只有另外找些事情才能让自己忙得更彻底些,压下内心的躁动,我这个做法没错吧?”

    万长生稳若磐石:“这是你的自由。”

    杜雯走路都是按捺不住的蹦跳:“以后我们结了婚,你肯定也是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事情里面那种书呆子,这是我把情况想到最糟糕的地步,我总得找些事情来平衡吧,总体来说我还是有点贪玩,喜欢热闹不要无聊,难道你真以为我会给你买顶绿帽子?”

    万长生侧目:“你可真够深谋远虑。”

    杜雯指挥转向:“楼下那家超市……买菜,以后孩子读什么样的学校我都想过了,因为我见过太多出轨的婚外情,更知道对感情不忠贞会怎么样,所以我得未雨绸缪,当然如果你真的爱我,迁就着我去感受更多生活,可不就完美?只是这世上我觉得没这么好的事儿,如果真的发生了,我肯定认为非奸即盗。”

    万长生不接婚后生活的话茬:“对感情不忠贞是什么下场?”

    杜雯隔着口罩应该是笑笑,但看不出是苦笑、讪笑还是微笑:“爱情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契约,违反这个契约,等于放弃了价值观,就好比放弃对自己信念的坚守,选择吸毒,那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滥交、偷情、出轨各种各样的人间丑剧会变得习以为常,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这些东西,只是看我们愿意选择坚守什么样的价值观而已。”

    万长生点头:“嗯,这个观点我很赞同,传统礼教某种意义上也是这样,教化人众遵守,但在漫长的岁月演变中,就跟我们今天画的那个石膏头骨一样走形了,夹杂了很多禁锢人性的东西,所以古时候的东西有正确的地方,但不能不加甄别的就全盘接收。”

    杜雯开始找店员询问最贵的面粉、砂糖以及各种西南地区丰富多彩的调料品:“你把这些东西搬回家再来接我吧!”

    店员羡慕的看着帅气漂亮的年轻小夫妻:“我们可以免费送货上门。”

    这时候万长生都能摇头:“谢谢,还是我再跑一趟吧……真的,这会儿时间你又能练两张速写了。”

    杜雯回头:“我们不是为考试活着的,对吧?”

    万长生又不能再赞同了,乖乖的捧着所有东西先回去。

    结果第二趟来到这家超市时候,万长生怀疑杜雯是不是办了个超级vip,因为有俩店员殷勤的帮她推着购物车在门口等待,还再三强调现在是物联网系统,周边小区都可以把小推车放到门卫处,他们自己去收。

    回到公寓,本来就挺狭小的厨房堆得满满当当,好些东西还只能堆在外面餐桌上。

    杜雯自然就没画画的时间了,采花的小蜜蜂般忙碌着在厨房客厅进进出出。

    结果她预言的婚后生活好像真的实现了,万长生绝对袖手旁观,哪怕他今天也画得有点想吐,宁愿坐在客厅沙发上刻章玩儿,也绝对不会伸手帮忙做家务。

    当初刚搬进来时候,杜雯为了拖地都跟万长生吵吵。

    现在熟视无睹他当跷脚大爷,还给万长生泡了杯黑果枸杞茶:“所以我觉得婚前同居是真的有必要,我也想看看我到底能够耐住性子到什么地步,这会儿我觉得挺有趣。”

    万长生嗯:“我在家就从来不做家务,就当你是在扮家家玩儿了。”

    杜雯尝试素手调羹:“那夜宵想吃点什么,醪糟汤圆我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水煮蛋我最拿手,估计荷包蛋的区别也不大,明天还可以选黑米粥,电饼铛我还得熟悉下面粉,居然还分死面活面。”

    万长生怀疑:“你做的东西能吃吗,不会把我当小白鼠吧?”

    杜雯尽量甜美点:“相公,免费送到手边的东西,而且是我杜雯活了快十九年,第一次主动下厨做的纪念版夜宵,是不是应该用更加鼓励的态度表达呢?”

    万长生发现她小拳头都攥紧了在强撑:“好好,随便随便。”

    就让她去碰壁感受生活的艰难枯燥吧。

    等杜雯深呼吸以后回厨房,万长生才自以为得计的嘿嘿嘿偷笑,抓过旁边的砂纸,磨掉刚刻的印,重新开始动刀,结果刚沉浸到“石户之农”的境界,就突然被厨房传来的惊呼吓得差点把刻刀和石头都掉了,蹦跶起来闪身到厨房:“怎么?!”

    被杜雯算无遗策的跳起来在他胳膊上落个正着,连头都被一片软玉温香的抱住,感受瑟瑟发抖同时还有娇滴滴:“蟑,蟑螂!”

    万长生啼笑皆非的用刻刀,把那个抖动触须的家伙挑起,丢卫生间冲走以后:“可以下来了吧!”

    杜雯好整以暇:“你在刻什么呀?”

    语气助词有点糯。

    万长生就有点怀疑刚才那是不是从哪里被找出来的可怜虫了,厨房里面乱七八糟不方便,出来到客厅,轻巧的一抖就把杜雯给摔沙发上:“玩够了没,要么还来得及再画会儿速写,要么就早点休息了。”

    杜雯顺势摆个贵妃醉酒的优美姿态,还会给自己找台阶:“现在我还是觉得画画更有意思点,小万子,把本宫的纸笔都摆上吧……”

    于是厨房那一堆刚买的新鲜玩意儿就扔在那了。

    这样千变万化的败家娘们儿,真不是随随便便工薪族能养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