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51、孤独.骄傲.辉煌
    其实主要就是擅长在观音庙前给人下点小套的万长生,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掉进个大套。

    接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万长生发现自己真的有点习惯了杜雯的存在。

    这在他三次前往美院的不同感受中很清晰。

    明显得老曹都看出他神态:“怎么,跟小女朋友吵架了?”

    万长生连忙收拾表情:“不是不是,她真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我俩都是插班生,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相互帮助快速提高,所以搬出去合租公寓,我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我和杜同学都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

    老曹居然笑着搂搂他的肩过马路:“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么?哈哈哈。”

    一点没有师尊派头,让万长生还噎了下,得适应这种氛围。

    也许就是老曹这种气质带头,让万长生很难对接下来认识的这些中青年有什么人脉的感受。

    赵磊磊也在,笑呵呵的举起个玻璃杯:“喝点什么?洋酒还是啤酒?”

    万长生踌躇下:“有白酒么?”

    其实这会儿有点后悔该把那瓶还没喝到一半的五粮液带过来。

    四五个人哈哈大笑:“是有点趣……”

    正好那个略微龅牙的老童掀开门帘进来:“乐什么呢?”

    有人抢话:“白酒,你不是有几瓶好白酒吗,这就是老曹那个小万,坐下就说喝白酒!”

    万长生连忙摆手:“我没喝过洋酒,在家也基本不喝啤酒,只有小酌两杯白酒的酒量。”

    老童寸头,宽皮大脸张嘴就龅牙,未声先笑的感觉,再打量下万长生点头:“穿得很新潮,不像磊磊回来说的感觉啊。”

    老曹笑:“有个巨漂亮的小女朋友,自然就穿得新潮了,但刚才他跟我解释他们是纯洁滴……”

    拖长的声音让众人哈哈大笑,乐不可支的那种,老童赶紧摸电话,估计是吩咐家里保姆还是谁把他那瓶老窖送过来,挂了电话一脸不正经:“对对对,我们要一直以纯洁的心灵面对人生,这是个首要前提……”

    感觉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事情,反而让中青年们轻易的就接纳了万长生。

    白酒来了以后,也就只有老童和老曹跟万长生喝点,其他人基本都是倒杯洋酒,极少数人街头气息浓厚的直接拿瓶喝啤酒。

    明显还酒量不是很好的那种,不多会儿就有点微醺状态。

    话题中心也只是开头拿万长生调侃几句,好奇他的小女朋友怎么没跟着一起来,然后就散发话题,从艺术流派到写生感悟,嘲讽某个捧臭脚的厚颜无耻,偷笑谁谁谁抄袭作品被抓了现行,天南海北的胡吹。

    来之前万长生的犹豫,其实就是以为这是应酬。

    就像在家贾欢欢提到过她父亲在外面做生意经常喝得醉醺醺那种应酬,万长生本能的有点反感这种浪费时间的喝酒。

    主要是反感为了什么利益喝酒。

    所以杜雯叫他来经营人脉,他也有点抵触。

    但其实不知不觉他还是按照杜雯的要求来了。

    万长生从来都不是个固执的家伙,只要不涉及原则底线,他大多数时候都可有可无,顺着自己那点小宅男的心思就行。

    结果没想到是这种感觉。

    包括这种酒吧的感觉。

    完全不是他想象中有穿得很少的小姐姐那种乱七八糟地方,充满了文艺气息。

    还有坐在这里的所有人,相互只是称呼小万、老曹,就像网名似的根本没有职务背景,就是轻松的瞎扯淡。

    这不就是古代文人最推崇的那种肆意酣畅、狷狂名士、风流自得的精神世界写照么?

    没有人吹捧万长生,但也不会忽视他,谁瞟到他就顺手来走一个,后来话题唯一沾边他就是有人提到那谁最近颇有点疯疯癫癫的,不知道为啥。

    其他颇有好几人偷笑着指万长生:“不是说了他有个很漂亮的小女朋友吗?”

    提到这个的顿时张大嘴,然后给自己俩嘴巴,举酒瓶子对万长生:“我说错了,万老弟,走一个!”

    除了这个话题,万长生觉得其他所有时间都舒服极了!

    在家的时候,哪里去找一堆这样的狷狂书生?

    不为了什么利益关系,就是相互谈得来,可以随心所欲表达观点,还有人反驳、探讨、争辩。

    一个人蜷在碑林里面,感受那么多,全都憋在肚子里面的万长生,爷爷已经老了,早就不能陪着心爱的孙子谈天说地,万长生其实很孤独。

    这是种精神世界上的孤独。

    所以他跟杜雯有种神交已久的感觉。

    但是和面前这堆男人相比,那就是个渣!

    不是有谁说过吗,撇开哆嗦几秒钟的事儿,男人从本质上其实更喜欢和男人玩儿。

    聊天时候略显羞涩的赵磊磊,豁达敦厚的老曹,最喜欢高谈阔论的老童,还有那个明明长得跟鲶鱼似的,还要扎马尾辫的油腻啤酒大叔,反正个个知识渊博,说话又好听,让穿着亮黄色羽绒服的万长生很快就不由自主的双手互揣袖笼,除了叫他喝酒,都是保持这个佝偻着背乐呵呵在那傻笑,对每句话都聚精会神倾听的样儿。

    这是他在观音庙前摆摊时候没遇见过的人物。

    有种在沙漠里面走了很久,遇见甘泉的酣畅淋漓。

    所以他脸上那种甘之若饴的表情,大哥大叔们都看得出来。

    浑没把他当成还没考进美术学院的门外汉,说是几乎天天这里都在凑着喝喝酒聊天,就类似于一个沙龙,谁出差出国都没所谓,有空就来坐坐。

    于是不知不觉,万长生居然跟老曹、老童一起把那瓶两三千块的老窖给分了,不知道谁去顺手把帐结了,然后众人十一二点一拍而散。

    老曹都没管万长生:“我还得回画室画点画,下回叫你去我画室喝酒,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万长生恭恭敬敬的拱手:“没问题,很感谢您带我结识这么多有趣的好朋友,下次我带瓶酒来喝。”

    老曹笑着拍拍他肩头:“考完再说吧,其实是想让你看看,美术学院能够让你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这不是什么多高深的地方,但这也是个充满骄傲的地方,我们有才华,不一定是安邦定国的那种才华,但历史上依旧不会少了我们这种人的灿烂辉煌,万长生,男人要把眼界和心胸都放得开阔起来,我喝了几杯可能说点胡话,走了!”

    摆摆手转身就走。

    剩下万长生,站在初冬微寒的风中,心里莫名有些滚烫。

    观音庙的碑林里面,其实有很多历代先祖郁郁不得志的诗词歌赋,在那些充满战乱的年代,观音庙除了自建私塾给几家弟子学文习字算数,还庇护过不少文人墨客,文墨鼎盛的时候也有书院秀才,可慢慢到了现如今,生意越做越大,和尚越来越多,文人却逐渐凋零到只有万长生一个了。

    他都以为现如今这个年代,没有文人墨客,没有这种书生意气的肆意酣畅了。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所以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抬脚走过马路,信步踱进对面的美术学院校门了。

    前面两三次来这里,居然都没有走进去参观下自己希望考取的院校环境,可能那时候万长生的内心并没有那么希冀吧。

    这一刻他终于有点想了解下这里。

    可是第一次走进这大学校园里,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种灯火通明,书声琅琅,反而有点阴森昏暗。

    喝了点酒的万长生,当然也就没法看见白天能看见的道旁景象。

    导致他人生轨迹完全不同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