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65章 说谎成性
    第465章说谎成性

    一瞬间,喻家老太太觉得时光倒流倒退了几十年,她目光定定的看着天文馆门口一群叽叽喳喳的小朋友,恍惚之间,眼底闪出泪光。

    “老夫人……”旁边的随从佣人不解,有些担心的询问,“您怎么了?”

    老太太抬手,拂去眼角不知觉流下来的泪珠,深吸气道,“去…那边看看。”

    说着,她迈开步子,朝那边走去。

    越走近,她越发觉得那个小男孩像喻以默,那眉眼,神态,就像是和喻以默小时候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哥哥,我们还要排多久啊!”

    男孩旁边的小女孩本背对着老太太,说话间,扬起小小的脑袋,眸光晶亮,鼻头小巧,小小年纪但已经看到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更让老太太有些惊讶的是,这小女孩的长相和小男孩有些相似,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站在一群小孩子中间,醒目亮眼,让人忍不住心生欢喜。

    老太太走近,看着森森和莎莎,心头生出压不住的欢喜。

    这两个小家伙,实在喜人,更何况他们的眉眼和小时候的喻以默十分神似,让她更是难掩喜爱。

    “小朋友……”老太太走近人群,看着森森和莎莎,眸光仿佛瞬间笼罩了一层柔光,“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森森和莎莎闻声扭头,看着这个面相慈祥的奶奶,都没说话。

    顿了顿,莎莎才奶声奶气的开口说道,“妈妈说了,不让我们和陌生人讲话。”

    老太太一听,笑的更是眼睛弯起,“你们的爸爸妈妈是谁啊?”

    莎莎本想回答,谁知却被旁边的森森拦下,他颇有男子汉气概的挡在莎莎前面,看着老太太说道,“奶奶,这种私人问题我们是不会回答的。”

    莎莎忍不住开口道,“可是我看着这个奶奶不像是坏人啊…”

    森森皱眉,一本正经的教训妹妹,“爸爸不是说了嘛!坏人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的!”

    “……”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对话,老太太被逗乐了,干脆坐到旁边休息的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天。

    与此同时,坐在冷饮店的阮诗诗刚和宋夜安说完,把视频电话挂断,抬眼看向天文馆门口的方向,搜寻森森和莎莎两个小家伙的身影。

    看到两个小家伙时,阮诗诗顿时安心了几分,可下一秒,当她看到坐在旁边的喻老太太时,脸色瞬间沉了几分。

    怎么是奶奶?

    森森莎莎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说话?

    体内的血液在那一刻沸腾起来,阮诗诗深吸气,下意识站起身朝那边走去,可谁知刚走了两步,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她这个时候过去把森森和莎莎带走,奶奶知道了他们的关系,肯定会追问什么,到时候恐怕她会露出马脚。

    她好不容易在喻以默面前瞒天过海,蒙混过关,如今在火眼金睛的奶奶面前,她又该如何去掩藏,以她拙劣的演技,只怕不是那么好过关的。

    这么一想,阮诗诗浑身发冷,后背却冒出了一层冷汗,她深吸气,犹豫了片刻后,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保镖小李。

    还好,有小李在,她不用亲自现身!

    她心头一喜,连忙迈步上前,吩咐小李几句,随即转而走到旁边一家服装店里。

    透过透明的橱窗,她借用衣服架做掩饰,从她的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那边的状况,却又能够将自己掩藏起来,这样再合适不过了!

    她站在衣架后面,看着像是在挑选衣服,实际上她的一颗心都在那边天文馆门口。

    看着保镖小李走过去,低头同森森莎莎说了什么,两个小家伙转头,朝冷饮店的方向看去,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歪着小脑袋似乎在问什么。

    小李不知道同他们说了什么,两个小家伙和老太太挥手告别,随后才一左一右拉着小李的手,迈步离开天文馆。

    看着他们一步步朝外面走来,阮诗诗那一颗悬在嗓子口的心这才得以放了下来。

    她暗中松了口气,迈步转身,谁知眼前一黑,额头直接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脑门一疼,阮诗诗立刻伸出手揉了揉,下意识开口道歉,“对不……”

    说着,她抬头看向身后的人,看清那男人时,她顿时瞪大双眼,大惊失色的向后退了一步,“你……”

    “怎么?”喻以默微微挑眉,慢慢迈开半步朝她逼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阮诗诗,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男人身上自带气势,这话一出,顿时让阮诗诗心头一紧,答不上话来。

    支吾片刻,她言辞闪烁,随口搪塞道,“什么鬼鬼祟祟,我是来逛街买衣服的!”

    喻以默微微蹙眉,“这里是男士专卖店。”

    经他这么一提醒,阮诗诗这才猛然发现,这是一家男装店!

    她倒抽凉气,灵光一闪,“我是来给夜安买衣服的。”

    话音落下,喻以默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几分,几秒后,他伸出手,一把攥住阮诗诗的手腕,“说谎成性,阮诗诗,你就是这样以身作则做母亲的吗?”

    男人的手掌很大,掌心很烫,阮诗诗身子一紧,下意识向后缩,她皱眉,想到上次发生的可怕的事情,直接用力将喻以默的手甩开。

    她心头生出一阵怒火,“喻以默,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我逛我的街,你管我做什么?”

    喻以默皱眉,沉黑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阮诗诗,你以为我没看到吗?”

    刚才他过来找奶奶,正好看到阮诗诗吩咐保镖去找森森莎莎,而她自己却躲在一旁,生怕被人看到一般。

    她这么做,鬼鬼祟祟的,分明就是害怕被奶奶看到。

    喻以默皱眉,“你躲什么?怕被奶奶知道森森莎莎是你的孩子?”

    男人的话,宛如一把刺刀,准确而迅速的正中红心,阮诗诗心头一紧,顿时有些慌了。

    喻以默说的没错,她确实害怕被奶奶知道森森莎莎是她的孩子,这样一来,奶奶肯定会有所怀疑,她害怕露出破绽。

    没想到,好巧不巧,没被奶奶看出来,竟然一转头遇到喻以默了。

    如今她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捕捉到女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喻以默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追问,“你在怕什么?”

    阮诗诗攥紧拳头,佯装平静,“我没什么好怕的。”

    喻以默拧眉,继续逼近一步开口试探,“是吗?难道森森莎莎和奶奶有什么关联,所以你这么害怕?”

    阮诗诗一着急,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喻以默,我为什么躲着奶奶你还不清楚吗?我不想再和喻家在有什么纠缠,你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