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无敌医仙战神〕〔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68章 哪有她的容身之地!
    第468章哪有她的容身之地!

    佣人闻言,恭敬的后退一步,给叶婉儿让了位置,轻声道,“孙少奶奶,进去吧。”

    叶婉儿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心头直打鼓,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老太太微微侧头,沉声道,“过来,跪下。”

    叶婉儿一听,面色顿时白了几分,心有疑问,却又不敢多问,只好顺从的走上前,在老太太旁边的蒲团上跪了下来。

    之后,老太太继续拨动着手中的珠串,再没有任何吩咐,叶婉儿跪在那里,动也不敢动,问也不敢问,直到双膝都有些木然了,她这才咬牙转头询问,“奶奶,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您可以直接跟我说……”

    老太太眼睛都不睁,一字一句的道,“让你跪就是让你反省,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要我说出来吗?”

    叶婉儿闻言,面色顿时白了几分,她倒抽凉气,即使心底的不满已经冲破天,可是她依旧要忍气吞声,不能表现出来。

    这一跪,又是半个小时,叶婉儿的膝盖又酸又麻,她左右换着重心,内心叫苦不迭。

    就在这时,老太太突然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沉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叶婉儿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奶奶,我真的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

    老太太皱眉,顿了顿,冷声说道,“进门将近三年,把握不住以默的心,也没有为喻家添得一男半女,这些,我都不愿意再在老祖宗面前说了。”

    她说的直接,瞬间,叶婉儿的脸色乍青乍红,宛如调色板。

    “你和以默没有感情,可是你非要坚守这场婚姻,同为女人,我理解你的苦衷和难处,但是作为妻子,你不称职!三天两头跑去公司惹是生非,唯恐天下不乱,还在喻氏最混乱的时候跑来添乱,你以为别人不说,这些事情我就不知道吗!”

    老太太虽然上了年纪,可是口齿清晰,字字铿锵有力。

    叶婉儿身子一抖,不知不觉攥紧了拳头。

    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什么都知道!难道公司里有她的眼线不成!

    她气得不行,可是当着老太太的面,又不敢发作,咬了咬下唇,眼泪就掉了下来,悲切的表忠心,“奶奶,我是太在意以默了,我从来都不想给公司添乱,其实我去公司找以默,也是想问问情况的,如果喻氏有需要,我娘家肯定也会不余遗力的支持喻氏的!”

    “省省吧!”老太太冷哼,“你们叶家能有今天,是谁的功劳你还不知道吗!婚前婚后,叶家就没少吸我们喻家的血,你不清楚吗!”

    叶婉儿被吓的身子一抖,顿时说不上话来了,顿了顿,她一脸委屈的抬头看向老太太,“奶奶,我知道我做错了,我愿意受罚,您今天的教诲我肯定记住!记一辈子!”

    老太太闻言,眉头微拧,盯着她半天都没说话。

    当初喻以默要娶叶婉儿进门,其实她心里是反对的,但由于她太想过怡享晚年,承欢膝下的生活了,再加上喻以默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她也就默许了。

    可没想到,两三年了,叶婉儿不但没有生下重孙子重孙女,还和喻以默的关系越来越远,她不常在家都能看出来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再加上叶婉儿时不时作妖,她对她更是没什么好感了。

    可不管怎样,只要喻以默那边不发话,她也不好说什么,除了偶尔的教导和问话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行了,起来吧。”

    叶婉儿眸光一亮,立刻起身,谁知膝盖早就麻木没了直觉,她两腿一颤,“扑通”一声又跪了回去。

    老太太见状,皱了皱眉,涌到嘴边的话到底没说出口,别开目光不再看她。

    叶婉儿面色微沉,硬生生扯出尴尬的笑,慢慢站起身来,“奶奶,您今天跟我说的我都会记在心上的,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老太太看向一旁,摆了摆手,什么都没说。

    叶婉儿深吸气,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一直候在外面的随从佣人。

    她抬脚向前走,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了佛堂里传来老太太的声音,“木陶,你进来。”

    被唤作木陶的女人年纪也不小了,五十多岁,面容和善,对待谁都客气礼貌,却又带着几分疏离和冰冷,一看就知道是老太太身边的人。

    叶婉儿走到楼梯口,一扭头,正好看到木陶迈步走进房间里。

    她扯了扯唇,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情,弯腰揉着两条腿的膝盖,暗中嘀咕,“老东西!让我跪了一个多小时!”

    她叶婉儿可从来没受过这委屈,没想到,这老太太刚从疗养院回来,就给她立下了这样一个下马威,实在让她心头憋火。

    她正准备下楼,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到了佛堂,刚才自己蒲团上跪了那么久,她就随手将手机放到了一旁的地上,没想到竟然忘了拿。

    一想到她要重回那个压抑的佛堂,叶婉儿就心生排斥,可是事已至此,她不回去也没办法。

    犹豫了一瞬,她转身,走向佛堂,一走近才发现,佛堂的门虚掩着,还能听到隐隐的谈话声从里面传出来。

    她心头一动,竟忍不住放轻步子,慢慢靠近,透过门缝朝屋子里看。

    只见老太太从旁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木陶,开口吩咐,“派人去查一查这两个小孩的身世背景,所有的大事小事,都给我查清楚。”

    木陶犹豫了一下,伸手接着那张照片,轻声问道,“夫人,这不是那天在商场里碰到的两个小孩子吗?”

    “是。”老太太点点头,“实在和以默小时候太像了,务必要查清楚!”

    “是!”

    站在门口的叶婉儿将他们的对话都听了去,她一听小孩子长得像喻以默,心头一紧,莫名的想到了森森和莎莎。

    难道是阮诗诗的那两个野种吗!

    叶婉儿一激动,恨得咬牙,谁知房间里突然传来声音,“谁?”

    叶婉儿身子一紧,瞬间回过神来,她眼神飘忽,很快反应过来,推门走进去,冲着老太太和木陶赔笑,“奶奶,我手机忘了,回来取一下。”

    说着,她指了指蒲团旁边地上放着的手机,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拿了起来。

    老太太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任由她取了手机离开。

    从佛堂里出来,叶婉儿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因为刚才她进去的一来一回,瞄到了木陶手里的照片,竟然真的是阮诗诗的那两个野种!

    没想到,老太太刚回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他们,如果她知道了森森莎莎和阮诗诗的关系,那到时候喻家又怎么会有她的容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