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疯狂进化的虫子〕〔仙尊归来〕〔都市之仙帝归来〕〔暖婚蜜爱:天价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小阁老〕〔长生〕〔最强仙医奶爸〕〔好孕连连:总裁爹〕〔系统的超级宗门〕〔幽冥真仙〕〔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73章 送她一份“大礼”
    第473章送她一份“大礼”

    阮诗诗站在一旁,看着两个男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心里莫名的难受,她深吸气,走上前挡住宋夜安,看着杜越道,“你先回去吧,安安肯定不想看到你们这样起冲突。”

    她话音落下,空气安静了几秒。

    似乎是因为她的这句话,杜越面色微变,末了,他动了动唇,什么都没说,冲着阮诗诗微微点头,转头透过透明玻璃深深的看了床上的安安一眼,这才迈开步子,快步离开。

    待他走远,看不到背影时,阮诗诗这才回神,轻轻的拉了拉宋夜安的手臂,开口道,“查的怎么样了?”

    闻声,宋夜安回神,面色非但没有舒缓,反而更加沉,“所有监控都被人为抹掉了,干干净净的,一个画面都看不到。”

    阮诗诗惊讶,“什么?”

    原本她还想着,只要从路口的监控下手,到时候就能把车内的人拍得清清楚楚,凶手到底是谁一目了然,可是没想到……

    阮诗诗深吸气,“谁有这么大的权势?”

    能把那辆肇事车辆所经之路的所有监控都抹得干干净净,那这个人必定手眼通天!

    如果凶手真的是叶婉儿的话,那能替她打掩护的人就只有那位了。

    阮诗诗皱眉,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如果真的是他……

    “那辆车的车主查到了,车主说他的车钥匙几天前丢了,这辆车应该是被人偷了,而且警方那边已经在江州郊区发现了那辆车,车子被人开进附近的水塘里,淹了几天,已经报废了,车里也没发现什么有效的指纹和物证。”

    闻声,阮诗诗的身子冰冷了几分,她深吸气,“所以所有线索就这么断了吗?”

    如果查不到凶手,他们做的这一切都会白费力气,更何况,如今安安躺在病床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这个仇,不能不报,这个人,不能任由他逃!

    阮诗诗咬紧牙关,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等宋夜安回答,她深吸气,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去会会叶婉儿。”

    宋夜安眉头拧起,“什么?”

    阮诗诗沉默,没有回答。

    有时候,倒推未免不是寻找线索的好办法,既然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那她可以试着和叶婉儿见见面,看看她的反应。

    如果她真的有鬼,那肯定就会露马脚,如果不是她,那她去试探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似乎是看出了阮诗诗的想法,宋夜安拧眉,“你是想……”

    阮诗诗慢慢地收紧拳头,“对,兵不厌诈,她如果行的正坐的端,什么都不怕,那我们也不会冤枉她。”

    宋夜安拧眉,心头终是有些犹豫,“我不放心你去。”

    如果叶婉儿真的是凶手,那说明她真的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疯子!阮诗诗自己送上门去,叶婉儿会对她做出什么,他不敢想。

    阮诗诗咬牙,“但是夜安,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沉默片刻,宋夜安冷声道,“你可以去,但是必须要在公众场合见她。”

    阮诗诗顿了半秒,点头,“好。”

    她当然也知道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如今宋韵安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她又怎么能先栽在叶婉儿手里呢!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去找叶婉儿的时候就定在三天后,那天,叶氏集团有一场剪彩仪式,叶婉儿会出席,喻以默也在邀请的嘉宾名单中。

    到时候那么多人在,就算叶婉儿想要对她下手也会有所顾忌。

    这次,她要给叶婉儿准备一份大礼,精彩的大礼。

    与此同时,杜越从医院离开,一路上恍惚的回了家。

    谁知,刚到家没多久,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脸上的伤口,喻以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回来了?来公司一趟。”

    杜越心头沉闷闷的,犹豫了一瞬,还是应下。

    半个小时之后,他从家里赶到公司,直接抵达总裁办,一推开门,喻以默正站在门口的位置翻阅文件。

    看到他走进来,他习惯性的吩咐工作,待杜越走近,这才察觉他脸上贴着的肉色创可贴。

    喻以默吩咐工作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脸怎么回事?谁打的?”

    杜越本就低沉,如今被他这么一问,拧了拧眉,搪塞道,“不小心碰的。”

    闻言,喻以默眉头拧的更深。

    他又怎么会看不出那创可贴边缘的淤青,明显就是拳头打的,更何况,杜越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异常。

    他直接将手头摊开的文件夹合上,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正经道,“说吧。”

    看喻以默这样的架势,杜越再清楚不过,若是他不说,他肯定也会去调查,犹豫片刻,他开口,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叙述了一遍。

    听完,喻以默皱眉,“宋韵安好好的,怎么会出车祸?”

    况且,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没听到一点风声。

    犹豫之后,他开口吩咐,“去查一查,到底什么情况。”

    杜越应下,立刻去办。

    房门关上,喻以默站在办公桌前,再看桌上的文件,竟然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这件事,让他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

    之后的三天,阮诗诗依旧守在医院。

    宋韵安已经度过了危险观察期,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阮诗诗守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一守就是三天三夜,可是宋韵安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

    三天时间,阮诗诗肉眼可见消瘦了一圈,饭量很小,睡得又少,整个人憔悴的不是一星半点。

    第三天晚上,宋夜安赶过来劝她,“今天晚上回去吧,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受不了的。”

    “没事。”阮诗诗倔强的摇头,“我觉得安安会醒来的,我希望她醒过来一睁眼就能看到我。”

    她对宋韵安的亏欠,压根就不是这几天就能弥补回来的。

    “诗诗,如果你真的想为安安做点什么,就应该回去休息,你忘了吗,明天上午是叶氏旗下品牌的剪彩仪式。”

    一语点醒梦中人,阮诗诗愕然,这才恍然想起自己之前的计划。

    她深吸一口气,目光掠过床上宋韵安苍白的面容,这才转头,咬了咬牙,“好,我听你的。”

    她要好好休息,要容光焕发,要精神充沛,才能去应对明天的战斗。

    临走前,她问宋夜安,“拜托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一切安排妥当,都听你调动。”

    阮诗诗点头,“好。”

    她早就想好了,明天过去,她是给叶婉儿“送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