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76章 帮她掩盖罪行!
    第476章帮她掩盖罪行!

    此时此刻,阮诗诗宛如浑身带刺的小刺猬,说话字字珠玑,句句意有所指。

    总之,完全是将他当成对立面去看待了。

    喻以默有些不舒服的蹙了蹙眉,想起另一件事,便开口问,“对了,宋韵安的事情……”

    “与你无关。”

    丢下这句话,阮诗诗迈开步子,冷冰冰的走开。

    如今,在她看来,喻以默是叶婉儿的妻子,说不定也是她罪行的包庇者,甚至是她手眼通天的保护人,她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

    所以,对于叶婉儿的恨与责怪,也因为他的身份,让她在无形中对他带着偏见和不满。

    喻以默眸色微沉,看着女人冰冷的背影,心底的疑惑越来越深。

    她突然出现在剪彩仪式上,还有那个被人刻意安排的妇人,以及刚才从洗手间回来一脸惊恐的叶婉儿,这些所有值得深思的疑点,慢慢串成一条线,他有了头绪和线索。

    他转身,穿过店铺的大厅,回到门口。

    外面的众人依旧言笑晏晏,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喻以默走到叶婉儿身旁,不由分说的直接将她拉到一旁人少的地方,开口问道,“婉儿,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

    叶婉儿还没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一听到喻以默这个问,脑海里最脆弱的神经又绷紧了,“默哥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喻以默目光复杂的盯着她看,最后淡声道,“没事,就是问问。”

    叶婉儿惊出一身冷汗,还没想好要说什么,那边叶枫彭已经派人叫他们过去,进行剪彩。

    刚才因为意外状况耽误了时间,如今叶枫彭平稳了众人的情绪之后,各项步骤如序推进。

    叶婉儿飞快地扫了一眼心事重重的喻以默,连忙伸出手挽住了他的手臂,若无其事的说道,“默哥哥,走吧,我们去剪彩。”

    “嗯。”

    喻以默应了一声,目光带着几分揣测的看了看她,终是没再说什么。

    此时,阮诗诗已经离开剪彩仪式,走到路边停着的一辆轿车前,拉开车门上去。

    宋夜安一直在车上等着,看她上来,忍不住开口询问,“怎么样?”

    阮诗诗愣愣的看着前方,咬了咬牙,开口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叶婉儿。”

    她话音落下,宋韵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没想到,叶婉儿竟然这么心狠手辣,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阮诗诗认真的开口,“我没有拆穿她,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搜集证据,只有拿到证据,我们才能为安安报仇!”

    坐在驾驶座的宋夜安闻声,并没接话,而是长久的沉默着。

    他这样的反应,让阮诗诗莫名觉得心中没底,她深吸气,开口问道,“夜安,有什么不对的吗?”

    顿了顿,宋夜安被开口道,“我在想,上次你在生日那天被绑架的事,会不会也和叶婉儿有关。”

    他这一句话,让阮诗诗一惊,她脑海里浮现出鬼面人对她说的那些话,瞬间,她浑身发冷。

    那个鬼面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让她远离喻以默,不要和他纠缠不清,如果她真的听从远离喻以默,最大的受益人应该就是叶婉儿了。

    难道,上次的事情也是她做的?那那张带有蜘蛛网的卡片又是怎么回事?和之前给她送卡片的并不像是一伙人。

    难道叶婉儿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所以故意用别人的名义来做了这样的事?

    她深吸气,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垂在身侧的手却不知不觉有些颤抖。

    如今冷静下来,她仔细想了想,确实觉得上次被绑架时和之前收到卡片的经历相比不太一样,之前她再二再三收到卡片,都是收到东西,而上次她生日,却是被人直接绑架的。

    这么一想,确实蹊跷。

    难不成,上次绑架的事真的是叶婉儿所为?

    阮诗诗咬紧牙关,攥紧拳头,面色冷到了极点。

    “诗诗?”

    耳边传来宋夜安的轻唤,她这才慢慢回神。

    “有可能是她。”她咬牙,“我不会放过她的!”

    宋夜安顿了顿,语重心长的道,“诗诗,其实你生日那天回到西桥园,喻以默来找过你,当时他把那张卡片要走了,而且还向我保证会去调查,给我一个结果,但是现在,我没等到他的答复。”

    瞬间,阮诗诗眉头拧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能喻以默早就知道那是叶婉儿做的,之所以没说是因为他不愿意把她供出来,而他把那张卡片要走,也是在帮叶婉儿掩藏罪行!

    一股冷意在她心头陡然升起,阮诗诗气的身子发抖,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么看来,喻以默早就在她和叶婉儿之间做了选择,哪怕他一次次在她面前表现出他对她的在意和珍惜,可是说到底,她压根比不上叶婉儿在他心中的地位。

    所以,受伤的人分明是她,喻以默却愿意为了叶婉儿而包庇凶手!

    亏她还以为他有什么不同,亏她还曾对他死心塌地,到头来,她才发现,喻以默和叶婉儿就是一丘之貉,般配至极!

    一口闷气堵在她的心口,她鼻头一酸,眼泪都逼了出来。

    “诗诗……”

    宋夜安见状,连忙上前,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了,放心,恶有恶报,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阮诗诗咬了咬唇,终是点了点头,眼泪还是忍不住涌出来,打湿了男人胸前的衬衫。

    话说回来,森森和莎莎也是喻以默的骨肉,他为了包庇自己的爱人,甚至不会顾忌他人的死活,如今,她还真是看清他了。

    一颗心沉沉的冷了下去,阮诗诗慢慢恢复冷静,最后,她抬手擦去眼泪,深吸气道,“好,我们走。”

    宋夜安闻言,微微点头,“好。”

    他送阮诗诗走到车前,拉开车门让她上去,正要跟着上车,谁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屏幕,目光沉了几分,转而看向阮诗诗,轻声道,“诗诗,一个工作电话,你等我一下。”

    看到女人点头,他这才转身,走出几步之外,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六,查的怎么样了?”

    那头传来男人阴沉沉的声音,“宋小姐车祸的事没什么进展,对方擦的太干净了,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没有了,如果没猜错的话,上面肯定是有人罩着的。”

    瞬间,宋夜安面色冷了几分。

    不等他开口,小六的声音又从那边传来,“但是,阮小姐之前被绑架的事情,有些眉目了。”

    “是谁?”

    宋夜安蹙眉,“是谁?”

    “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喻以默的那个好友,苏煜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重生成巨星叶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