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87章 等肖晓琳判刑
    第487章等肖晓琳判刑

    宋夜安沉沉的回复,“嗯,要放了她。”

    若是再不放人,只怕喻以默会来狠的,到时候硬碰硬,只会两败俱伤。

    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失望,应了一声,岔开话题和宋夜安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如今他们刚柔并济,软硬兼施,难道真的没办法从叶婉儿身上套出什么吗?

    还是说,从一开始,他们就怀疑错了呢?

    这个想法刚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她直接否决。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她认定叶婉儿就是开车撞人的凶手。

    哪怕现在毫无线索,思路阻塞,可她还是坚信心中最初的肯定。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捏紧了拳头。

    思忖片刻后,她暗中做了一个决定,或许,她可以再去一趟警局,从另外一个角度下手。

    此时,江州一段林荫大道上,一个白色的面包车突然停在路边,紧接着,车门打开,丢下了一个人,车门快速关上,车子“嗖!”的离开。

    叶婉儿跌坐在地上,狼狈的不行,从昨天晚上饿到今天上午,她饥肠辘辘,体力全无,惊吓折腾轮流着让她紧绷着神经,直到这一刻,她才敢放松一些,大口喘气。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慢慢地朝她靠近,停在她身侧,车门打开,很快,有人下来,将她扶上了车。

    叶婉儿刚一上车,看到坐在车后座,身穿一身黑色西服的喻以默,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受控制的往外涌,“默哥哥,你终于来救我了…”

    昨天晚上,她本想着会有人来救她,没想到,在那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呆了整整一晚上,她才被放出来!

    喻以默伸出手,抽了几张纸巾,递到了叶婉儿面前,“现在没事了,我送你回家。”

    叶婉儿没接,委屈的直接伸手搂住喻以默的手臂,哽咽抽泣,“默哥哥,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宋夜安他竟然敢抓我,你要替我报仇……”

    闻言,喻以默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起,面色微沉,“婉儿,你当真没做过对不起宋家的事情?”

    宋夜安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如果下手,肯定是已经大概率确定了的。

    他义正言辞,相当严肃认真的询问她,架势宛如在审问犯人。

    叶婉儿一听,原本皱在一起的小脸更加委屈,“默哥哥,究竟要我说什么你才能相信?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喻以默眼睛微眯,透出几分危险的光,“那宋夜安为什么要抓你?”

    叶婉儿深吸气,面对男人的目光,莫名没有底气,“我……我也不知道!”

    喻以默沉沉开口,“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你瞒着我什么,婉儿,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

    他的这句话直接露骨,意有所指,叶婉儿一听,脸色顿时白了几分。

    难不成,喻以默也对她有所怀疑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应声,男人就已经转头,面色严肃的朝她看来,“明白吗?”

    叶婉儿心头一紧,说不上话来。

    她深吸气,咬了咬唇,泪光在眼底打转,“默哥哥,我真的没做过什么。”

    这个时候,除了死死不松口,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喻以默眸底拂过一丝暗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沉沉说道,“这样最好。”

    丢下这句话,他回头,不愿再说什么。

    叶婉儿暗中松了口气,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抓着衣角,不知不觉将衣服都抓皱了。

    很快,车子抵达别墅,叶婉儿下了车,看着车内没有半点反应的喻以默,开口问,“默哥哥,你今天能不能陪我一起,我害怕……”

    这是他们婚房的别墅,之前喻以默就只是偶尔过来,如今她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进去。

    喻以默低眸扫了一眼腕表,“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说完,他转而吩咐司机开车。

    叶婉儿心头一凉,半句话都说不上来,眼睁睁看着车子开走,渐行渐远。

    她站在原地,攥紧拳头,看着车影,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如今喻以默对待她,和从前大相径庭,她能感受到的,全是冰冷!甚至连之前的关怀和疼惜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喻以默已经知道了她做的那些事情吗?

    叶婉儿转身走进别墅,大脑飞快运转,她回到房间拿出备用手机,给霍川拨了一通电话。

    “喂?小姐,你回去了?”

    电话一接听,那头就传来霍川透着几分焦灼的声音。

    “嗯,亏我还以为你晚上就会去救我,没想到……”

    她冷哼。

    霍川解释,“小姐,你还没看明白吗?他们抓你,是为了钓我上钩,这是他们设的一个圈套。”

    闻言,叶婉儿蹙眉,“什么?”

    “他们只抓了你一晚上,一是警告,二是想利用你抓到我,不然为什么今早就把你给放了?”

    叶婉儿惊愕,“难道不是…默哥哥救了我吗?”

    今早看到喻以默时,她就已经认定是他救了她,没想到……

    听到喻以默的名字,霍川冷哼,“他?他最虚伪,只怕他已经要来调查你了。”

    叶婉儿大惊,浑身发冷,“那…那怎么办?”

    “这段时间,低调一点,安安心心在家里呆着,我们也减少见面,只有这样,犯错误的机会才更少一些。”

    霍川顿了顿,又接着说,“接着,就等肖晓琳判刑了。”

    这句话,才是重中之重,等到肖晓琳这个替罪羊被判刑,一切才尘埃落定,他们才能安心。

    叶婉儿连忙赞同,“对!你说得对!”

    蛰伏一段时间,只要能够把自己的嫌疑洗清,她也愿意!

    霍川点头,语气坚定的说,“好,那剩下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他们在等待,可是有些人却等不了。

    当天,阮诗诗赶往警局,申请要单独和肖晓琳见一面。

    对面,那个面黄肌瘦的女人低垂着脑袋,相比上一次,她更加消瘦了,颧骨高高隆起,骨头挑着皮。

    阮诗诗深吸气,开口问道,“肖晓琳,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事来找你。”

    肖晓琳沉默不语。

    阮诗诗继续说道,“我来求一个真相,也想帮你一把,别人答应你的事情,我也都可以答应你,我只要你说实话。”

    肖晓琳依旧沉默,仿佛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

    阮诗诗咬了咬牙,继续唱独角戏,“你还年轻,你就想这样在牢里过一辈子吗?还有,你的亲人呢?你有没有想过他们?”

    提及亲人,肖晓琳总算有了点反应,她眸光动了动,最后阴沉的吐出一句话来,“我是孤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