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94章 他被利用了
    第494章他被利用了

    如今,阮诗诗这样说,还提到了霍川,可信度自然是有的。

    没想到,当时霍川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把这件事解决,没想到还是被阮诗诗查到了!

    叶婉儿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对,霍川!先找霍川,把这件事告诉他!

    她这样想着,立刻转身去开洗手间的门,快速跑了出去。

    阮诗诗看着她的动作,没有阻拦,任由她开门跑出去,紧接着也跟着走了出去。

    远远的,她看着叶婉儿慌乱的朝那边的座位走去,眸光更冷了几分。

    如今,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要看喻以默了。

    叶婉儿面色苍白的走向窗前的座位,喻以默坐在那里,看到她,面色微微一变,开口询问,“婉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叶婉儿生怕被他看出破绽,连忙摇头说道,“没事,我就是有点头晕,可能是因为没休息好……”

    喻以默闻言,抬眼大致一扫,看到了那边阮诗诗的身影,心下了然。

    他淡声道,“那走吧,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叶婉儿一听,立刻点头。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心情花前月下,她只想立刻到一个没人的安全的地方,给霍川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赶快想应对措施!

    喻以默起身,带着她一起离开。

    另一边,阮诗诗坐在桌前,看着两人一同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

    不知道,这次试探,能不能让叶婉儿露出马脚。

    “诗诗,在想什么?”

    突然,耳边传来宋夜安的声音,阮诗诗立刻回过神来。

    “没事。”

    说着,她低头吃饭。

    宋夜安的眸色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转而抬眼望向走向电梯的喻以默和叶婉儿,眼底涌现出复杂的情绪。

    刚才阮诗诗突然离开,他就觉得异常,不经意扫视一周,就发现了坐在不远处的喻以默和叶婉儿,随后叶婉儿又去了洗手间,之后她和阮诗诗一前一后的回来,喻以默又带着叶婉儿离开。

    这期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的。

    而阮诗诗对他却只字不提,全程隐瞒。

    她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他,当他是傻子吗?

    宋夜安心头压着一口闷气,越想越不是滋味,最后,他将手中的刀叉放下,看着阮诗诗,轻声道,“诗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阮诗诗闻声抬头,看着男人突然严肃的神情,微微一愣。

    “夜安,你怎么了?”

    宋夜安一本正经的又问了一遍,“回答我,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阮诗诗一愣,看着男人的眼睛,突然觉得压抑,她深吸气,微微点头,“嗯。”

    看她承认了,宋夜安自嘲的苦笑,“诗诗,今天叫我来这里吃饭,是和喻以默说好的吧?”

    尽管他喜欢阮诗诗,但是也不至于愚蠢到蒙蔽双眼,他能看出什么,也能猜出什么。

    阮诗诗一时语塞,顿了顿,才点了点头。

    顿时,宋夜安气结。

    原本他以为阮诗诗叫他来这里吃饭是因为两个人的情感,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是被利用了。

    宋夜安苦笑,“诗诗,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阮诗诗微微皱眉,连忙解释,“夜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喻以默说好了,要试探叶婉儿,让她露出马脚,是为了尽快找出撞安安的人!”

    听她这么说,宋夜安的心更冷,“那这件事为何要瞒着我?明明我是你的丈夫,是你可以言说一切的人,可最后,你却什么都瞒着我。是因为他比我重要吗?”

    他说着,眼底情绪复杂,怅然,心酸和质疑混合在一起,莫名的让人心疼。

    阮诗诗倒抽凉气,想要解释,可是事到如今,无论她怎么去说,仿佛都会越描越黑。

    “夜安,不是的,我……”

    “对不起。”宋夜安垂眸,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手,“我们这几天还是冷静冷静吧。”

    说着,他迈步起身,转身离开。

    阮诗诗起身,想要跟上去,可是一想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停下步子。

    可能,他们之间真的需要彼此冷静一下吧。

    不到半个小时,喻以默就已经将叶婉儿送到了家门口。

    将她送到卧室之后,喻以默轻声说道,“你躺下休息下。”

    叶婉儿点点头,顺从的躺到床上,盖好被子。

    躺下之后,她乖巧的说道,“默哥哥,如果你忙,就先走吧。”

    “好,那你好好休息。”

    看到叶婉儿点头,喻以默这才转身,迈步走向门口。

    叶婉儿躺在床上,听到脚步声离开,一颗紧绷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她立刻坐起身来,从包里翻出手机,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

    还好,现在只是阮诗诗知道,她应该庆幸,喻以默并不知道。

    听着电话响了好几声,那头才接听,不等霍川说话,她就抢先一步开了口,“霍川!出事了!”

    “怎么了?”

    叶婉儿一激动,握着手机的手有些抖,“阮诗诗已经知道肖晓琳是替罪羊的事了!她还说拿到了一段音频,里面是你和那个肖晓琳电话录音!”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霍川,如果让喻以默知道撞了宋韵安的人是我怎么办?”

    “先别着急……”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叶婉儿不经意抬头,余光扫到不远处的一个黑影,立刻抬眼看了过去。

    看到站在那边的人时,她浑身一个哆嗦。

    “默哥哥……”

    喻以默面色冷峻,眸光犀利,面色阴沉的像是要杀人。

    她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僵在原地,无话可说。

    喻以默抬脚,阔步朝她走过来,身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吓人。

    他走到床边,逼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真的是你做的?”

    叶婉儿连连摇头,“默哥哥,不是我……”

    他眼底的怒意如同龙卷风一般席卷而来,“不是你还能是谁!”

    他都亲耳听到她说了,难道还能有假!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在骗他了!

    叶婉儿完全没了办法,慌乱到语无伦次,“默哥哥,默哥哥,真的不是我……是霍川,都是他!”

    喻以默眸色沉的可怕,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出来一看,是杜越打来的,他毫不犹豫按下接听。

    那头的杜越气喘吁吁,却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激动,“喻总,找到了一个黑匣子,拍到了当时的场景!大概能够确定就是叶婉儿!”

    瞬间,喻以默脸色更沉,怒意滚滚。

    他冷声下命令,“发给我。”

    挂掉电话,很快,他手机“叮咚”一声响,收到了杜越发来的视频文件。

    他扫了一眼已经满脸泪水的叶婉儿,咬了咬牙,按下了播放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