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98章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第498章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阮诗诗一时动容,心头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情绪,她深吸气,情绪复杂。

    几秒后,她回过神来,冷静了几分,转头看向喻以默,一字一句的问道,“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他们明明说好了一起合作,可是他却迟迟没有消息。

    喻以默随手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擦还在滴水的湿发,缓声道,“要喝啤酒吗?”

    说着,他迈步走到冰箱前,径直拿了两瓶啤酒,打开,放到桌上。

    阮诗诗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有些生气,“喻以默,你到底有没有拿到证据?”

    他们之前谈好的,她负责把肖晓琳的事情透给叶婉儿,而他负责看她的反应,抓她的破绽。

    如果叶婉儿真的有问题,在得知肖晓琳说实话之后,肯定会坐不住的。

    喻以默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啤酒,淡声道,“嗯,回去之后她就和霍川通电话了,杜越那边也找到了黑匣子,大致能确定当时开车撞人的就是她。”

    闻言,阮诗诗心头一震。

    虽然她心中早就怀疑叶婉儿了,可是听到事实的那一刻,心还是忍不住沉了几分。

    照喻以默这么说,有了这些证据,他们就能把叶婉儿送进警局,为肖晓琳平反,给安安一个说法了!

    她连忙开口问,“证据呢?交给警方了吗?”

    喻以默微微拧眉,面色严肃,顿了顿,才轻声道,“还没。”

    看着他的反应,阮诗诗突然有些不安,她深吸气,开口问,“为什么?”

    喻以默将手中的酒瓶放下,淡声道,“我和叶婉儿离婚,对她来说已经是惩罚,至于之后要怎么处理,不如等宋韵安醒来了再决定。”

    阮诗诗一惊,几乎是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你不打算把那些证据交给警方?”

    喻以默转头,目光沉沉的同她对视,“等宋韵安醒来,我们让她自己做决定。”

    “不!”阮诗诗下意识摇头,“我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精力,为的就是给安安讨一个公道,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喻以默,你心软了是吗?”

    喻以默沉默不语。

    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失望,她又问了一遍,“你终究是心软了是吗?”

    “那些证据我会交给警方,但不是现在。”喻以默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刚和她离婚,如果再把证据交给警方,只怕她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

    因为离婚的事情,叶婉儿割腕自杀,目前的情况已经变得很糟糕了。

    阮诗诗闻言,面色越来越冷,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冷笑,“喻以默,这样有意思吗?从一开始你就是耍我是吗?”

    当初说要和她合作一起找凶手的人是他,如今拿到证据出尔反尔的人也是他!

    喻以默目光认真,一字一句道,“再等等,等宋韵安醒来,我就把这些证据交给警方。”

    如今他和叶婉儿刚刚离婚,她又进了医院,如果把证据交给警方,对于她来说,无疑不是一拳重击,他怕叶婉儿无法承受。

    阮诗诗冷笑,眸底涌现出讽刺的神色,“喻以默,你真是伪君子!”

    丢下这句话,她转身,想要快速逃离这个地方。

    说到底,她这不是被他利用了吗?从一开始,她就不该相信他!

    阮诗诗越想越气,只顾着往外跑,全然没留意脚下,谁知刚走到门口,踩到了地板上的一滩水,脚下一滑,整个人“啪!”的一下摔倒在地。

    顿时,膝盖处传来火辣辣的痛,阮诗诗疼得倒抽凉气,就在这时,身后有脚步声靠近,紧接着一只带着温度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臂。

    阮诗诗恼羞成怒,心里对于他的埋怨更是多了几分,又气又恼,想都没想,直接甩开他的手,“别碰我!”

    这些日子,她几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一颗心都吊在嗓子口,担心宋韵安,害怕她醒不过来,更害怕凶手对他们再次下手。

    没想到,她好不容易确定了幕后凶手,找到了证据,却还是不能替宋韵安讨回公道!将坏人绳之以法!

    阮诗诗越想越气,鼻子一酸,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喻以默站在一旁,看着女人坐在地上掩面抽泣,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捂住了一般,沉闷的喘不上气来。

    他静静等候,等她情绪慢慢平缓了些,这才上前,弯腰俯身,直接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阮诗诗像是受了惊的小鸟,奋力挣扎,想要推开他。

    喻以默拧眉,沉声道,“别动,伤口挣开了!”

    男人沉冷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阮诗诗身子一僵,竟然真的没有再动。

    喻以默抱着她走到沙发前,将她放下,随后拿来医药箱,动作利落的给她的伤口消毒包扎。

    阮诗诗垂眸,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给她处理伤口,堵在心头的恼怒却没有消散半分,她有些气,言语里带着刺,讽刺道,“喻以默,你比之前更无赖,出尔反尔的能力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闻言,男人继续手上包扎的动作,淡声道,“承让了。”

    阮诗诗更加生气,就好似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软趴趴的没有半点效果,她气的要死,他却依旧风轻云淡!

    她咬了咬牙,愤愤开口问道,“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帮我对吧?”

    “错了。”

    喻以默将纱布固定住贴好,头也不抬的说道,“如果我真的想要维护叶婉儿,从一开始就不会和你一起去调查,我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闻不问就行了,不是吗?”

    阮诗诗一时语塞。

    确实如此,如果喻以默真的想维护叶婉儿,从一开始就没必要找她合作。

    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他拿到了证据却不肯交给警方?

    她拧眉,“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喻以默慢慢地将东西收拾到医药箱里,抬眸朝她看过来,眸光黑亮,“阮诗诗,你放心,我会给你和宋韵安一个公道的。”

    说着,他顿了几秒,接着道,“你只要记住,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就行了。”

    那一刻,他眸底的星星亮光,就像是一枚枚炸弹,迅速击中她的心口,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胸腔内心狂跳个不停,她的脸颊迅速燥热起来,不受控制。

    他说她是她这边的,可信吗?

    大脑飞速运转,片刻后,她回神,冷静下来,连忙移开目光,深吸气道,“我不信。”

    丢下这句话,她顾不上膝盖处的疼痛,站起身来,佯装冷静的迈步朝外走去。

    哪怕对上他那双眸子时会心动,哪怕她总是会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他,可是当她冷静下来,心底总是会有一个声音在说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走到门口,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成了一个拳头,她深吸气,转头朝喻以默看过去,一字一句的说道,“喻以默,你不给我证据也没关系,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让有罪的人得到惩罚。”

    丢下这句话,不等他回复,她直接迈步走出了公寓,将门重重的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