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一世龙皇〕〔重生之彪悍奶爸〕〔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04章 喻氏股东意外身亡
    第504章喻氏股东意外身亡

    叶枫彭看众人各有想法,轻笑了几声,开口道,“我承认因为我的一些私事,我对喻以默有意见,我心眼小,眼里容不得沙子,所以想看着喻氏有更好的人去带领,我支持谁,仅代表自己的看法,我不阻拦你们,但是只要我们眼光相同,意见一致,我们就是好朋友!”

    说着,他端起酒杯,起身向大家敬酒,一饮而尽。

    众人笑笑,现场气氛慢慢缓和了许多,只有刚才那个倔强的股东老陈看清叶枫彭的目的之后,对他始终吹胡子瞪眼的,再没半点好脸色。

    很快,酒局进行到尾声,众人纷纷散席,老陈迫不及待的起身,打算离开,谁知还没走几步,叶枫彭就追了上去,“老陈,我有话和你说。”

    老陈冷哼一声,“我没什么跟你好说的,我看好的喻氏总裁从来都只有喻以默一个,喻顾北,哼!他算什么东西!”

    说着,他白了叶枫彭一眼,又转而看向自己的手下,冷声训斥,“从今以后,这样不三不四的场合都给我推了!什么玩意儿!”

    他这话,显然是故意说给叶枫彭听得。

    叶枫彭站在原地,面色冰冷下去,叶泽宇从旁边靠过来,打抱不平的说道,“这犟老头!据说之前跟喻青山一起共事的,出了名的难搞,没想到这么忠心!我呸!”

    叶枫彭面色不变,依旧目光定定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叶泽宇看他不说话,开口问道,“爸,他们现在都不愿意,以后要是提出让他们交股权,他们肯定更不愿意,要不这样,我们直接把不配合的人名报给喻顾北,让他出手?”

    闻言,叶枫彭冷哼,瞥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事事都交给喻顾北的话,那他要我们做什么?你别忘了他往我们叶氏砸了多少钱!”

    叶泽宇皱眉,“那…这怎么办?陈德生那老家伙,资历老,脾气倔,手里握着的股份在股东中可不算少!到时候他在股东面前一搅和,那我们的计划可怎么办!”

    叶枫彭沉默,犹豫了很久,眸底突然闪过了一丝阴冷的光芒,“既然他倔,那我们就让他倔不起来!”

    如今,喻以默把叶氏逼上绝路,喻顾北对他们施以援手,他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攀上一棵大树,奋力的向上爬,在江州商圈站稳脚跟!

    这样的机会,仅此一次,如果他们把握不住,只怕叶氏就站不起来了!

    叶枫彭狠下心来,心里慢慢有了打算。

    翌日清晨,就有噩耗传来。

    喻氏集团股东陈德生早起晨练时在江州河边失足溺水,被人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享年65岁。

    警方介入调查,最终经法医判定,死者确实是溺水而亡。

    喻以默得到消息时,正在公寓里用早餐,消息过于突然,他刚得知时,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一抖,杯中的黑咖啡洒出来了一些。

    刚刚抵达门口的杜越也同样震惊,很快,他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总裁,陈德生昨天晚上应了叶枫彭的邀约,我听说在饭桌上他们好像起了冲突。”

    闻言,喻以默的眸光顿时沉了下来,他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下,脸色沉的有些可怕。

    “陈叔的家人知道了吗?”

    “据说尸体在警局里做了检验之后就被家人送去火化了。”

    喻以默闻言,立刻起身拿起西装外套往外走,“走,我们去一趟。”

    这件事发生的过于突然,就连他也很诧异,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先安抚好陈德生的家人。

    陈德生之前是喻青山的得力下属,跟喻以默的关系也很好,有好几次面对公司众人的声讨和发难,都是陈德生替他顶下了一大半压力,他的恩情,喻以默一直记得。

    而这次突然发生的意外,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赶到殡仪馆时,陈德生的老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女儿和儿子都远在外地,得知消息之后都还没来得及赶过来。

    喻以默走上前,看着已经哭晕了两次的陈德生老伴,心头有些发酸和自责,“陈姨,节哀顺变。”

    这个时候,他除了劝慰,也做不了别的。

    “以默,你说他怎么会这么突然就走了?今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身体也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溺水?他都在江州河畔锻炼一年多了都没事,怎么会今天突然失足落水?”

    陈姨拉着喻以默的手,老泪纵横,哭的差点背过气去。

    喻以默沉默了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陈姨,昨天晚上陈叔有没有什么异常?”

    “哪有什么异常?喝完酒回来,还跟平常一样跟我吐槽抱怨,之后就去休息了。”

    “他都吐槽了什么?”

    “说是什么叶氏心怀不轨,想要拉拢人心,他说坚决站在你这边什么的,以默,我们家老头子对你对喻氏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我不相信这就是一场意外,你可一定要帮我查查,我们老头子不可能走的这么突然!”

    陈姨拉着喻以默的手,语气肯定说个不停,直到后来她的儿女赶到,她一激动,又哭的昏了过去。

    喻以默拧紧眉头,心里来来回回想着陈姨刚才说的那些话,心头的疑虑越发沉重。

    他也不相信陈德生就这么走了,他身体向来硬朗,而且在江州河畔晨练已经是老习惯了,若是判定为意外,可信度不高。

    若是说为伪装成意外的谋杀,倒是更可信一些。

    离开殡仪馆,喻以默立刻吩咐杜越,“去查一查昨天叶枫彭组的局都谁去了。”

    “是。”

    从殡仪馆赶到喻氏集团,喻以默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面色冷峻严肃,他看着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乌云,良久没有出声。

    近两天来,他心底总有一股不安的预感,仿佛有些东西在黑暗中慢慢孕育,发酵,最终将吞噬一切。

    突然,房门被推开,杜越快步走进来,呈上来一份名单,“这是昨天去叶枫彭那里的股东名单。”

    喻以默大眼一扫,心里有了数,他沉默了片刻,冷冷开口,“现在,按照名单上的顺序,叫他们来办公室,我要和他们面谈。”

    隐隐之中,他觉得这次的事情和喻顾北有关系,而现在,就是去证实的时候。

    与此同时,江州城机场。

    阮诗诗带着森森莎莎在候机室里等待,没一会儿,陆小曼快步走来,开口道,“诗诗,宋先生去安排了,詹姆斯先带着宋小姐上专机,等那边申请航线的通知下来,我们才能上去。”

    阮诗诗点头应下,“好。”

    她说着,搂紧森森和莎莎,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今天,就是他们离开江州,陪同安安去国外治疗的日子了,宋夜安安排了专机,直接护送他们离开江州,抵达目的地。

    刚才在候机室里,她无意中翻到了手机推送的关于喻氏股东溺水身亡的消息,莫名其妙的一颗心就吊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