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11章 喻家的变故
    第511章喻家的变故

    抵达国外詹姆斯所在的医院,一转眼好几天过去了。

    自从他们到达医院的那一天起,詹姆斯就带领自己的专家团队成立了医疗组,火速对安安的恢复策划了方案并实施。

    因为恢复过程专业且机密,阮诗诗和宋夜安几乎见不到安安,他们在医院附近的五星级酒店住下,除了去医院里见见医生之外,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闲逛整个城市。

    说起来,这应该是阮诗诗近两年以来最清闲的一段时光,她带着森森莎莎穿越阳光小城的大街小巷,走遍教堂,吃遍美食,甚至连海港的风景都看了几遍,偶尔也会和宋夜安陆小曼一起,晚上出去,看看夜景,去酒吧里,听听音乐,喝点小酒。

    然而,她不知道,在她最闲适的这段时光里,国内江州城喻氏集团已经变了天。

    一连三天,喻氏集团首席总裁喻以默不见踪影,自从上次公司的股东陈德生意外身亡之后,集团内的股东和高层都心猿意马,动起了小心思。

    再加上叶氏公司的父子俩一波又一波的动员和示好,所有人都心思复杂,面对叶枫彭组的局,他们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坊间关于陈德生意外身亡的事情传出了各种不同的版本,大多数都是关于这场事件并非意外,而是谋杀,可大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信息,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就大家私下里说说而已。

    可说的人多了,事情慢慢发酵,可信度也慢慢的越来越高。

    而之前和陈德生一起参加过叶枫彭酒局的那些股东,心中自有自己的猜想,那日陈德生顶撞了叶枫彭,之后第二天就出了事,这事不得不让人多想。

    因此,如今再看向叶家父子俩,他们自然多了几分忌惮,就算是打表面功夫,也都会圆滑的赔笑圆场,不撕破脸皮。

    随着叶家父子俩在喻氏集团股东和高层之间的如鱼得水,再加上喻以默无缘无故消失了几天,集团内部权势的天平正在慢慢倾斜。

    喻以默失踪的第五天,喻顾北出现在公司里,他以股权持有人的身份召开了紧急会议,很快,他拿到了多数赞同票,以喻家喻青山第二继承人的身份正式接管公司。

    一时间,江州城议论纷纷,对于豪门之间的恩怨争斗,大家都不陌生,甚至乐于谈论,但是这次喻以默突然消失,紧接着喻家二少爷突然夺权上位,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忍不住去猜想。

    可是,喻家家主喻青山人在国外,对于国内的动荡,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而喻家老太太也一直销声匿迹,尽管警方已经派人去调查喻以默的行踪,却没查到任何东西。

    一周之后,江州城传出一个轰动的消息,警方在青山后山的芦草荡里发现了一具被野生动物撕破的成年男性尸体,尸体腐化严重,经过dna比对,验证是喻以默的尸体,并且在芦草荡旁边发现了露营的帐篷和餐具,以及一些喻以默的私人物品。

    警方通过检验,最后确定死因,死者是在芦草荡周围露营野钓,最终遭受野生动物袭击而身亡。

    喻家得到消息,在喻顾北的主持下为喻以默办了盛大的葬礼,期间喻家老太太现身,白发人送黑发人,哭得几欲昏厥,喻顾北也同样的憔悴。

    即便如此,网络上还是有一些营销号和网友纷纷猜测事情的真伪,不少人推断这是喻家两子争权内斗的结果,可很快,营销号被查封,网络上所有关于这件事的猜测在一夜之间了无踪迹,口风被遮的严严实实,与此同时,喻顾北肃清集团上下,大半个公司被换了血,他将实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以一人之力挡住了所有的舆论和猜测。

    很快,一段时间过去,在他沙伐果决的手段下,各种言论慢慢的销声匿迹,关于喻氏内斗的话题热度也越来越淡。

    与此同时,阮诗诗在国外,因为詹姆斯团队的恢复治疗工作已经进行到了第二阶段,她开始越发频繁的接触到病床上的宋韵安,需要花费自己大多数的时间陪同在旁边,也慢慢忙了起来。

    陆小曼因为国内家中有事为由,提前回了国,而宋夜安在国外也没有闲着,每日必定召开视频会议,并且在国外附近的各城市来回奔走谈项目,并没有太多时间陪在他们身边。

    一时间,阮诗诗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一边要照顾森森莎莎这两个小家伙,另一边还要时刻关注着宋韵安的情况,忙的晕头转向,好在宋夜安将保镖小李留在了她身边,一切有人分担照应,勉强能忙的过来。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宋韵安的情况竟然慢慢有所好转,持续的细胞唤醒和电击治疗,竟然让原本没有半点反应和肢体动作的她慢慢手指会动起来,这是一个好迹象,证明宋韵安还是有可能会醒过来的。

    阮诗诗拿起手机,迫不及待的给宋夜安拨了电话,“喂,夜安,有好消息了!安安的手指会动了!”

    那头的宋夜安闻言,微微迟钝了半秒,随即轻笑缓声道,“确实是好消息,后天我就能从费城回去,你再坚持一下。”

    “好,我这边有小李帮忙带着森森莎莎,事情也不算多,你不用担心。”

    “好,等我回去。”

    两人短暂的交流结束,挂断电话,阮诗诗依旧沉浸在宋韵安身体恢复的欣喜之中,而另一头的宋夜安却陷入了沉思。

    于他而言,妹妹身体恢复,有苏醒的迹象,这是好事,可是伴随着她身体的好转,另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也悄然而至。

    一旦这边的治疗结束,他们必定要回国,而江州那边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糟,且不说喻氏集团已经易主,单单喻以默死亡的消息就是一颗重磅炸弹,他不敢肯定阮诗诗如今心里还有没有喻以默的一席之地,可这件事必定会牵扯到她的情绪。

    他费尽心思带着阮诗诗一家来到国外,以妹妹治疗身体的理由留下她,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毁于一旦。

    而现在,阮诗诗对于国内江州城发生的所有事情还一概不知,他带她换了新手机,并且刻意动了些手脚,封闭了关于江洲城的新闻,所以她如今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尽快回到阮诗诗身边去,能多留她一时就多留一时,能拖住她一生就尽量拖她一世。

    江洲诚的情况还不明朗,喻以默是死是活,他还不能确定,他绝对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让阮诗诗动了恻隐之心,让喻以默重新扳回一把!

    哪怕喻以默真的死了,他也决不允许,因为他的女人,必定要满心满眼都是他才行!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永远隐埋于黑暗,就像纸永远包不住火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