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14章 尸体不见了
    第514章尸体不见了

    阮诗诗一旦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她通知了森森莎莎之后,第二天一早,立刻带着他们,搭乘最早的航班,直接飞往国内江州城。

    当天下午,他们抵达目的地,阮诗诗带着森森莎莎前往西桥园。

    刘女士开门的那一瞬间,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她也没想到昨天还跟她视频的女人,今天突然带着孩子跑了回来。

    “你们…你们怎么回来了?”

    阮诗诗有些疲惫,可还是强撑起笑容,半开玩笑道,“怎么?不欢迎啦?”

    “说的什么话,你们回来我能不欢迎吗!”

    刘女士笑着拉着森森莎莎两个小家伙走进屋子,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即使抵达了江州,她心底那股惴惴不安依旧没有消失。

    趁着森森莎莎和阮教授一起玩闹的时候,阮诗诗拉着刘女士到一旁,刘女士一看到严肃的面色,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你是想问喻以默的事?”

    阮诗诗深吸气,自知瞒不住刘女士,只好点了点头,“对,喻家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刘女士叹了口气,便将自己从一开始听到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复述给阮诗诗。

    阮诗诗听得时而拧眉,时而气愤,到最后,仔细想来,母亲得知的这个版本,真实度肯定没那么高。

    毕竟,他们得知的,都是别人想让他们知道的。

    晚上,她离开西桥园,买了新的手机新的卡,将那段时间以来网络上出现的各种新闻消息的翻了一遍,试图寻找突破口。

    她怎么都不相信喻以默就这么死了。

    而且,她心里越发怀疑这所有的事情都和喻顾北有关系。

    看了看,她的眼睛有些酸胀,突然,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她顿了顿,拿起新手机,给之前在机场丢失的那个手机打了电话。

    打是打通了,“嘟——嘟——”响了好几声,就是没有人接,就在她想要放弃的时候,谁知手机一震,那头突然接听了。

    她心头一喜,连忙开口,“喂?”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阮诗诗一愣,察觉到异常,连忙拿开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确定电话还是接通的,又连忙放至耳边,试探的问道,“喂?有人吗?”

    那边依旧沉寂的可怕,阮诗诗心底生寒,总感觉电话那头的人正在听,就是不可能说话。

    这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话筒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细碎的女声,似乎是离得比较远,她听不太清楚,但能隐约听到她说,“我今天……”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那头就毫不犹豫的掐断了电话。

    阮诗诗心头一震,莫名觉得刚才电话那头无意传来的女人声音有些说不清的耳熟。

    似乎是在哪里听过,可是让她一时去想,偏偏又想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郊区的别墅中,二楼的书房中,喻顾北面色微沉眸光微寒的看向眼前的女人。

    陆小曼深吸气,心里有些心虚。

    之前邵卓特意吩咐过她,进门前一定要先敲门,可是她今天却是突然闯进来的。

    她也不知道喻顾北正在打电话,而且看他的脸色,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她深吸气,刚要道歉,“对不……”

    “不用。”

    喻顾北微微抬手,面上又恢复了平和,甚至对她勾了勾唇角,伸手示意她走过来。

    陆小曼面色一喜,立刻快步走上前,自然而然的拉住了他的手。

    两人似乎是一如既往的甜蜜,可是陆小曼却能够感觉到喻顾北心事重重,有些阴郁。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喻顾北就一本正经的同她说,“小曼,我还有点工作需要处理……”

    言外之意,她该离开了。

    跟在他身边那么久,陆小曼自然懂得什么意思,懂事的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喻顾北一个人。

    可很快,敲门声响起,邵卓气喘吁吁的推门进来,“少爷,还是没找到。”

    瞬间,男人的面色变得阴沉森寒,他攥紧放在旁边的酒杯,冷冷道,“我是养了一群废物吗!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邵卓低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当初,雨夜那晚,他们把喻以默打的半死,就差一口气就断气的那种,为了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他派手下将他扔到青山的后山里,让他体会绝望。

    可谁知,隔日,他派人去找喻以默的尸体,把当时的地点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尸体。

    这就是最可疑的地方!按理说,喻以默已经被打成那样了,再加上洛九爷给他注射的那一管药,他绝对不可能再逃出生天!

    可是为什么尸体却找不到呢?

    “少爷,会不会真的如你所说?他的尸体被动物叼走了?”

    喻顾北冷哼,“天真!我拿来忽悠众人的借口,你竟然还信了!”

    当初,为了顺利的得到喻氏集团的代理总裁的位置,他必须要让大家都知道喻以默已经不在了,所以,他找了一个监狱里的死囚,顶替了喻以默的尸体。

    可是,喻以默真正的尸体一天不找到,他就一天放心不下!

    邵卓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继续派人去找。”

    闻言,喻顾北这才微微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目光飞快地扫过桌子上放着的手机,轻声道,“对了,阮诗诗她回国了吗?”

    “是的,今天刚回来。”

    顿时,喻顾北微微眯了眯眼,眼底泛出了精光。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用不了多久,这个阮诗诗肯定会过来找他。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阮诗诗就到了喻氏集团,要找他面谈。

    喻氏集团的总裁办里,阮诗诗看着原本属于喻以默的位置如今坐着别的男人,心头莫名的不是滋味。

    喻顾北坐在椅子上,也没起身,言笑晏晏的看着她,轻声问道,“阮小姐,来找我,你有什么事?”

    阮诗诗微微勾唇冲他笑了笑,目光扫到他那双交叠在一起的双腿,轻声道,“看来你的腿好了。”

    喻顾北笑笑,轻声道,“遇到了好的医生,医治了一段时间,恢复了。”

    阮诗诗勾唇,眸底笑意不明。

    他的腿早不好,晚不好,偏偏在喻以默失踪之后突然好了,这太可笑了。

    很显然,他的腿早就恢复了,之所以一直掩藏着,是因为他就是在等这一刻,等喻以默消失,他完好无缺的出现在大家面前,独挑大梁。

    上次在拍摄短片的剧组里,她不经意间看到他的腿动了一下,当时只是怀疑,其实那个时候,喻顾北的腿应该就已经好了。

    见她半天没说话,喻顾北勾唇,轻笑着问道,“阮小姐,你来找我,不止是为了问候我的腿吧?”

    阮诗诗回神,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抬眼对上喻顾北琥珀色的双眸,直截了当开口问道,“喻以默真的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