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白卿言萧容衍〕〔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15章 真的死了吗?
    第515章真的死了吗?

    喻顾北似乎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他目光滞了一瞬,随即把玩着手中的限量版钢笔,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阮小姐跑过来找我,就是想问我这个问题吗?”

    阮诗诗面色微沉,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动作,她深吸气,语气坚定地说道,“喻以默的情况,你这个做弟弟的应该更了解一些,网络上传的那些我不相信,所以不如直接过来问你。”

    闻言,喻顾北笑出声,他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那你还真是看错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大哥的关系并不亲近,你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就是真相。”

    阮诗诗见他油盐不进,不肯把话说明,心里大概有了数,她微勾唇角,冷冷道,“那你应该心里还挺高兴的吧?”

    瞬间,喻顾北的面色变得阴冷,他直直的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女人,眼底闪过了尖锐的冷光。

    紧接着,他冷声开口,“我大哥的葬礼才刚办过不久,你当着我的面这样说,不太好吧?”

    “是吗?”

    阮诗诗无所谓的笑笑,看着男人一会儿功夫就变了好几次脸,她心底的冷意更深了几分。

    仅仅几段对话,她就已经看出喻顾北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就算换做别人,只怕也没办法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选择忽略男人微冷的面色,自顾自起身,冲着他的方向微微欠身,随后淡声问道,“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了。”

    说着,不等喻顾北在说什么,她直接转身,步伐干脆利落的朝门外走去。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目光沉沉地落在她的后背上,眼底闪过了一丝阴戾的光芒。

    没过多久,有人敲门,紧接着,邵卓推门而入,走上前来汇报情况,“少爷,阮诗诗已经走了。”

    听到这个名字,喻顾北微微蹙起眉头。

    之前他还觉得这个女人无足轻重,她只是他用来牵制喻以默的筹码而已,他从来都没将她看作为对手,可是刚才,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从她身体上散发出的机敏和警觉,甚至是语气里带着的几分试探意味。

    这很危险,他只是想把全部火力都集中在对付喻以默身上,他不愿抽出任何精力去对付旁人,可显然,现在的阮诗诗变得有些棘手了。

    不等他回神,旁边的邵卓继续说道,“少爷,刚才阮诗诗在离开时,向我打听了喻以默下葬的墓园。”

    喻顾北眉心一跳,“你告诉她了吗?”

    “说了。”邵卓开口解释,“这不是什么秘密,是查新闻问记者最后都能得到的信息,我是担心不告诉她反而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索性说了。”

    喻顾北微微颔首,淡声道,“没关系,不要紧。”

    邵卓顿了顿,接着问道,“那要派人盯着她吗?”

    喻顾北毫不犹豫的说道,“盯着。”

    如今喻以默的尸体还没有找到,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他已经over了,所以在最后的关头,他要集中警惕,不能出任何纰漏和差错!

    而阮诗诗这个女人,就算她再聪明,终究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这么一想,喻顾北紧绷的心弦略微放松,随即抬手按下桌上座机的快捷键,通知公司各部门开会。

    阮诗诗离开喻氏集团之后,直接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前往江州郊区的西陵墓园,这里靠近江洲河,风水极好,里面的墓地寸土寸金,不是普通人家能买得起的。

    阮诗诗将之前的新闻翻了一遍,曾经看到过有营销号描述喻顾北给喻以默举办的这场盛大的葬礼,夸赞他做到了喻家二少的职责。

    阮诗诗现在想来,只觉得可笑。

    她上了计程车,看着车子向郊区开去,不知为何,心口莫名的发凉。

    她一遍遍回忆刚才在喻氏总裁办喻顾北说的那些话,心里莫名的涌现出一股不安,虽然她能够看出喻顾北是在说谎,可是从他的淡定自若和高度自信中,她莫名的感到心慌。

    如今喻顾北稳坐喻氏总裁这个位置,似乎全然没有后顾之忧,如果喻以默没死的话,他肯定不会是这个状态。

    要么,就是他真的杀害了喻以默,要么,他手中绝对捏着喻以默的把柄,能够轻易置他于死地或是完全控制他的自由。

    这么一想,阮诗诗心底陡然生寒,随着车子越开往西陵墓园,她的心越是不安。

    如果喻以默真的出了意外……

    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过,紧接着,她心头涌现出一股酸涩之感,眼眶里也涌现出泪水,难以自持。

    几秒后,她猛然发觉,抬手擦去眼角的湿润,她深吸气,稳住情绪。

    为什么她会想这么多?之前她分明是很恨喻以默的,可现在,一想到他有可能真的出了事,她就莫名的心慌难受。

    是因为他是森森莎莎的亲生父亲吗?所以她才会想那么多,才会顾虑那么多。

    几秒后,她心中微微肯定,像是自我催眠一般,将自己方才那股复杂的情感归结为此,心头的负担也慢慢消散了几分。

    “姑娘,一个人去墓园拜访故亲啊!”

    兴许是路途遥远无聊,车上的司机突然开口同她搭话,抬眼透过后视镜朝她看来。

    阮诗诗闻声,轻声应了一声,算是默认。

    “哎!”司机大叔瞥了她一眼,看她情绪低落,叹了口气,轻声道,“人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了,姑娘,要想开一些。”

    听着司机有一句没一句的劝导,阮诗诗也没说什么,直到快抵达西陵墓园时,司机大叔突然感叹了一句,“这里的墓地,可真是比金子还贵哟!”

    阮诗诗顿了顿,犹豫了一瞬,开口问道,“您知道这边墓地是什么价吗?”

    司机大叔笑着点头,冲着她伸出了手势,“得这个数!”

    阮诗诗见状,微微有些诧异,原本她不知道价钱,只知道这里价格贵,但是没想到,真正的价钱要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贵得多。

    说话间,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司机大叔将车子停稳在墓园正门口,阮诗诗付钱道谢之后,便推开门下车。

    抵达墓园门口,她看着大门,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鼓作勇气,走上前去。

    进入墓园,首先要登记个人信息,她做完之后,从旁边拿起一簇白菊花,迈步朝里面走去。

    不是为何,从她走进墓园之后,就莫名的进入到一种肃然沉重的状态之中,脑海里一想到喻以默真的有可能已经不在了,她的心就像是被尖锐的刀片划伤一般,阵阵刺痛,难以忍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