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26章 算哪门子总裁?
    第526章算哪门子总裁?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抵达西桥园,在靠近路边的地方慢慢停稳,阮诗诗坐在后座,专注地想着什么,压根就没有要下车的打算。

    旁边的小蒙犹豫了片刻,低声提醒道,“诗姐,到了。”

    阮诗诗闻声,这才回过神,她转头看了看窗外,随后木然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好。”

    说着,她推开车门就要下车,谁知门才刚推开一半,她的手猛然顿住,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转头就朝小蒙看去。

    “你还记不记得,洛九爷说过的一句话。”

    小蒙微怔,“什么话?”

    阮诗诗眸光晶亮,“就是一开始我问他喻以默是不是在他手中?他说喻以默早就被山中野狼叼走了,骨头化了什么的。”

    小蒙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他是这样说过。”

    得到肯定,阮诗诗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开口问,“洛九爷为什么会说喻以默会被山中野狼叼走?难道他们之前对喻以默动过手,之后又将他丢进了山里?”

    她一边推测着,一边看着小蒙,继续追问,“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

    小蒙想了想,半天都没说话,随后,才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

    “你们当初有没有去青山里找一找线索?”

    小蒙摇头,“没有,起初我们根据定位的手机信号找到青山庙就已经很诧异了,这么偏僻破旧的地方,压根就没什么人烟,也从来没上山找过。”

    阮诗诗闻言,沉思片刻,扫了一眼时间,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明天一早,你跟龙哥说一下,我们带点人上山去找。”

    以喻顾北的形式作风,他若是想要独吞整个喻氏集团,就定然不会允许喻以默对他造成威胁。杀人灭口,掩盖罪行,最佳的地点就是在偏僻的地方,所以,他选择在青山庙动手,就肯定是看中了青山地处偏僻,人烟稀少的特征。

    所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上山,他们也要去找一找看。

    小蒙闻言,显然有些疑问,毕竟青山虽然不算大,但是在几座山头中寻找人的踪迹,就像是大海捞针一般,难上加难。

    他看了一眼阮诗诗坚定的神色,最后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也不像是在胡闹,而且今天要不是她考虑的周全,只怕他们压根就没办法摆脱洛九爷。

    他低声应下,“好,我晚一些通知龙哥他们。”

    阮诗诗点了点头,随后冲他笑笑,这才从车上下来,迈步朝别墅走去。

    她一边走着,脑海里一边想着明天的事情。

    最近这几天以来,他们几乎搜遍了整个江州城,但是都没有半点线索,纵然他们个个都是喻以默最忠诚的手下,可如今现在群龙无首,让他们贸然听一个女人的话,而且接二连三的希望破空,斗志和信心难免会打了折扣。

    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否则越往后,事情越发难做。

    这么一想,她加快脚上的步子,飞快地走进西桥园别墅。

    时间一晃,一天过去,转眼间就到了晚上。

    山里的夜晚尤其黑,天色一暗下来,所有的事物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阴暗的纱布,除了朦朦胧胧的月色,其他的人工照明设备很少。

    厢房外面中央露天的院子中,一个男人坐在桃树下,月光照耀着孤影,久久不动一下。

    突然,旁边有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靠近,盯着人影看了看,随后从厢房里拿了一件外套,走过去递上前,“总裁,盖着腿吧,别受凉了。”

    男人闻声,身子微微一僵,随后才慢慢抬手,接下了那件衣服,却没披上,他缓缓的抬起下巴,月光打下来,这才照亮了他的面容。

    相比一个多月之前,喻以默整个人瘦了一圈,骨骼分明,脸颊的线条越发明显,他唇边下巴有些还没来得及剃干净的青胡渣,薄唇紧抿,眸底尽是淡漠和冷然。

    “不是说过了,不要再这样叫我。”

    一旁杜越闻声,欲言又止,动了动唇,却没说话。

    虽说他已经跟了喻以默好几年了,两个人亦师亦友,关系早就超出了普通上下级,就算他喊他一声“以默”,也是没问题的,可杜越总觉得不妥,哪怕他说过,还是没办法轻易改口。

    见杜越没出声,喻以默突然冷笑,唇角浮现一抹自嘲的意味,“我现在算哪门子总裁?”

    公司没了,权利没了,资本没了,他算什么总裁?

    杜越闻声皱眉,“是不是厨房那小和尚又乱说了?”

    “不关他的事。”

    喻以默眉眼冷淡,不带多余的半点情绪,“事到如今,该想到的,我也都想到了。”

    这一个月以来,他没有电子产品,没有手机,他们也不许他碰,美曰其名是为了他的身体恢复考虑,让他多多休息,可他心里一清二楚,他们是怕他看到网上的新闻心里没办法接受。

    从他十几岁起,就已经开始接触喻家大大小小的生意,权利对他来说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后来,他慢慢地能够独挡一面,能力受到认可,更是不需要其他的破例和施舍。

    然而现在,他突然跌下神坛,一落千丈,心里落差自然还是有的。

    更何况,这一个多月以来,各种身体上,心理上的创伤和折磨,让他原本硬朗的身体突然垮了,生了一场大病,而他的这双腿,在青山庙那晚被喻顾北洛九爷的人照着死去打,一个多月以来,他的腿竟然从没站起来过。

    他和喻顾北,仿佛突然置换了人生。

    就算他没有手机,看不到外界的消息,但是仅凭猜想,他也能大概想到都发生了什么。

    杜越站在一旁,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改口淡声道,“以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话音落下,喻以默没说什么,他抬眼看着天空的那一轮皎月,莫名想起了一个女人的面孔。

    两秒后,想起她的狠心和决然,喻以默皱了皱眉,努力将她排出脑海。

    就在这时,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门口走进来,他们穿过院子,直直的朝喻以默这边走来。

    人还未走近,苏煜成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院子里赏月聊天啊?还挺有闲情逸致的,还是说你们知道我今天会来,在等我啊?”

    闻言,喻以默和杜越都有些无奈的瞥了他一眼。

    苏煜成呵呵笑了两声,自顾自的走近,直接示意跟在身侧的手下把东西放下。

    几个纸袋,还没打开,里面酒菜的香味就已经传了出来,苏煜成抬了抬手,手下立刻会意,迈步走到院子门口,守在门外一动不动。

    苏煜成不慌不忙的将里面的菜肴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呵呵笑着说道,“说起来,老喻,这可是你之前最爱吃的那家私房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