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无敌医仙战神〕〔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40章 是囚禁她吗?
    第540章是囚禁她吗?

    瞬间,整个房间死一般的寂静。

    几秒后,阮诗诗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门“砰”的一声关上,喻以默紧绷着的身体猛然放松,他低头,沉浸在复杂的情绪之中。

    在禅院修养身体的这一个多月,他想过很多,包括他这双腿,如果他的腿最后真的无法康复,那他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回来面对众人?又该怎样面对她?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苏煜成迈步走进来,看着昏暗的房间,不由得皱了皱眉,随手将灯打开。

    看到低垂着脑袋的喻以默时,他愣了愣,开口问道,“怎么了老喻?是不是那女人说你什么了?”

    喻以默抬头,看到他,突然开口,“煜成你说,我回江州来有意义吗?”

    失去双腿,也让他失去了曾经的人生,他恍若新生,却被剥夺了好多特权。

    苏煜成微微皱眉,突然严肃起来,直接在他身旁位置坐下,“老喻,你这样的想法很危险!”

    曾经的喻以默杀伐果决,从来都不会否认自己,可现在,他变得完全不像他了。

    苏煜成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为什么没意义,你应该回来,把喻顾北让你感受的一切都让他体会一遍!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重新夺回来!”

    “还有,真源住持被他害死了,你不想报仇吗!”

    “况且还有老夫人,她现在可在喻顾北手里!”

    “……”

    苏煜成的话宛如一记重锤,让喻以默心头猛地一沉,瞬间清醒了许多。

    对,他说的没错!

    就算是为了家人,为了恩人,他也不能就这样自暴自弃,因为一双腿而丧失青山再起的决心!

    想到刚才跑出去的女人,他微微顿了顿,开口问道,“阮诗诗人在哪?”

    苏煜成如实回答,“刚才跑出去了,又被人抓进来了,看着情绪不太好,现在人在卧室里。”

    闻言,喻以默沉默了一瞬,没说什么,片刻后,他轻声道,“煜成,你以你的名义联系一下龙哥,让他们今天过来一趟。”

    苏煜成点了点头,立刻去办。

    他离开之后,喻以默又陷入了沉默,他随手拿起旁边桌上的一只飞镖,对准墙上的圆盘飞了过去。

    “咻!”的一声响,飞镖上盘,正中红心。

    同时,突然有什么在喻以默脑海里一闪而过。

    曾经,在他出事之前,曾经调查过一个人,一个女人,而现在,似乎可以用得上了。

    阮诗诗置身于的这间卧室,和喻以默的那间差不多,她坐在沙发上,没有反抗,相反,她平静至极。

    原本从喻以默的卧室出来时,她生气恼怒,可慢慢地,所有情绪沉淀下来之后,一切又重归平静。

    此时此刻,她脑海里想着的,依旧是第一眼发现喻以默坐在轮椅上的画面,一时间,她心头有些发闷。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她转过头去,看到杜越走了进来。

    阮诗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等他先开口。

    杜越一板一眼的说道,“总裁吩咐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

    阮诗诗冷哼,“这是打算把我囚禁起来了?”

    杜越闻言,顿了顿,缓了片刻,这才说道,“总裁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阮诗诗开口,语气中不知不觉带着刺,“那是什么意思?觉得我和喻顾北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所以对我非法拘禁?”

    杜越沉默着,却没离开,似乎想了半天之后,这才走上前来,看着她说道,“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不好受,可能你不清楚,总裁他一个人经历了很多,包括……”

    他喉咙一紧,话音止住。

    阮诗诗心头掠过一丝恻隐,忍不住开口问道,“他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越顿了顿,片刻后,才开口说道,“喻顾北搞得,他想打断总裁的腿,让他体验过这种痛苦后再要了他的命。”

    最平静的两句话,却让阮诗诗感觉到一股突然袭来的寒意。

    “之后呢?”

    杜越继续解释,“后来他和洛九爷的人对总裁施暴之后,将他扔掉了青山的深山里,是苏煜成赶过去救了他,为了他的安全,将他安置在青山禅院,这一个多月来,他都在那边。”

    听到他提及青山禅院,阮诗诗不自觉的微微握紧了拳,沉默着没有说话。

    见她没说话,杜越接着开口道,“对于总裁来说,禅院的那些人是恩人,如今因为他牵连了无辜的人,他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会这样,你也多多谅解。”

    顿时,阮诗诗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和真源住持,小和尚他们只见过一面,听到这个消息就已经很难受了,更别说是喻以默了。

    这一刻,刚才男人的质问,怀疑和恼怒似乎变得有迹可循,有情可原了。

    “总裁把你留在这里,也并非单纯的软禁,从另一层面来说,亦是保护,如今喻顾北在江州城的势力盘根错节,他得知总裁没死,必定会去寻找他的软肋,而你,留在他身边才最为安全。”

    听到杜越这么说,阮诗诗心头为之一振,这么说,她是喻以默的软肋?

    似乎是看出她的疑问,杜越咳嗽了一下,轻声道,“就算是出于曾经你和总裁的关系,喻顾北也有可能对你做出什么来,所以总裁务必要保证你的安全。”

    闻言,阮诗诗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她和喻以默曾经的关系,刚才在她脑海里闪现的那种想法,就是她自作多情。

    阮诗诗倒抽一口凉气,“我明白了,帮我转告他,我愿意听他的安排,但是我家人那边,我怎么交代?”

    杜越轻声道,“放心,总裁会安排,而且只是暂时这几天而已。”

    阮诗诗点了点头,重新陷入了沉默。

    杜越站在一旁,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终于,他喉咙一紧,吐出一句话来,“对了,安安她现在……”

    阮诗诗心头瞬间明了,转而看向杜越,正好对上他那双清亮的眸子,她顿了顿,声音放缓了些,“她现在还在接受治疗,我刚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醒来了,但是很快又睡过去了,医生说状况在好转,但是需要继续治疗,现在的情况应该更好一些。”

    闻言,杜越收紧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几分,紧接着,脸上又浮现出几分犹豫的神色,“只要她能醒过来就好。”

    说起来,在宋韵安最需要照顾的时候,他并没有陪在她身边,等到她醒过来,他和她究竟能不能继续走下去,只怕还说不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