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白卿言萧容衍〕〔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42章 对她刮目相看
    第542章对她刮目相看

    小蒙没多想,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起初经过娓娓道来,“起初我得知诗姐从国外回来之后,一直在暗中保护她,之后有一次,她在医院里遇到了叶小姐,两个人发生了争执……”

    听着阮诗诗和叶婉儿在医院假山后面发生的事情,喻以默不知不觉拧起了眉头。

    没想到,叶婉儿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心狠,若不是听小蒙亲口说起,他压根就不会相信……

    小蒙从起初刚和阮诗诗碰面坦白身份讲起,直到后来两个人说好了一起去找喻以默,所有的事情,尽可能详细的讲了出来。

    说到后来他们一行人一起去寻找线索时,龙哥忍不住接话说道,“其实,小阮最让我佩服的一次还是那次在青山庙,我们谁都没想到那次会遇到洛九爷……”

    听到他提及洛九爷,喻以默瞬间想到今天刚和阮诗诗见面时她说的那些话,原来,她是真的同洛九爷见过面……

    他顿了顿,连忙问道,“当时是什么情况?”

    龙哥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喻以默听着,一颗心也跟着事情的发展跌宕起伏。

    没想到,这女人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做到临危不乱,冷静自持,倒让他有几分刮目相看。

    仿佛,曾经的那个遇事慌乱的女孩不见了,如今的阮诗诗,头脑,心态都更上了一个台阶,让他也莫名觉得欣慰。

    最后,听到龙哥说起他们一起去青山里找他的情景,喻以默眉心微微收紧,心头涌现出一阵异样。

    如果真的照龙哥和小蒙这样说,那那天他们去青山禅院只是偶然,而且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他就在禅院里,可为何紧接着喻顾北就找来了?

    这件事,无论从哪个线索来看,喻顾北都是跟着阮诗诗才寻到的禅院,阮诗诗不知道他在禅院里,可为什么何喻顾北那么肯定他的下落?

    这些事情的线索就像是堵在了死胡同里,解不开了。

    喻以默莫名的有些头疼,心猿意马的听着龙哥和小蒙的话,完全没了心思。

    “喻总。”

    听到龙哥的呼唤声,喻以默这才回过神来,龙哥问,“那下一步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做?”

    喻以默点点头,面色严厉地说道,“按照我说的,不要让喻顾北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确保她的安全。”

    龙哥和小蒙异口同声的异应下,“明白!”

    喻以默微微颔首,“好,你们去准备吧。”

    看着他们离开,喻以默一个人在院子里待了一会儿,这才控制轮椅转身。

    这次的事情,是他和喻顾北打响的第一枪,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有软肋握在喻顾北的手机,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他驱动轮椅抵达房屋,走进大厅后,下意识的朝餐厅的方向看过去,阮诗诗依旧在吃着东西,对他视而不见。

    旁边的阿姨开口道,“喻先生,晚餐准备好了,您吃点吧。”

    闻言,喻以默扫了一眼放在阮诗诗旁边桌台上专门为他准备的一份晚餐,犹豫了一瞬,点了点头道,“好。”

    他刚靠近那边,谁知阮诗诗突然放下筷子,站起身来,对着阿姨笑道,“阿姨,我吃完了,很好吃。”

    客套的说了这番话之后,她转身,直接迈步离开,目光生生的掠过他,没半点停留。

    喻以默微怔,抬眸扫了一眼餐桌上她还没来得及吃完的粥,微微蹙了蹙眉头。

    阮诗诗这哪里是吃完了,压根就是不想和他共处一室,共进晚餐罢了!

    顿时,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

    没想到,她连和自己一起吃饭都不肯了。

    即使心底充斥着怒气,可最后,他还是将火气压制下去,什么都没说,沉默的吃着晚餐。

    不知为何,如今他和阮诗诗的关系僵硬又疏离,起初两人相互误会,如今慢慢解开,却又相看两厌,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肯低头或服软。

    罢了。

    喻以默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将一切琐事都抛之脑后,不再去想。

    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想好对付喻顾北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是夜。

    月色朦胧,光线昏暗。

    不知是不是因为白天的时候睡多了,阮诗诗辗转反侧到深夜,竟然还没有半点困意。

    白天时,她给宋夜安打过一通电话,挂断之后就关机了,晚上她重新将手机打开时,发现宋夜安也没再打过来电话,甚至消息也没再发一条。

    她心里,莫名的愧疚,只怕这次,是真的伤到宋夜安的心了。

    晚上,她同刘女士说她有点事情,没办法回西桥园,让他们照顾好森森和莎莎,刘女士也没多问什么,给她拍了一段视频发了过来。

    视频中,森森莎莎被刘女士催促着洗漱,两个小家伙说说闹闹,可爱又有趣。

    深夜睡不着,阮诗诗点开那段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唇角上扬。

    曾经,她也问过自己,当初义无反顾的生下这两个孩子有没有后悔,她的答案是没有。

    无论多难多苦,如今再回顾从前,她也依旧觉得自己曾经的那个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扑通”一声闷响,阮诗诗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那声音像是从走廊上传来的,距离她这边还有一段距离,阮诗诗关掉手机,坐起身来屏息凝神的听着。

    外面似乎有什么细碎的声音,不仔细听都听不出来,阮诗诗有些莫名的不安,她慢慢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倾听。

    没什么声音了,难道是她听错了吗?

    犹豫了一瞬,她还是转动门把,将门推开了,她走出去,门口什么都没有,她望向走廊,发现楼梯口的方向似乎坐着的什么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小半个背影……

    深吸了一口气,她鼓起勇气,抬脚迈步走上前去,直到走到楼梯口处,她才发现,坐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喻以默!

    他的轮椅跌在楼梯上,似乎是从楼梯上滑下去了,而他整个人坐在最上面的楼梯上,面色异样。

    看到她时,他的脸上更是快速闪过了几分窘迫。

    阮诗诗看着这副场景,心里大概猜到了什么,大抵是喻以默想要下楼,可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轮椅上,不小心摔了下来。

    楼梯旁边设计了一块倾斜的木板,应该是为了让他上下方便才刚装上的,但是他一个人操作轮椅上下斜坡,还是挺危险的。

    阮诗诗深吸气,对他的神色不由得缓和了些,轻声道,“一个人还是最好不要上下楼梯了。”

    说着,她下了几节台阶,将歪在楼梯间的轮椅扶正,搬到了台阶最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