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48章 她欠的债,她该还
    第548章她欠的债,她该还

    陆小曼脸上有几块伤,眼睛也高高的肿了起来,她嘴角还渗着血,似乎正是像刚才手下汇报的那样,她是想要咬舌自尽,此时此刻,她口中被塞了一团布,让她没办法自由咬合。

    阮诗诗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靠近她,随后伸出手将那团塞在她嘴巴里的布团拉了出来。

    陆小曼剧烈的咳嗽起来,眼泪似乎也跟着咳嗽出来了,她双眼红红的,盯着阮诗诗,却没了往日的友善和愉悦,分明,是有几分敌意的。

    阮诗诗心头一凉,又问了一遍,“小曼,怎么是你?”

    她怎么可能是喻顾北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喻顾北的女人?在她看来,喻顾北和陆小曼,他们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而且,分明不久前,陆小曼还帮过她的!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和喻以默,喻顾北之间的关系吗?

    只见陆小曼冷哼一声,眸底闪出几分不屑,“阮诗诗,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吗?”

    阮诗诗愣在原地,无言以对。

    陆小曼接着不屑的冷笑,“真够蠢的!”

    看着面前的女人,阮诗诗压根没办法接受,这个前不久还跟她说说笑笑的亲密好友转眼间竟然变成了这副陌生冰冷的模样,还有着她完全陌生的身份,着实让她太诧异了。

    突然,有什么事情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紧接着,她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她的手机丢的时候,陆小曼应该就在旁边,而后来,她从奶奶那里得知,是有人用了她的手机给喻以默打了电话,才把喻以默骗到了青山庙。

    这样说起来,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能连成一条完整的线索。

    当初手机丢了,是陆小曼在其中作梗,之后手机落在喻顾北手中,他设法把喻以默骗了过去,实际上,这从一开始,就是他们利用她为喻以默下的一个圈套!

    一下子想清楚,阮诗诗瞬间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她咬了咬牙,看向陆小曼道,“当初我手机丢是因为你?”

    陆小曼闻言冷笑,有些鄙夷的问道,“现在才知道吗?”

    得到她的亲口证实,阮诗诗的心猛地收紧,她攥紧拳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不是她,恐怕后续的一系列事情也不会发生,而喻以默也不会中圈套,差点死掉,也不会发生青山禅院的那些事情……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陆小曼,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为什么……”

    陆小曼眸底闪过了一丝迟钝,很快,她敛去所有情绪,冷冷丢下一句话,“我早就不把你当朋友了。”

    “所以说,你之前的帮忙,主动示好,都是假的?”

    当初在宋韵安刚住院的时候,是她不停的安慰她,还告诉她各种转院的注意事项,后来同意陪同她一起护送宋韵安出国治疗,这前前后后的一切,难道都是假的吗?

    陆小曼不以为然的说道,“你现在还不清楚吗?我对你的接触,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一句话,宛如一记重锤,沉沉的砸中阮诗诗的心口,她似是没办法接受,两只脚发软,后退了一步。

    她咬了咬牙,深吸气问道,“小曼,我真心把你当朋友,自认为从来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闻言,陆小曼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努了努唇,却终是没发出半点声音,最后,她似乎是不愿同阮诗诗对视,索性将头移开,看向一旁,冷冷道,“事到如今,也没必要说这么多了。”

    看着面前这样的女人,阮诗诗一时间没办法接受,她咬紧下唇,深吸气道,“你对我做的,应该不止这件事吧?亦或是说,喻顾北指使你的,应该不止是这一件事。”

    听到“喻顾北”这三个字,陆小曼的面色微微有了些变化,可到了这种时候,她什么都不愿意说,索性闭上眼睛,冷冷道,“无可奉告。”

    眼看着昔日好友如今变成了见面眼红的仇人,阮诗诗心口钝钝的直痛,她咬了咬牙,突然想到了什么,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花,声音突然坚定了几分,“如今你落在了喻以默手里,他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有没有想过今后该怎么办?”

    闻言,紧闭着双眼的陆小曼终于有了些反应,她眉头压了压,睁开眼睛扫了阮诗诗一眼,突然冷笑出声,“怎么?你是打算为我求情吗?”

    阮诗诗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你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凭什么要为你求情?”

    陆小曼冷冷笑道,“那你说这么多做什么?我的死活又与你有什么干系呢?”

    闻言,阮诗诗的一颗心彻底冷了下来,她深深地看了被绑着的女人一眼,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成拳,最后,她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转身走出了暗间。

    原来从一开始都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什么多年之前的好朋友,无话不谈的好姐妹,都是瞎扯!说不定早在五年之前,她就已经是喻顾北的人了。

    心里虽是这样想,可难免还是会有一些不甘的情绪堵在心头,阮诗诗才刚走了两步,隔壁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喻以默驱动着轮椅从里面出来。

    她一抬眼,恰巧同他对视上,她刚刚哭过,还有些泛红的眸子正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喻以默顿了顿,随后若无其事地开口问,“都说完了?”

    “嗯。”

    说着,她也不再停留,大跨步朝外面走去。

    如今,不管他们怎么处置陆小曼,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刚从地下室里出来,喻以默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接下来,不管我对她做什么?你都不会干涉吗?”

    阮诗诗自然清楚他口中的“她”指的是陆小曼,她抽了抽鼻子,语气坚定地说道,“我和她已经不是朋友了,她对我们做过的事情是她欠的债,她该还。”

    丢下这句话,她加快脚上的步子就离开,谁知,男人的声音在此从后面传来,“那好,等到我和喻顾北交易的那天,你跟我一起去。”

    阮诗诗迟疑了一瞬,没有回头,随后快步离开,头也不回。

    苏煜成也从地下室上来了,他瞧了一眼阮诗诗离开的背影,站在喻以默身旁,突然低笑出声,“我对这女人,突然没这么反感了。”

    喻以默微微挑眉,“怎么?”

    苏煜成笑道,“看她挺傻,被身边朋友算计了这么久,现在才看出来。”

    喻以默闻言,冷冷地睨了他一眼,语气凉凉的道,“既然如此,从今以后,你就不要再打她的主意。”

    说着,他也驱动轮椅离开,留下苏煜成一个人站在原地。

    苏煜成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直挠头,自言自语的嘟囔,“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刚才明明是在讲陆小曼的事情,怎么听喻以默这话的意思,像是在警告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