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52章 签下股份转让书
    第552章签下股份转让书

    “陆小曼!”

    喻顾北脸色煞白,了无血色,他咬牙狠狠念出这三个字,脚上步子越迈越大,越迈越快。

    另一旁,阮诗诗身子微微颤抖,不知为何鼻子一酸,眼泪涌了出来。

    就在这时,随着那块礁石上传来一阵嘈杂,紧接着,这边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发出惊叹的声音,阮诗诗转头,朝那边看了过去。

    那边人很乱,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却隐约见到一个贴近礁石的身影,像是趴在礁石上,而另一边连接着一个纤瘦身影,在礁石边缘摇摇欲坠。

    阮诗诗猛然一惊,紧接着听到这边有人低声道,“那女人没掉下去!被龙哥拉住了!”

    果然,那边挂在礁石边缘摇摇欲坠的女人正是陆小曼!原本那几个手下如今纷纷拉住龙哥,生怕他也被拽下去,礁石下面,是翻滚汹涌的海浪,浪花打在石壁上,风夹杂着浪又狠又猛。

    而这时,喻顾北的所有人都朝那边靠拢过去,显然,他也发现了挂在礁石边缘的陆小曼。

    喻以默拧起眉头,察觉到局势有所变化,立刻指示杜越。

    不知道喻以默对他说了什么,杜越面色凝重,抬脚快步朝那边走了过去,阮诗诗心口一紧,连忙转头问喻以默,“你想干什么?”

    如今,陆小曼在喻以默的手里,就是一枚棋子,是一枚压制喻顾北的棋子,刚才突发的意外,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却也从另一方面暴露了喻顾北的真心。

    刚才他口口声声说的什么不在意不重要,通通都是谎言,当陆小曼纵身跃下礁石的那一刻起,喻顾北的反应已经证明他输了。

    若陆小曼真跳下去了,事情还有转机,可如今,她寻死不成,还在喻以默的手下手里,而只要陆小曼在,喻以默定会逼的喻顾北低头放权。

    喻以默拧着眉不说话,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片刻后才开口,“阮诗诗,千万别心软。”

    当初喻顾北一次次对他们动手脚,用手段的时候没心软,喻顾北对他设圈套,打断他的双腿时没心软,喻顾北杀害青山禅院的真源住持时没心软,如今,轮到他了,他定然不能心软。

    阮诗诗心口阵阵发紧,她看着喻以默坚定的神情,知道已经劝不动他,于是连忙迈开步子跟着杜越一起朝礁石那边走去。

    即使陆小曼对她做过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可是这一刻,她不想看到悲剧在自己眼前上演。

    她快步跟着杜越,可没想到还没上了礁石,就被旁边几个人给围住了,她大眼一扫,认出是喻以默的人,气愤的咬牙道,“你们想干什么?”

    “阮小姐,得罪了。”

    几个人纷纷向她围住,伸出铜膀铁臂,就是不让她继续前进,阮诗诗转头,远远的看到喻以默正目光定定地看着她这边。

    阮诗诗怒气上涌,“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旁边一个手下微微低头说道,“喻总吩咐了,让我们保护您的安全,如果您上了礁石,那边都是喻顾北的人,情况不可控。”

    闻言,阮诗诗瞬间明了。

    原来喻以默是这个意思,他是害怕她被喻顾北的人挟持,从而成为他的把柄,就像陆小曼一样。

    阮诗诗无力地倒抽一口凉气,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礁石,那边,喻顾北已经代领了所有手下站在了礁石一端,而靠近边缘的地方,龙哥已经将陆小曼拉了上来,和另外两个手下站成一排,同喻顾北无声的对峙着。

    要论人数,此时此刻,龙哥他们绝对不是喻顾北的对手,可是,王牌在他们那边,喻顾北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时,杜越已经上了礁石,他大跨步走到陆小曼身前,确认她身体无恙后,随即转而看向喻顾北,开口说道,“二少,想带人走,就签下这份股份转让书。”

    说着,他拿出夹在腋下的文件夹,递到喻顾北面前。

    喻顾北面色阴沉,一副风雨欲来的神情,他微微攥紧拳头,视线在杜越身后那个低垂着脑袋吓的失魂的女人身上。

    过了片刻,他视线慢慢移开,转到那份股份转让书上。

    他动了动唇道,“如果我不签呢?”

    杜越也不着急,悠悠说道,“后果你应该猜得到。”

    说着,旁边的手下立刻按住陆小曼的肩头,只要他们轻轻一推,她就会被推下礁石,被卷入大海。

    此时此刻的陆小曼,仿佛失了魂,刚才经历了那么一遭,仿佛半条腿踏进了鬼门关,经历了一场生死,她惊魂未定,神智涣散,如今,她如同一只摇摇欲坠的落叶,只要轻轻一推,就会彻底消失。

    喻顾北的一颗心悬在嗓子口,纵然他攥紧的拳头强行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可微微发白的脸色依旧出卖了他慌乱的内心。

    他本以为自己面对利益时,女人在他这里不值一提,可刚才的那场虚惊,却是真真的试探出了他的真心。

    如今他恨,恨自己太过无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她动情。

    双方无声的僵持,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时间越来越久,天色越发阴沉,不远处的天边沉沉的乌云压了下来,瞬间,整个天地都被压抑的气氛所笼罩。

    喻以默坐在轮椅上,抬眼看了一眼远处的天,

    目光也跟着沉了下来。

    每年江洲城到这个季节,都多雷多雨,赶上不好的气候,还会有台风或是海上风暴,说不定,风暴就要来了。

    喻以默视线再次移上礁石,看着久久没有动静的那边,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他皱了皱眉,点动耳机对那边的杜越说了什么。

    杜越已然会意,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再次抬眼看向喻顾北,“二少,时间不早了,该做决定了。”

    喻顾北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成拳,心里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他费近几年时间设的这场局,好不容易将整个喻氏集团吞下去,如今让他吐出来,他不甘心。

    可那个女人……

    他看向陆小曼,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灵感应,陆小曼也慢慢抬起了头,在凌乱的黑发下,那双眼睛仿佛能穿透人心,带着绝望,怅然和悲痛。

    她那双往日如同小桔灯一般明亮的双眸,如今却已黯淡下来,了无生气。

    喻顾北的心狠狠痛了一下,终是沉下心来,微微抬了抬手。

    杜越见状,立刻将手中的股权转让书递上前,只见喻顾北拿起笔,在最后的签名处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移开目光,不愿再多看一眼。

    确认无误之后,杜越转头看向喻以默,冲他微微点头,随后示意龙哥放人。

    一场闹剧,渐进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