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56章 阮诗诗被烫伤
    第556章阮诗诗被烫伤

    叶婉儿下手狠,再加上她手指上长长的指甲,直接掐在了阮诗诗的肉里,顿时,阮诗诗痛的皱起了眉头。

    她扭头盯着叶婉儿,眼底涌现一层薄薄的怒意,“你松手。”

    叶婉儿咬紧牙关,语气狠狠地道,“如果你是想要到老太太那里告发我,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否则你绝对会后悔的!”

    面对她的威胁,阮诗诗脸色越发冰冷,她一下子甩开她的手,冷冷道,“叶婉儿,你吓不住我的!”

    叶婉儿顿时慌了,眼看着阮诗诗就要走开,她立刻上前,再次抓住了她的胳膊。

    两人对视,都怒气冲冲,冲突在这一刻即将发生,谁知就在这时,楼梯间突然传来下楼的脚步声。

    他们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看到了从二楼下来的阿姨。

    阿姨看了她们一眼,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随后面色恢复如常,笑着说道,“阮小姐,叶小姐,你们饿了吧?我这就去准备午餐。”

    叶婉儿握着阮诗诗的手松开,脸上回复笑色,乖巧的点了点头,“好,需要帮忙吗?”

    说着,她快步走开,随着阿姨朝厨房的方向走去,还不忘扭头狠狠地瞪了阮诗诗一眼。

    一个多小时之后,午餐准备好了,叶婉儿为自己塑造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形象,帮着阿姨忙前忙后,争取在老太太和喻以默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喻以默从书房里出来,看到的就是叶婉儿端着菜往餐桌上放的场景。

    见到他,叶婉儿脸上顿时现出了惊喜,忙冲着他招手,“默哥哥,你饿了吗?我和阿姨把饭做好了,你快洗洗手,这就能吃了。”

    喻以默面色如常,“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随后驱动轮椅到了餐桌前。

    很快,老太太也下来了,对于叶婉儿的讨巧卖乖视而不见,从头到尾只同阮诗诗说过几句话,此外,都不曾看她几眼。

    菜差不多上齐了,他们四个人坐在餐桌前,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奶奶,这个排骨我特意用高压锅炖的,肉很软烂,您尝尝。”

    叶婉儿说着,拿起公筷殷勤的给老太太夹了一块排骨。

    老太太闻言,淡淡的说道,“有心了。”

    “默哥哥,你尝尝这道菜,我亲手为你做的……”

    叶婉儿忙前忙后,又给喻以默加菜。

    一次,两次……次数多了,喻以默的眉头也越发的紧了。

    终于,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声音冷冷地说道,“好了,婉儿,安静把饭吃完,等下我就让杜越送你离开。”

    这句话一出,气氛越发尴尬,叶婉儿头低了下来,很快眼睛就红了,“默哥哥,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

    不等喻以默开口,老太太就已经沉沉说道,“行了,以默,你也别说了,大家都安静吃饭。”

    她这话中带着几分气势,这么一说,叶婉儿和喻以默都不好再继续接话了,四个人都无言的吃着饭,气氛陷入了沉默。

    没过一会儿,叶婉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说道,“对了,还有一道汤,应该炖好了!”

    说着,她站起身来,快步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没过一会儿,她就端着一个搪瓷汤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走的很慢,小心翼翼的,慢慢朝这边走来。

    阮诗诗不经意回头扫了她一眼,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安,皱了皱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坐在她对面的老太太见状,忙开口问,“怎么不吃了?不合胃口吗?”

    阮诗诗闻声,冲着老太太笑了笑,摇头说道,“不是,挺好吃的。”

    她刚说完,还没来得及转头,就听身侧传来一声尖叫,紧接着,她猛地感觉到后背一片灼痛,她下意识的身子一颤,叫出了声。

    随着“啪!”的一声巨响,摔倒的声音,瓷片摔碎在地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喻以默抬眼看去,瞳孔瞬间收缩。

    刚才叶婉儿端着那一盆热汤,正正好好的泼上了阮诗诗的后背,汤堡摔碎在地,叶婉儿滑倒,现场一片狼藉。

    老太太也看到了,惊恐之后立刻回过神来,慌忙叫人,“快来人,诗诗被烫到了!”

    阮诗诗半弓着腰,痛的闭着眼睛倒抽凉气,后背被热汤泼上的皮肤牵动着每一根神经,让她身子不住地颤抖。

    阿姨赶过来,看到这副场景,立刻扶着阮诗诗去冲凉水。

    老太太也顾不上那么多,跟着快步走进了一楼的洗手间。

    这场意外发生的太过突然,喻以默拧眉,看着她们走进洗手间,门关上后,他转头看向扶着桌子站在旁边大口喘气的叶婉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森森寒意。

    他咬紧后槽牙,脖间青筋隆起,“叶婉儿……”

    叶婉儿连忙摇头,“默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脚滑了……”

    听着她这样的说辞,喻以默面色更冷,怒意在他眼中风暴一样地酝酿着,他盯着她,语气坚定道,“你是故意的。”

    “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叶婉儿慌忙上前,伸手要去拉喻以默的手。

    不等她碰到他,喻以默就已经大手一挥,直接将她的手挥开,“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从前无论她对阮诗诗做过多少狠毒的事情,他都不想再追究了,可这次,她竟然当着他和奶奶的面,无所顾忌的再次在阮诗诗下狠手!

    这事已经让他忍无可忍!

    叶婉儿眼泪说来就来,委屈的摇头,宛如电视中的悲情女主人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默哥哥,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是不喜欢她,但是我也不会这样做的……”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猛地被人推开,老太太怒气冲冲的走出来,直直的朝这边走来。

    叶婉儿连忙说道,“奶奶,你会相信我的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就已经扬起手,对着她的脸狠狠地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瞬间将所有的辩解,伪装和抽泣都压了下去,偌大的屋子安静的连掉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老太太气的胸口上下起伏,手微微颤抖,怒视着她道,“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安然无恙!”

    似乎被老太太的气势给镇住了,叶婉儿僵在原地,怔怔的说不上话来。

    大概是不想看到她,老太太气愤的吩咐人叫救护车,随后又折回了洗手间。

    佣人手下纷纷忙碌,喻以默抬眼看向扶着桌子僵站在原地的叶婉儿,眸底闪过了一丝不耐和厌恶。

    他唤来杜越,冷冰冰道,“送她走。”

    “默哥哥,连你也不相信……”

    “闭嘴!”喻以默直接打断她的话,冷眸盯着她沉沉道,“从今往后,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

    叶婉儿泪水涟涟的直摇头,“我没有演戏!默哥哥,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喻以默眉头拧成川字,转动轮椅打算离开,谁知就在这时,叶婉儿突然抓起旁边桌上水果篮上的一把水果刀,直接将刀刃对准自己的脖子,歇斯底里的质问道,“默哥哥,是不是非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才会信我?”

    那一刻,喻以默犀利的眉眼上瞬间染上了一层冷霜。

    他对叶婉儿的耐心,已经完完全全耗尽了,一分不剩!

    他开口,声音极冷极沉,“你要是想死,我成全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王饶命〕〔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