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60章 手被划伤
    第560章手被划伤

    病房外面,喻以默刚打完电话,听到病房方向有东西摔碎的声音,他皱了皱眉,立刻转动轮椅朝那边靠近。

    他到了门口,站在一旁的小蒙看到他,一脸的惊讶,“喻总,你不是在里面吗?我刚才还听到诗诗姐在和谁说话……”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病房。

    喻以默皱眉,心里更是不安,他到了门口,二话不说,直接转动门把想要推门进去,可谁知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上了,他用力转动了几下,都打不开。

    顿时,一股说不清楚的焦灼和担忧升上心头,他抬手扣门,“阮诗诗!开门!”

    房内无人应答。

    喻以默一急,看向旁边的小蒙,冷声命令,“把门踹开。”

    小蒙闻言,立刻抬脚,对准房门就是一脚。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

    喻以默立刻转动轮椅进去,他面色严肃,飞快地朝里面看,在看到屋内的场景时,目光猛地冷了下来。

    悟恩正挟持着床上的阮诗诗,手握着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脖颈处,而女人白皙细长的颈子,已经有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看到这副场景,喻以默眉心直跳,他顿了半秒,很快转头吩咐小蒙,“你去守着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

    小蒙立刻应下,转身出了病房。

    门关上,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气氛安静了几秒,喻以默深吸气,努力平静的说道,“悟恩师傅,放了她。”

    悟恩咬牙切齿,“喻先生,真源住持死了!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喻以默摇头,慢慢转动轮椅说道,“不是她!害人的不是她,你要相信我……”

    “我不信!”悟恩眼底迸射出冷光和绝望,“我要报仇!把杀害了住持的人都杀了!然后我就自尽!”

    喻以默深吸气道,“那子济他们呢?你打算怎么办?他们还都那么小……”

    一提起小和尚们,悟恩的脸上顿时掠过了一丝犹豫,可很快,他痛苦的摇了摇头,“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悟恩师傅,如今住持不在了,你更要好好把子济他们照顾好,让他们长大成人,这才是住持最希望看到的……”

    喻以默慢慢地朝他靠近,再靠近,“悟恩师傅,把刀放下……”

    悟恩情绪难控,“你别过来!你的话…也不可信!”

    可是喻以默却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他慢慢转动轮椅,一点点朝他们靠近,“把刀子给我……”

    阮诗诗浑身发冷,她被人挟持着,压根一动不敢动,看着眼前的场景,心脏砰砰的撞击着胸腔。

    喻以默和阮诗诗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而悟恩显然也越发紧张,“喻先生,你不要再靠近了!后退!否则我也不保证会做出什么!”

    喻以默深吸气,依旧重复着那句话,“把刀给我。”

    说着,他的手朝他伸的更近了,突然,悟恩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握着刀子的手胡乱的向前挥动划拉。

    电光火石之间,那匕首飞快地划过喻以默的手臂,只是一瞬间的事,血已经从他小臂处的伤口流了出来。

    喻以默眉头瞬间收紧,他抬手,用另一只手压住伤口,依旧继续看着悟恩,尽可能平静的说道,“悟恩师傅,我知道杀害真源住持的凶手是谁,就算你不去报仇,终有一天,我也会让他血债血偿……”

    说着,似乎是因为伤口在流血,他的面色苍白了许多。

    可他仍坚持的说道,“放了她,把刀给我,她不会是凶手……”

    阮诗诗见状,不知为何,泪水一个劲儿的往外涌,她深吸气,看着继续朝这边靠近的喻以默,微微摇头,“别……”

    悟恩没想到喻以默受了伤还会继续朝这边靠过来,他的视线触及鲜红的血,脑海里突然闪过了那天真源住持被人捅刀子的场景,同样是鲜血一片……

    喻以默深吸一口气,“悟恩师傅,你这样做,又和那些对真源住持下手的人有什么区别?”

    闻言,似乎被戳中了心底深处,悟恩眼底闪过了一丝惊慌,他手一抖,匕首从他手中滑落,他身子跟着一震,突然反应过来,飞快地朝门口跑去。

    随着“砰!”的一声门响,阮诗诗的身子随之颤抖,她已然顾不上自己背后的伤,就算伤口撕扯,她还是撑着身子,慌乱的伸出手按下了墙上的铃。

    喻以默见状,一边按着伤口,随即低头看到地上的那把匕首,慢慢移动轮椅,将匕首推到了床下。

    阮诗诗看着从男人指缝中不断溢出的鲜血,声音都有些颤抖,“喻以默……你怎么样……”

    她也没想到喻以默为了救她,竟然自己上前,转移悟恩的矛盾攻击点,让他所有的关注力都在他身上,从而忽视她,也忽视了伤害她……

    他这分明是拿自己的血肉之躯当靶子,为了保她安全。

    看到女人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喻以默淡声宽慰她,“一点小伤,不算什么。”

    闻言,阮诗诗有些气恼,她刚才分明亲眼看到的,那道伤口划得很长,血不停的往外流,压都压不住,他竟然说是小伤……

    就在这时,医院的房门被人推开,护士快步走了进来。

    见到护士,阮诗诗立刻开口,“护士,他受伤了!”

    当护士看到喻以默手臂上的伤口,顿时愣了愣,紧接着脸色就严肃起来,“怎么弄的?”

    这样的伤口,显然是刀伤。

    只听喻以默淡声道,“不小心划到的。”

    护士见状,也不好在问什么,看状况紧急,立刻通知别的护士将他转送到包扎室,对他的伤口进行处理。

    阮诗诗因为不能移动,只能待在床上,她的一颗心悬在嗓子口,始终放心不下。

    没一会儿,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靠近过来,阮诗诗的神经再一次绷紧。

    难不成,是那个悟恩又折回来了?

    这么一想,她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喻总……”

    突然,小蒙的声音传来,阮诗诗悬着的一颗心猛然坠地。

    小蒙扫视了一圈,没看到喻以默,随后看向阮诗诗,开口道,“诗诗姐,我刚才去追那个男人,本来都快追上了,没想到一个拐弯,人跟丢了。”

    接着,他又问道,“喻总人呢?”

    阮诗诗深吸气,轻声道,“在包扎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王饶命〕〔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