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64章 留了一张底牌
    第564章留了一张底牌

    似乎早就想到了她会这么说,喻以默勾了勾唇,随后让小蒙过来把食物都移到了病床上自带的小餐桌上。

    阮诗诗夹起一只蒸饺,立刻整个塞进了嘴里,刚幸福的微微眯起眼睛,却突然发现旁边的男人正盯着自己看。

    她脸颊一烫,朝他望过去,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开口问道,“你看什么……”

    喻以默忍俊不禁,悠悠说道,“你真是和之前一样。”

    从前阮诗诗也是这样,见到美食就能瞬间化身为一个小吃货,也不顾及吃相,大口大口的来,吃的很香,看着就下饭。

    阮诗诗闻言,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他口中的“之前”,应该指的是五年前。

    提及五年前,那些回忆,那种关系,被一同牵扯出来,阮诗诗顿时有些沉默了。

    就在这时,病房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小蒙拧眉,有些严肃的走进来。

    “喻总,出了点事。”

    他这话一出,气氛顿时沉了下来。

    喻以默面色秒变正经,“什么事?”

    “股份的各项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但是有一个问题是,现在喻顾北手中还是有一部分股份。”

    喻以默拧眉,“怎么回事?”

    “他手中的那部分股份,是之前那个老股东陈德生的,后来陈德生突发意外,这事您知道的吧……”

    喻以默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冰冷,几乎是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在喻顾北签下那份股份转让书时,他名下的所有股份都成了喻以默的,这其中包括喻顾北从他这里拿走的,也包括他本身原有的股份,却唯独没有陈德生的……

    也就是说,陈德生意外身亡后,原本属于他的那部分股份还没来的及做归分,亦或是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按下了。

    所以,哪怕喻顾北签了股份转让书,他当前所有股份被转让,但是却还是能把陈德生那份未定性的股份收在自己名下,如此一来,他依旧是喻氏集团的股东。

    原来,喻顾北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留了一张底牌。

    难道他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

    这个男人心思有多深,城府有多深,实在令人细思极恐。

    小蒙见喻以默半晌没说话,便开口问,“怎么办?陈德生那份股份不算多,但是也不少,如今在他名下,我们收不回来。”

    喻以默嘴唇紧抿,唇色有些发白,他思忖片刻,随后淡淡说道,“无妨,以他那点股份,翻不出什么浪花。”

    小蒙冷不丁的说道,“那如果加上老先生的呢?”

    他这一句话,宛如一根利刺,狠狠扎进了喻以默的心口。

    他微微蹙眉,暗自思量。

    说起来,喻青山失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派去米国的手下跑了一趟,也没寻到什么下落。

    如此看来,这人,是被藏起来了,否则,一个人突然销声匿迹,了无音讯,是绝不可能的。

    “派人,再去找找。”

    以他现在对喻顾北的了解,若是他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定然会不择手段,甚至有可能,连大义灭亲的举动都能做出来。

    他不敢想,只能尽量想的多一些,尽量提防的多一些。

    小蒙得到指令,立刻吩咐人去找,一时间,病房里又剩下喻以默和阮诗诗两个人了。

    气氛又冷了下来,刚才喻以默和小蒙的对话,阮诗诗也都听到了,虽然她不够机灵聪敏,但是也大概能猜到,如今的喻顾北不再是从前那个残疾二少了,他是对手,是敌人,不容小觑,更是可怕至极。

    阮诗诗看着男人微沉的面色,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你要不回去休息下吧。”

    毕竟如今他的手臂也受伤了,今天流了不少血,想来也虚弱不少。

    喻以默闻声转头,朝她看了过来,“我放心不下。”

    如今留阮诗诗一个人,他不放心。

    阮诗诗心口一紧,一股莫名的动容涌上心头,她深吸气,“但是这样…不合适吧?”

    她后背烫伤,晚间还要再上一次药,来回脱衣服什么的,而且他也受了伤,病房里就一个床,休息都成问题。

    喻以默微微皱眉,轻声反问,“怎么不合适?”

    就在这时,病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声响,隐约之中似乎有护士的声音响起,“对的,没错,阮小姐的病房就是这间……”

    紧接着,有轻轻的敲门声,夹带着几分低低的孩童轻笑。

    阮诗诗身子一颤,莫名的有些紧张,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慢慢推开,有“哒哒哒”的脚步声轻轻跑来,森森和莎莎手牵着手,跑进了病房。

    看到床上阮诗诗的那一瞬间,两个小家伙顿时欢喜的叫出声来,“妈妈!”

    随后就不管不顾的朝床边扑了过来。

    看到森森和莎莎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的泪忍不住涌了出来,她激动又惊喜,慌忙擦去眼角的泪,语无伦次,“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呀!”

    她心心念念的小家伙,小可爱,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当然惊喜的不行。

    森森莎莎奔到病床边,拉住她的手,亲昵的蹭了蹭,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往外冒。

    “妈妈,你这些天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家?”

    “妈妈你生病了吗?为什么来医院?”

    “妈妈我们好想你呀,今天你能跟我们一起回家吗?”

    “……”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童言童语,阮诗诗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她几乎都来不及回答他们的这一个个问题。

    这时,森森莎莎才发现坐在轮椅上的喻以默。

    莎莎惊喜的叫了一声,“帅叔叔!”

    森森也歪了歪小脑袋,疑问道,“妈妈,帅叔叔怎么在这儿呀?”

    阮诗诗张了张嘴,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从病房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

    宋夜安两只手捧着一个梦幻蓝色蛋糕,面带温和笑意,从外面走了进来。

    阮诗诗一怔,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心头泛起一阵愧疚,“夜安……”

    “我和两个小家伙亲手给你做的蛋糕,喜欢吗?”

    宋夜安将蛋糕放到旁边床头桌上,蛋糕面上,蓝色的背景上是用彩色奶油勾画的一家四口,歪歪扭扭,画的略显幼稚,却充满了童趣和真实。

    阮诗诗鼻子一酸,眼泪一个劲儿的往外流,“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给你打电话发消息就是不关心你了?”

    宋夜安轻笑着俯身,抬起手动作轻柔的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声音轻柔许多,“我一直都关注着你,从未离开。”

    这一幕,落在一旁喻以默眼中,格外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