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65章 还活着做什么?
    第565章还活着做什么?

    此时此刻,喻以默觉得自己在这里,仿佛是这一家四口的局外人,格格不入,处境位置尴尬至极。

    病床那边,只见宋夜安动作温柔的抚了抚阮诗诗的头,轻声道,“我听说你住院了,本想立刻赶来,但是想到你肯定更想见这两个小家伙,所以就打算带他们一起来见你,本来下午就能到的,但是因为我要整理一下情绪,以免因为生气而出手伤人,所以就带他们去给你做了蛋糕,这才赶来。”

    说着,他抬眼看向另一边的喻以默,眸底带着几分淡漠和疏离。

    刚才他那番话别有用意,显然就是说给喻以默听得。

    不管阮诗诗是因为什么受的伤,那绝对都是喻以默的失职,当初他不管不顾的将人直接带走,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阮诗诗主动留在她那边,而阮诗诗进医院自然是他的疏忽和失职。

    刚听到阮诗诗进医院的那一刻,他强忍着自己想要冲过来揍喻以默的冲动,硬是冷静下来,最后想出这么一招来狠狠打喻以默的脸。

    有什么能比当着他的面和阮诗诗一起秀恩爱来的更直接的吗?

    那边,喻以默眸光微冷,回视着他,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冰冷许多。

    阮诗诗倒抽凉气,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扯了扯宋夜安,轻声道,“我爸妈他们……”

    宋夜安回过头来,冲她扬起温和的笑脸,轻声道,“放心,我怕他们担心,就没告诉他们。”

    阮诗诗闻言,一颗心这才定了下来,她看着身旁两个小家伙,一颗心像是从悬在半空中慢慢降到了地面上,踏实多了。

    原本她还觉得背后的伤疼痛难忍,可此时此刻,看着两个小家伙围绕在自己身旁,她又惊又喜,心里踏实安定许多,所有的烦恼,仿佛都在此时此刻被抛之脑后,剩下的只有甜蜜和快乐。

    宋夜安看着她轻笑,眼底充满了爱意,轻声询问,“诗诗,要不要尝尝我们三个一起做的蛋糕?”

    “妈妈,这是我们三个一起给你做的蛋糕哦,特别好吃!”

    “对呀,妈妈快尝尝!”

    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地鼓着劲,阮诗诗笑得眼睛眯起,满心甜蜜,“好啊,那我来尝尝!”

    宋夜安立刻拿出碟子刀叉,给她切了一小块,送到了她的面前。

    阮诗诗刚尝了一口,顿时瞪大了双眼,“太好吃啦!”

    两个小家伙看到她这样的反应,顿时高兴得咯咯笑。

    喻以默看着面前这幅合家欢乐的一家四口场景,心忍不住抽痛了几下,他微微收紧眉头,正犹豫着要开口,谁知莎莎突然端起一碟切好的蛋糕,送到了他的面前,“帅叔叔,你也吃。”

    她的声音奶奶的,脸颊圆圆的,红扑扑的,软萌的让人无法拒绝,喻以默勾了勾唇,但是扬起的却是苦笑。

    “谢谢,我就不吃了。”

    他说着,随后抬眼看向病床的方向,淡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这话显然是对阮诗诗说的,他说完,随后就驱动轮椅,打算离开。

    就在他到门口时,宋夜安目光一暗,突然开口,“喻总,我送送你。”

    说着,他放下手中的蛋糕碟子,转而冲着阮诗诗勾唇一笑,随后迈开大步朝门口走去。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病房,房门关上,喻以默头也没回,冷冷道,“不用送了。”

    宋夜安眸光掠过他的双腿,视线又掠过他缠着纱布的手臂,眼底浮现出几分冷意,“以你现在的状况,有什么资格把阮诗诗留在你身边?”

    他的直接开门见山让喻以默微微一惊,下一秒,喻以默剑眉拢起,面色沉冷的朝他看了过来,“你倒说说,我怎样的状态?”

    宋夜安冷笑,突然伸出手,从后面握住他轮椅的把手,向前推去,一字一句的说道,“未来难料,孤立无援,无权无势,自身难保。”

    宋夜安的话字字珠玑,句句如针,如同一道闪电,狠狠地劈中喻以默的心,他放在轮椅把手上的手微微收紧,面色沉的有些可怕。

    就在这时,轮椅后面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将他向前推去,宋夜安微微俯身,靠近他一些低声说道,“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的男人,还活着做什么?”

    他用着极轻的声音,说着最狠毒的话,即使喻以默向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这句话还是让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痛了。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阮诗诗被烫伤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她,宛如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可怜的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令人生怜。

    如果不是他,这次的烫伤事件确实可以避免,是他有错,可这并不代表从今以后他连保护她的机会都没有了,更不代表他因为失去了一切,断了双腿就应该自怨自艾,断了生念。

    感觉身后的那股力量的推力越来越快,喻以默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人群,忽而皱起眉头,放在扶手上的手突然按下了按钮,轮椅自动启动急刹功能,轮子卡死,不再转动。

    宋夜安感觉到阻力,推不动了,皱了皱眉,便松开了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喻以默,冷哼道,“喻以默,你永远都别想得到她。”

    丢下这句话,不等喻以默开口回答,他就已经迈开步子,大跨步转身朝病房的方向走去。

    那一刻,喻以默拳头攥紧,手背处青筋隆起,眸底燃起一层怒意。

    他从未遭受过别人这样的羞辱,一时间怒意像一股气一般在胸腔内横冲直撞,几乎要破顶而出。

    这次“死而复生”的经历,让他体会到了无数个第一次,从前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也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悲惨,悲哀,受人唾弃。

    忽而,心头的那股怒意慢慢淡了,他竟莫名觉得好笑,原来,他喻以默的人生也会有这样的体验。

    艰难险阻,千帆过尽,他倒是有种重生的感觉,一时间的怒意在此时此刻也烟消云散了,反而让他更清楚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至于阮诗诗,他绝对不会让她和宋夜安在一起,因为这个男人,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纯良简单。

    正巧手机响起,喻以默拿出一看,是苏煜成发来的消息,“医生已经约好了,随时可以过去做检查。”

    他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回了消息。

    至于这双腿,从青山回来之后他已经看过不少医生了,而这次,他也不抱太大希望,但是终究不能辜负了苏煜成的良苦用心。

    他再去看一次,不管有没有效果,再过几天,他都要筹备着打算重回喻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