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71章 口红花了
    第571章口红花了

    阮诗诗扭头看他,有些急了,脸都憋红了,“没什么好看的!”

    喻以默黑亮的双眸锁定她的面孔,“脸红成这样,不会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吧?”

    阮诗诗忙否认道,“什么啊?”

    “那就让我看一下,放心,我没兴趣对你做什么。”

    男人的话带着几分说不清楚的刚正不阿,让阮诗诗又羞又恼,她涨红了脸,正要跟他理论一番,谁知男人突然伸出另一只手,直接将她的两只手并在一起握在手中,紧接着,他腾出一只手,直接掀起了她宽松的廓形t恤。

    后背烫伤的地方已经结痂,部分脱落,但是仍有一些还没脱痂的地方,白皙的皮肤上一块块肉粉的伤痕,看着让他忍不住眉头紧锁。

    “啪!”

    阮诗诗猛地挣开了他的手,手掌毫不留情的打到了他的胳膊上,她又气又恼,“喻以默,你干什么!”

    哪有这样强行掀女人衣服的!

    喻以默抬眸,目光忽然沉了下来,紧紧的盯着她,“这就是你口中所谓的伤口好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不可置疑的冰冷,眸底涌起一层薄薄的怒意。

    被他这么一看,阮诗诗突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心虚的发不出火来。

    她顿了顿,正要开口,谁知喻以默突然朝她靠了过来,压低声音沉声道,“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就敢喝酒,阮诗诗,谁给你的胆子?”

    阮诗诗心头一紧,下意识否认道,“我什么时候喝酒了?”

    “鸡尾酒里都含有酒精,你以为瞒得过我吗?”

    说着,他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身子朝她压了过来。

    那一刻,阮诗诗仿佛要窒息,她身子瞬间绷紧,眼看着男人俊朗立体的五官慢慢靠近,一颗心简直要从嗓子口跳出来。

    两人鼻尖对鼻尖,中间只间隔了一根手指的距离,喻以默顿了顿,随后面色自如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盯着她冷冷道,“菠萝汁,基酒是伏特加,跟四个男人一起喝,你想把自己灌醉?”

    阮诗诗又惊又慌,没想到他竟然连自己喝的是什么酒都知道,还知道她是和四个男人一起喝的,顿时惊得语无伦次,“你……你怎么知道?”

    喻以默面上闪过一丝愠怒,盯着她冷冷说道,“你身上的伤口还没完全脱痂,现在喝酒,酒精的刺激会让身体发红,出现色素沉淀的现象,你是想顶着后背的伤疤一辈子?”

    阮诗诗一时无语,自知自己做的不对,也说不上话来,可停顿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她留不留伤疤跟喻以默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嘟囔道,“跟你又没关系……”

    喻以默眸色微暗,“所以你就能跟别的男人一起喝酒了?”

    刚才他坐在车里,分明看得清清楚楚,阮诗诗和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在一起,临走前那人还塞给了她什么东西,那一刻,他心头的火就压不住了。

    喻以默心头一冷,紧跟着说话也尖锐了许多,“不怕被宋夜安和森森莎莎看到?”

    闻言,阮诗诗脸色瞬间变了。

    她看着喻以默,心头莫名涌现出一股恼意,“那也跟你没关系!”

    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喻以默心头更加烦躁,在加上她这么一说,一股怒火窜上心头。

    他一把将她拉向自己,大手紧紧扣在她的腰间,让她动弹不得,“怎么跟我没关系?”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四目相对,鼻息相闻,再加上身体因为情绪激动而产生的热量,车厢里的气氛陡然暧昧起来。

    情愫火苗在眸子间来回映照,阮诗诗能够看的清楚他眼底映出的小小反应,喻以默亦能看清她因为生气而微微皱起的鼻子,两个人都生气,都恼怒,都看对方不顺眼。

    可一秒,两秒,三秒……怒意慢慢变成了另一种奇怪的情绪,突然,喻以默抬起下巴,直接咬住她娇嫩的唇瓣……

    如狂风,如暴雨,如同压抑许久的阴沉天气突然爆发的骤雨,在那一刻,紧绷着的弦,“嘣!”的一声,断开了。

    阮诗诗被他堵在车内的小小角落,推不开,躲不掉,又气愤的鼻子发酸,最后牙齿伶俐的回咬回去,听到男人的倒抽凉气声,她又用力咬了一下。

    可奇妙的是,身子软了,烫了,没力气了,这种霸道,激烈,刺激汇成一种奇妙的漩涡,将她紧紧包裹,她陷下去了,原本推拒在他胸口间的手臂不知不觉已经勾住了他的脖子,如同小猫一般哼哼娇喃。

    车厢后身影相拥,从一开始的相互抗拒,再到之后的相互吸引,两人负负得正,已然将所有的顾虑抛之脑后,只放大此时此刻的惺惺相惜……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瞬间打破这种微妙的激情,两人拥在一起的身体同时一僵,下一秒,阮诗诗已经主动将他推开,将身体紧紧的靠在车门上,喘着粗气看着他。

    喻以默被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惹得面色愠怒,正要去按停手机,就见阮诗诗手忙脚乱的拿起包,慌乱的下了车。

    她甚至来不及将车门关上,就已经拔腿跑了起来。

    喻以默转头看去,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先是生气,随后又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出来。

    唇上烫烫的,鼻尖还萦绕着淡淡的幽香,喻以默伸出手指,轻轻的碰了碰肿起的嘴唇,眼底笑意更深。

    突然,他目光下垂,扫到车座上的一张卡片,视线聚焦,面色也跟着严肃起来。

    他伸手拿起一看,是一张极简的白色名片,上面只打印的名字和号码。

    陈钧。

    喻以默听着这张名片看了许久,想到什么,慢慢地将名片收了起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男人给阮诗诗的东西,方才他从小蒙的口中得知那个男人是龙哥的朋友,帮阮诗诗寻找打听悟恩他们的下落,是个军官。

    可他不信,他总觉得,那个男人不简单。

    围绕在阮诗诗身边的男人,他都不放心。

    想来想去,最终他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喂,帮我查一个人……”

    阮诗诗慌乱的跑上自己的车,坐上去才发现小蒙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了,正面带笑意,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看。

    阮诗诗心底发虚,“干嘛这幅表情看我?”

    小蒙笑得意味深长,指了指她的嘴巴,示意她道,“你的口红,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